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將計就計

滿月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孕妻狠不乖:總裁,別碰我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將計就計

    “喬總,我們這個團隊肯定是盡心盡力的,我們能用的辦法都用了。知道家屬著急理解家屬的心情,但是還是要看病人本身的狀態!

    “不過,我有個醫生想推薦給你,這個醫生在這個領域很有見解,對于這樣的病情她也有多年的研究和實驗!

    醫生推薦了一個人,不知道對病情有沒有幫助,但這至少是個希望。

    “哪里的醫生?怎么不早說!

    喬舜辰情緒瞬間亢奮,看到希望一般,眼睛都放射出光芒。

    “這個醫生一直代表國家在非洲地區支援,要不就是在國內的一些島嶼上流動看診,很少回B城,現在我也不知道她在不在,所以就沒說!

    “不過你可以試著找一下,能找到最好了!

    醫生一點把握都沒有所以一直都沒說,要不是今天喬舜辰找過來略顯急切,他可能還不會說,畢竟找到人的希望不大。

    “他叫什么,哪個醫院的?只要她能治好爺爺的病,我一定會找到她!

    喬舜辰催促著。

    “她是軍醫院的,一個女醫生,年紀應該是五十左右叫秦瀾!

    “你找找她,她不但治療方面有自己的方法,后期恢復也很有辦法!

    當醫生說出秦瀾名字的時候,喬舜辰的眉頭瞬間緊鎖。他怎么也沒想到醫生口中這個能治病的好醫生就是秦瀾。

    秦瀾能治爺爺的病,可是秦瀾也是他的仇人。他怎么可能讓秦瀾幫爺爺治病呢。

    醫生繼續說了些什么,喬舜辰已經聽不見,他腦海里都是秦瀾這個人和他二十多年一刻都不曾忘記的名字。

    喬舜辰回了爺爺的病房,剛剛醫生給出的意見已被他給PASS掉?墒强粗鵂敔斠粍硬粍拥奶稍谀抢,喬舜辰又覺得愧對爺爺。

    有更好的醫生,有機會能讓爺爺快點好起來,可他卻阻止了這個機會。如果爺爺真的醒不過來,真的離開這個世界,他算不算一個間接的殺人兇手。

    “舜辰!

    “舜辰!

    喬斌不知道什么時候走進來,也不知道他叫了多少聲,反正喬舜辰聽到的時候喬斌已經站在病床邊。

    “二叔你怎么來了?”

    喬舜辰的思路被強行拉了回來,不管任何事任何思緒只要是被強行的就是不舒服的,所以喬舜辰的語氣不是很好,眸子中明顯有著煩躁。

    “我在家也沒事,飯吃不下覺睡不著的,不如過來看看心理踏實一些!

    喬斌演戲絕對是高手,此刻他就在扮演著一個孝順的兒子。

    “雖然沒有醒過來,但是狀態挺平穩!

    言外之意就是告訴二叔不用在這里陪著。

    “唉,我問過醫生了,各方面的條件都在好轉,可一直昏迷這心就放不下來!

    “舜辰啊,你爺爺病著,公司的事情你一定要用心,不要讓你爺爺昏迷著還擔心公司的事!

    喬斌隨便找了一個話題。

    在家里的確心煩意料,但不是因為擔心父親,是在擔心他不在的時候如果父親醒過來和喬舜辰說什么。

    “我會好好照顧公司。公司一切都照舊沒有什么異常,不管爺爺在不在都不會有什么事情發生!

    喬舜辰的話是在暗示喬斌也是在穩定他的情緒。

    暗示,希望他及時收手。穩定他的情緒,是不想被他發現自己已經有了準備。這兩種情況不管喬斌選擇哪一種,喬舜辰都會用最佳的狀態去應對,F在就看喬斌選擇的是死路還是活路。

    “那就好,那就好!

    喬斌才不把喬舜辰的話放在心里,他又不是來管公司的事,只要確定自己的父親沒有醒過來影響不到那份遺囑就可以。

    喬舜辰第二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聽取孫旭他們幾個這幾人的工作匯報。這個工作匯報極其隱秘,喬舜辰吩咐秘書任何人不能打擾。

    “喬總,我們已經把公司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查清楚了,每一個部門都有喬斌安插的人?吹某鰜磉@一次喬斌是勢在必得,也下了不少功夫!

    “現在最重要的是財務那邊,董事長最信任的財務總監和喬斌關系不一般,曾多次挪用公司的錢和喬斌做生意,F在還有一筆巨額沒有回到公司賬戶!

    ……

    孫旭一個人把他們所有人調查的情況都匯報了一遍,喬舜辰越聽眉頭皺的越緊。

    “看來他走的這些年也沒有放下野心。他深思熟慮之后才回來的,一直在等待機會,一直在收買人心!

    “開弓不是沒有回頭箭,他是跟本就不想回頭。這次他做好萬全準備想和我大戰一場,爺爺生病就是他最好的時機!

