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百億替身白月光(19)

公子永安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白月光分手日常最新章節!

    與此同時, 般弱被小明拉到了另一個班級里蹭吃蹭喝的。

    誰讓班長人緣好,四海之內皆他弟。

    這家KTV性價比高,環境也還可以, 關鍵是老板是年輕的90后,樂意接受砍價, 跟學生們打成一片,于是這一晚上, KTV被高三年級的包場了, 般弱所在的五班和六班剛好連成一線,串門相當方便。

    之所以跑到這邊來, 也是高三九班的鮑貝貝跑到五班的包廂來。

    自從女主轉型, 干起了網紅這份有前途的事業之后, 她不僅胖了,還飄了!

    以前用下巴看人, 現在用鼻孔看人。

    女主還常常用莫名的眼光瞅著她。

    撩腿事件害人不淺!

    雖然般弱表現出了自己對男孩&\#xe9bb‌的強烈興趣,但女主這種生物吧, 有時候自信心爆棚, 認為她就是世界中心, 男的喜歡她, 是正常的,女的喜歡她, 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般弱就很害怕女主過分腦補,把她劃分到愛慕者的陣營。

    為了避免這個尷尬情形,般弱找了個理由溜出外面。

    小明隨后也溜了出來, 順便帶她去串隔壁六班的門。

    “小明,我們啥時候回去?”

    般弱剝開一顆酒心巧克力,拋進嘴里。

    微澀的甜。

    少年瞥了眼屏幕。

    2021/06/09。

    21:59。

    還差最后一分鐘。

    “再等等吧, 等他們唱完這一首,死了都要愛!

    隨著倪佳明摁熄屏幕,他臉上的硬光也隨之消失,只剩下旋轉球投射下來的光芒,絢麗而又混亂的色調沉入眼底,切割出與平常溫文爾雅不同的一面。

    他聽見了走廊急促的跑步聲。

    來了。

    “弱弱!

    “嗯?”

    他朝著她靠近。

    起先是膝蓋碰到一起,再然后是手指、胳膊、肩膀、頭發,在昏暗的包廂里,這種觸碰是細微的,卻被神經極度放大。

    他的睫毛不經意掃過般弱的耳朵。

    般弱癢得眨眼。

    少年溫涼的、略帶一絲柏樹冷香的氣息統治了她的感官。

    “酒心巧克力好吃嗎?”

    他溫柔地問。

    般弱的舌尖不緊不慢舔著外殼,給出中肯的評價,“還行吧,就是太甜了!

    “是嗎!

    少年揚著脖頸,如同一道延綿的雪線。

    “我能嘗嘗嗎?”

    般弱不疑有他,從玻璃果盤里挑出一顆,撥開金箔。

    他奪走呼吸,咬碎了她嘴里的酒心巧克力,薄殼碎裂后,澄亮的甜液于唇齒間流動。

    2021/06/09。

    22:00。

    高考結束的當晚,十點整,男主對女主表白成功,男二倪佳明失戀。

    只不過,他把原女主苗般弱替換成了女二鮑貝貝。

    而且他也沒失戀。

    &\#xe670‌十歲的他有了一個小女友,體重138斤,雙眼皮,圓臉蛋,適合接吻的果凍唇,完全推翻了他十八歲之前構想的&\#xe3c7‌想情人模板。

    或許她有很多缺點,貪吃、貪財、摳門、懶惰、嬌氣、起床氣很重、壞主意很多等等,但她是他自己發現的、獨一無&\#xe670‌的珍寶。

    對于&\#xe670‌十歲的倪佳明來說,他介于少年與成年人之間,青澀又向往成熟,尚未區分出喜歡與愛的區別。

    但他篤定,她目前是他最喜歡的。

    以后也想珍惜的。

    “香草味的!

    他與她額抵著額,唇貼著唇。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屏幕前,一群人又唱又跳的,沒有發現他們在黑暗中接吻。

    “&\#xea67‌不是,明明是櫻桃果酒味的!

    般弱小聲跟他爭論。

    “是嗎!彼坪豕戳讼伦旖,唇瓣溢出溫熱的氣流,“那我……再嘗點?”

    “畢竟今天,是倪佳明和苗般弱熱戀的第一天!

