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五章 刺客

沙漠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日月風華最新章節!

    刺客刺中錢老太爺肩頭,立刻抽出長劍,再想對潘維行下手,卻已經是沒了機會。

    潘維行年紀雖然不小,逃命的時候卻一點都不慢,連滾帶爬已經躲到秦逍身后。

    馬興國力氣不小,舉著案幾沖過來,劉宏巨握著大刀,亦是奮勇沖過來,今夜酒宴,官員眾多,事先也是有兵丁在錢府內外護衛,聽得大堂內傳來動靜,早有兵丁沖進來。

    刺客顯然是知道錯失了刺殺潘維行的良機,秦逍卻也做了反應,拿起桌上的酒壺,向那刺客狠狠砸了過去。

    刺客一劍挑開酒壺,足下一蹬,整個人已經向后飄開。

    “抓住刺客!”錢歸廷這時候終于反應過來,沖上前去,抱住錢老太爺,見得老太爺肩頭受傷,鮮血直流,駭然道:“爹,你.....你怎樣?”

    那刺客動作敏捷,明顯是輕功了得,瞬間已經跑到大堂側窗邊,便要從窗口躍出去,陳曦卻已經如影隨形,就在那人身后幾步之遙,沉聲道:“留下!”抄手抓起了一只酒壺,握在手中瞬間碎裂,手臂急揮,酒壺碎片化作暗器打了出去,那刺客躍出窗戶之際,一塊碎片擊中他大腿。

    只是這刺客著實剽悍,哼也不哼,徑直躍出窗戶,劉宏巨帶人也都紛紛從窗口躍出,追拿刺客。

    大堂之內,眾人都是驚駭無比,眼中滿是畏懼,這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誰能想到在蘇州第一世家參加酒宴,而且蘇州重要的官員在場,竟然會有刺客突然出現。

    刺客的目標準確無誤是蘇州刺史潘維行,作為大唐的地方大員,敢行刺刺史,對方的來頭當然不一般。

    秦逍這時候已經扶起潘維行,關切道:“老大人,你怎樣?”

    潘維行臉色蒼白,驚魂未定,嘴唇動了動,一時也說不出話來。

    “爹,你要不要緊?”錢歸廷此時卻是慌亂不已,大聲道:“快.....快請大夫!”

    錢老太爺強自撐住,臉色也是煞白,看向潘維行,焦急道:“刺史大人,你可無恙?”

    潘維行這才看向錢老太爺,臉色很是難看,問道:“老太爺,這刺客是從何而來?”

    “大人難道懷疑刺客是我們安排?”錢歸廷臉色更是慘敗,駭然道。

    蘇州別駕衛泰然冷聲道:“錢老太爺,今日設宴,是你主動爭取,而且刺客出現在你的府上,你難道說一無所知?”

    錢老太爺此時倒還鎮定,嘆道:“老朽著實不知刺客從何而來,而且老朽也絕無加害刺史大人之心,一時難以辯駁,等抓住刺客,可以當場審問,刺客若是我錢家安排,老朽和錢家老幼,甘愿伏法!

    大堂內一時寂然無聲。

    刺客出現在錢家,而且今夜的酒宴是錢家安排,那么錢家當然是第一懷疑對象。

    片刻之后,只見劉宏巨一臉懊惱回來,馬興國立刻問道:“刺客抓到了?”

    “回稟大人,刺

    客輕功了得,翻墻如履平地,我們一直追拿,可是刺客已經不知去向!眲⒑昃抻行┱\惶誠恐。

    馬興國怒聲道:“一群廢物,一大群兵丁,抓拿一個受傷的刺客,竟然還讓他跑了,傳揚出去,還有什么臉面見人?少監大人傷了他的大腿,他行動不便,不會跑很遠,立刻調人先在錢府各處搜找,看看他是否還藏匿在這邊,另外派人封鎖周邊道路,無論如何,務必要將刺客緝拿歸案,否則你們都自己去監牢!边@才轉身向潘維行道:“大人,下官無能,求大人責罰!

    “你們也盡力了!贝炭统霈F之后,馬興國和劉宏巨并無遲疑,立刻出手,潘維行也知道實在是刺客的身手太強,倒也不是手下人無能,瞥了錢老太爺一眼,若有所思。

    衛泰然向馬興國道:“馬長史,立刻調人過來,先將錢家圍起來,刺客出現在錢家,錢家難辭其咎!

    “諸位大人,恕我直言!斌@魂未定的董源忽然上前,拱手道:“剛才那一幕大家也都看到了,刺客出現,如果不是錢老太爺挺身而出,一把將刺史大人推開,刺史大人恐怕已經遭受了刺客的毒手,如果錢家真的存有謀害刺史大人之心,老太爺為何會不顧自己生死保護刺史大人?”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都是微微頷首,深以為然。

    “大人若是在錢家遇害,錢家一個都跑不了!毙l泰然臉色冷峻,堂堂刺史在錢家遇刺,茲事體大,當然不能善罷甘休:“錢老爺當然不能讓大人被刺?”這話一出口,就知道說的不對,那等于是自己在為錢家辯解。

    董源點頭道:“別駕大人所言極是,刺史大人在這里遇刺,錢家難辭其咎,所以錢老太爺便是再糊涂,也不可能安排刺客在這里動手,那豈不是自尋死路?”