    喬舜辰突然意識到是自己看重了親情,是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不管過去他這個二叔對他做過什么,他看在爺爺和父親的情面上都可以不去計較。但是二叔放不下,即使他做錯了,即使他被饒恕一次,仍然沒有悔改的意思,仍然記恨過去的失敗。

    這樣的人不能在給他機會,不能在讓他成為隱患。

    “喬總我們接下來要怎么做?”

    孫旭等待著喬舜辰下一個命令。

    “你們幾個做好不讓公司損失的準備就可以,至于怎么做……那就將計就計吧!

    喬舜辰不是在挖陷阱,只是不拿到二叔犯罪的證據,他會折騰一輩子,會讓喬家以后都沒有安生的日子可過。

    “喬總,這樣有點危險吧。保證公司不損失我們能做到,但是慈善基金那邊您是法人,喬斌一旦從慈善基金那邊下手,對您的名譽會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

    陳數不得不提醒。雖然知道不會有什么大事情發生,可是為了制服喬斌鋌而走險不值得。

    “是啊喬總,我們可以用其他的辦法。挪用公司巨額款項就足以讓他負法律責任了!

    杜鵬也擔心。

    “這點錢判不了他幾年,等他回來仇恨更深,野心更勝,到時候還是個定時炸彈!

    “他的計劃我很清楚,必須在慈善這邊找我麻煩,等我關進去之后才能開始對公司下手!

    “我要是不給他這個機會,他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的陰謀有多爛!

    “初步就按照我的來,你們做好準備就可以。如果這中間他等不及做了更過分的事情,我就不用損害我的名譽!

    喬舜辰知道自己的辦法對自己的人品會有影響,繼而會損毀公司的形象。但這樣做能徹底消除隱患,能把這個毒瘤的根挖出來。

    喬舜辰繼續吩咐著。

    “財務總監那邊你們看緊點,不能讓他把更多的錢流出去。還要找人看住他們,不能讓他們逃跑!

    “放心吧喬總,我們都會安排好的,不會讓公司有任何損失!

    “喬總,您說過,喬斌多年前找人想要謀殺您,我們只要找出當年的證據一樣可以起訴他。我覺得……”

    孫旭答應喬舜辰的同時,還是忍不住把自己的辦法說出來。畢竟這樣做,不用犧牲喬總的口碑。

    可從孫旭提到以前的事情的時候,喬舜辰就知道他想說什么。

    “你覺得這樣更保險,對我更有利!

    “我也知道這樣對我更好,但是多年前的證據有的被爺爺隱瞞,有的二叔早就銷毀。我最完整的那個證據現在在秦靜溫手里!

    喬舜辰很意外的就提到了秦靜溫,本不想說,可思來想去還是要和他們幾個說。

    “那我們就去秦總監那里要證據……喬總,你說的是秦總監,證據在秦總監那?”

    喬舜辰的話突然到孫旭他們幾個都沒反應過來這秦靜溫的存在。此刻喬舜辰說出來的秦靜溫在他們這就是很普通的一個人,跟他們所認識的秦靜溫不是一個人。

    當孫旭意識到此秦靜溫就是彼秦靜溫的時候他就不明白了,不明白喬舜辰說的是什么意思。

    “你們非常尊重的秦總監!

    喬舜辰很肯定的又說了一遍。

    “你們秦總監知道我和二叔的恩怨卻一直隱藏證據,你說她居心何在,她和二叔又是怎樣的關系?”

    喬舜辰把這個問題留給這三個還沒從震驚里走出來的人,讓他們自己好好的想一想秦靜溫的存在究竟是怎樣的。

    “秦總監……”

    三個人瞪目結舌相互對視著。這樣一來他們就更不明白了,秦總監為何握著證據而不告訴喬總,秦總監明知道喬總和喬斌有摩擦卻刻意隱瞞。為什么,她為什么要這樣做。

    這是三個人內心最真實想法,感覺一切都混亂了,屢不清的那種混亂。

    “我和秦靜溫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你們三個不要管也不要去她那里說什么。證據我會想辦法弄回來,如果能在二叔開始計劃之前弄回來是最好的,弄不回來我們就按照現在的計劃進行!

    喬舜辰只是告訴他們,讓他們知道秦靜溫是什么樣的人。但絕對不允許他們摻和進來,不允許他們去秦靜溫那邊尋求真相。

    三個人誰都不說話,只是呆愣在那里。

    “我說的話能不能做到?”

    喬舜辰加大了音量確認著,這才讓三個人回過神來。

    “能,我們只做好分內的事情!

    三個人雖然還是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喬舜辰的命令他們不得不應允。至于秦靜溫和喬舜辰之間的事情他們需要重新考量探究,重新分析一下誰對誰錯,也要想辦法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一切都弄明白了才有發言權,才能幫著想出解決問題的辦法。只是他們怎么也不想相信秦靜溫故意隱瞞證據,或者像喬舜辰所想秦靜溫和喬斌是同謀。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