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無力

淡月新涼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試婚365天:霍先生,違規了!最新章節!

    喬唯一掛掉電話的時候,會議室里的人已經離開了大半。

    她也起身整理好東西走出去,回到自己的位置收好東西,見容雋還沒有上來,便先乘電梯下了樓。

    剛剛走出電梯,就看見了站在大堂門口的容雋。

    他正站在那里和孫曦說著什么,兩人邊說邊笑,孫曦拿手指了指他,一副他給自己添了麻煩的模樣,容雋卻毫不在意,隨手推開了他的手。

    孫曦懶得跟他多說,擺擺手先行離去了。

    容雋一轉頭才看到喬唯一,立刻朝她伸出了手。

    喬唯一緩步上前,將手放進他的手心,隨后才道:“你跟孫總說什么呢?”

    “閑聊唄!比蓦h說,“走吧!

    喬唯一一邊跟著他往外走,一邊道:“孫總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原本一直催著我們的進度的,剛才忽然大發慈悲,放我們早走——”

    “過節嘛,當老板的還是要有點人性!比蓦h說,“說明他還算有!

    喬唯一卻忽然就偏頭看向了他,說:“跟你沒關系吧?”

    容雋微微一挑眉,道:“什么?”

    “孫總他忽然有了人性,這事跟你沒關系吧?”喬唯一又問了一遍。

    容雋驀地笑了一聲,隨后道:“這是你們公司的事,跟我能有什么關系?”

    “真的?”

    “當然是真的!比蓦h說,“難不成你懷疑我給老孫說了什么,故意讓你早下班?”

    “我確實有這個懷疑!眴涛ㄒ徽f。

    容雋捏了捏她的臉,“少胡思亂想,不許污蔑我!

    “沒有就好!眴涛ㄒ徽f,“你知道這事是不能做的吧?”

    “我當然知道啦老婆大人!比蓦h說,“過節呢,能不能不說這些了,開開心心去過中秋行不行?”

    “好啦好啦!眴涛ㄒ惶鹗謥韼退砹艘幌骂I口,“玩去吧,容大少!

    容雋一聽就不樂意了,“什么叫我去玩吧?是為了帶你去放松放松,知道嗎?”

    喬唯一點了點頭,道:“知道了!

    容雋這才拉了她的手上車。

    ……

    過了中秋,一年剩下的時間便仿佛過得飛快,喬唯一的工作在磕磕絆絆之中迎來了這一年的收尾。

    然而她在回頭做年終總結的時候,卻只覺得一塌糊涂。

    也是跟了幾個項目,完成度也相當高,可是中間卻總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讓她感到無力。

    因為這種古怪的感覺,她太熟悉了。

    可是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她已經為此換了三家公司了,難不成,她還要在兩年不到的時間里待上四家公司,甚至五家?

    喬唯一坐在辦公室里,正頭腦昏昏地想著一些漫無邊際的事情,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來電,接起了電話:“小姨!

    “唯一,你和容雋什么時候過來?”謝婉筠在電話里問她,“我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你們要到的時候給我打個電話,我好蒸魚!

    正說著,喬唯一的手機又響了一聲,她拿開手機看了一眼,隨后道:“小姨,容雋來接我了,我們馬上就出發!

    掛掉謝婉筠的電話,喬唯一才又接通了容雋打來的電話,原本以為容雋已經到樓下了,沒想到電話接通,容雋卻道:“老婆,傅城予那邊臨時組了個飯局,我得過去待會兒。小姨那邊你先自己過去,回頭如果時間合適我再過來!

    喬唯一聽了,只是輕輕嘆息了一聲:“好!

    掛了電話,喬唯一收拾好東西,離開公司,下樓打了個車去謝婉筠家。

    沒想到到了謝婉筠家門口,卻發現防盜門虛掩著,喬唯一輕輕拉開門,往里一看,見到的卻是滿地的杯盤狼藉和正在清理那一堆狼藉的謝婉筠。

    “小姨,怎么了?”喬唯一連忙進門,放下手中的東西就走到了謝婉筠身邊。

    謝婉筠眼里還含著眼淚,大概沒想到她會這么快過來,一驚之下,手還被地上的碗碟碎片劃到了。

    喬唯一連忙將她拉了起來,讓她在餐桌旁邊坐下,自己則轉頭找出了藥箱,幫謝婉筠清理傷口。

    “沒事!敝x婉筠強忍著,一面抹掉眼淚一邊道,“是我端菜出來的時候不小心打翻了,唉,我太不小心了……”

    喬唯一聽了,抬眸看了她一眼,緩緩道:“是姨父又跟你吵架了吧?表弟表妹呢?”

    一瞬間,謝婉筠眼眶更紅,卻只是回答了喬唯一后面那個問題:“鄰居家有個孩子過生日,他們都在那邊玩呢,幸好沒讓他們看見……”

    喬唯一聽了,忍不住道:“姨父的公司狀況還是很不好嗎?”

    謝婉筠點了點頭,“他什么都不肯跟我說,我也是旁敲側擊打聽到公司現金流已經斷了,再這么下去可能就要倒閉了……我就是提了一句試試讓容雋幫幫忙,他就大發雷霆……”

    喬唯一聽了,忍不住握緊了謝婉筠的手,說:“小姨,這事容雋不能幫忙,姨父那個人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知識分子的清高和執拗,一向又覺得容雋仗著自己的背景行事作風太過張揚,公司出問題他壓力原本就大,你還跟他說讓容雋幫忙,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我這不也是沒有別的辦法嗎?”謝婉筠說,“我知道他一向不怎么喜歡容雋,可是小姨最親的就是你和容雋了,我就是說出來試試……”

    喬唯一頓了頓,才道:“我想想辦法吧!

    “不要了,不要了……”謝婉筠忙道,“唯一,你姨父的性子你也了解,還是不要再提這件事了……”

    “我當然知道姨父的個性!眴涛ㄒ徽f,“他也不是沒能力,他只是運氣不好而已,只要過了這個難關,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可是他那個牛脾氣,就是不肯讓容雋幫啊……”

    “不用容雋出面!眴涛ㄒ徽f,“我手里還有一點錢,但是我也不能出面,我想辦法找人幫忙把這筆錢注資到姨父的公司里,或者是收購也行,到時候姨父要繼續發展公司,或者是從頭來過,都是出路!

    謝婉筠聽得淚流滿面,抓著喬唯一的手道:“唯一,謝謝你,小姨謝謝你……”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