    錢老太爺感激地看了董源一眼,道:“還請刺史大人明察!

    陳曦單手背負身后,一言不發,秦逍卻是若有所思,這時候終于向潘維行道:“大人,董老爺之言,確有道理,下官也以為指使刺客行刺的真兇并非錢老太爺,方才下官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幸虧錢老太爺及時反應,否則后果不堪設想!鳖D了頓,道:“刺客沒有抓獲之前,大人還是先回刺史府,馬長史,多調人保護刺史府,萬不能再讓刺客有機會接近大人!

    馬興國心想這事兒還用你來教我,但秦逍所言并無錯處,只能道:“來人,先護送老大人回府!碑斚孪炔还苠X家人,馬興國帶人親自護送了潘維行離開,其他人見得今晚發生如此大事,知道接下來蘇州城內只怕還要戒嚴,而且刺客是否還藏匿在前夫沒有離開,誰也不敢確定,反正剛才還觥籌交錯的熱鬧之地,已經成了是非之所,其他人也不停留,紛紛跟著離開了錢府。

    劉宏巨卻并沒有立刻離開,帶著一部分兵丁依然在錢府搜找。

    除了錢府,馬興國扶了潘維行上馬車,帶人將馬車護衛的如同銅墻鐵壁一般,一時也管不了秦逍和陳曦,其他人也各自離開,秦逍正要上馬車,卻聽身后有人道:“少卿大人稍等!”

    秦逍回轉身,只見董源竟然走過來,問道:“董老爺有事?”

    董源左右看了看,見到陳曦已經率先上了馬車,其他人也不管這邊,才輕聲道:“少卿大人這兩天如有空閑,可否去寒舍喝杯茶?寒舍不遠,離這里只隔了一條街!

    秦逍倒想不到董源會突然邀請自己去喝茶,但也知道事情肯定不只是喝茶那么簡單,想了一下,見董源左右環顧,臉色不是很好看,點頭道:“董老爺邀請,這兩日自當登門!

    董源拱拱手,也不多言,轉身快步而去。

    上了馬車,陳曦已經靠坐在車廂內,馬車轔轔而行,跟著前面的車輛往刺史府去。

    到了刺史府,眾人簇擁著潘維行到了內堂,馬興國令其他官員和兵丁退下,只留下自己和衛泰然陪同潘維行,秦逍和陳曦進來之時,馬興國只是看了一眼,也沒有多說話。

    衛泰然給潘維行倒了一杯茶,潘維行驚魂未定,一口飲盡,情緒才平復不少。

    “好在沒有傷到大人,不幸中的萬幸!毙l泰然長舒一口氣。

    潘維行臉色依然難看,道:“真是豈有此理,竟敢有刺客行刺老夫,興國,無論如何,你都要將刺客緝拿歸案,老夫倒想知道,背后究竟是誰要致老夫于死地!

    “大人在這邊可有仇家?”陳曦忽然問道。

    馬興國沒好氣道:“仇家?那些謀逆反賊當然視大人為仇家。大人在蘇州三年有余,為官清明,深受百姓愛戴,大人素來寬厚,也不與人結怨,除了謀逆反賊,誰會對大人下此狠手?”

    “如此說來,蘇州有反賊,你們一無所知?”陳曦冷冷道。

    馬興國一怔,立時知道自己言辭不當,他看秦逍年紀輕輕,而且官階比自己還低,所以從一開始就沒有多少敬意,卻忽略了秦逍身邊還有一位無品的紫衣監少監。

    “蘇州此前一片太平,自然不會有反賊!毙l泰然忙道:“不過人心難測,有些反賊心存不軌,也不會寫在臉上。今日既然有刺客出現,自然要順著這條線索追查下去,務必要將這幫亂黨一網打盡!

    潘維行沉吟片刻,才道:“泰然,天色已晚,你給秦少卿二人安排一下住處,若有刺客的消息,再來報我!

    “大人不必費心!鼻劐辛⒖痰溃骸拔視簳r住在客棧那邊,不用麻煩!毙睦飬s想著自己將住處告訴了蓉姐姐,如果蓉姐姐去找尋自己,自己卻搬了出去,豈不是讓蓉姐姐走了個空。

    “驛館那邊一切都是現成的!毙l泰然道:“兩位可以直接入住驛館,不必在客棧住著,否則別人還以為我們待客不周!

    秦逍笑道:“眼下以追拿刺客為首要大事,我們這邊不必掛心!逼鹕淼溃骸按淌反笕嗽缧┬菹,下官不多擾,就先告辭了!

    潘維行點點頭,陳曦也不多言,站起身來,正要出門,卻聽得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一名兵士上氣不接下氣地出現在門外,跪倒在地,稟報道:“大人,刺客.....刺客的蹤跡找到了!”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