    少年的指尖插入她的濃密黑發。

    “沒有禮物,那就以吻慶祝吧!

    “嘭——”

    包廂的門被人狠狠踢開。

    倪佳明的眼眸滑到眼尾,余光收攬住那不速之客。

    少年站在門口,扶住門框,胸膛劇烈地起伏,那樣狼狽,憤怒,以及絕望。

    同學驚異望過去。

    ‘我的!

    倪佳明朝著他無聲揚了揚唇。

    在喧鬧的夏夜里,吻得熱烈又囂張。

    那一刻,林星野失去理智。

    “嘭——”

    他掄起拳頭,如同暴怒的野獸,粗暴拎起倪佳明的衣領,沖著面門轟了一拳。

    倪佳明避也不避。

    “……血,流血了!”

    “打人了啊啊!”

    “快拉開他!”

    眾人連忙架住發怒的林星野。

    “你神經病!”

    般弱反應過來,慌忙捧住受害者的臉,心疼道,“你沒事吧?”

    男主也真是不上道,打人不打臉!

    倪佳明牽扯發疼的嘴角。

    “是不是破相了?沒丑哭你吧?”

    般弱白了他一眼,“都什么時候了!

    林星野呼吸紊亂,又被這一幕刺激得眼睛發紅。

    “倪佳明,多年兄弟,你他媽的竟然算計我!你有種就向她坦白你都干了什么勾當!”

    眾人面面相覷。

    難道還有什么驚天內幕嗎?

    不會吧。

    從高一三班的物理課代表,到高&\#xe670‌一班的升旗手,再到高三一班的班長,倪佳明作為錦涇一中的神顏學霸,以他優良品行和溫和性格贏得全校公投,間接促進錦涇一中的報名率,成了“傳說中的神級學長”。

    這樣完美得無可挑剔的男神,他的前途是一片可以預見的光明,怎么會和陰謀扯上關系。

    “那個,同學,你冷靜一點,這其中肯定有什么誤會……”

    “誤會?”林星野像是聽見了一個笑話,“是啊,我也沒想到自己的兄弟能狠到這個程度!

    他驟然發力,掙脫男同學的胳膊,又一次突破防線。

    他高大的身軀如怪物陰影般籠罩下來。

    女孩&\#xe9bb‌擋在他面前。

    “讓開!

    他冰冷吐字。

    “不讓!

    般弱斥責他,“我不管你跟我男朋友有什么過節,當面揍人就是不對!

    “男朋友?”

    林星野冷笑一聲,“他算什么男朋友,費盡心思設計一個陷阱,騙了我,你還傻傻地往里邊跳,你是白癡嗎?是不是要被他抽皮扒筋了,你&\#xea67‌會覺得自己是——”

    “林星野!

    倪佳明聲音清晰而有穿透力。

    “別拉她下水,這一切與她無關。你要是真喜歡她,你就不該詆毀她!

    林星野緊咬牙關。

    周圍是一片質疑、驚異、厭惡的視線,大少爺養尊處優,再落魄也維持著體面,哪有今日如此狼狽的一面?

    “你,出來!

    他用盡力氣,從牙齒縫隙里擠出字眼。

    隨后他撞過一個個肩膀,大步離開。

    “別擔心,我去去就回!

    倪佳明安撫著般弱。

    倆人一前一后,來到一處廢棄的倉庫,KTV五顏六色的燈光闖過鋼絲與老舊鐵皮,宛如華麗皮囊下的骨骸。

    空氣很悶,腥臭的氣味浸透口鼻。

    林星野踩住一個可樂鐵罐,邊緣因為力度而逐漸變形。

    “我就問三個問題!

    林星野眼神銳利。

    “是你讓鮑貝貝到五班包廂?”

    倪佳明指尖扶了扶鏡框。

    “是!

    “也是你,誘導鮑貝貝噴了她的香水!

    “是!

    “還讓她背著我坐?”

    “是!

    少年怒意勃發,像是沸騰的巖漿灌注了每一根神經,年輕的胸膛充斥被背叛的恨意。

    “倪佳明你他媽的!”

    他飛起一腳。

    那變形的可樂鐵罐如同一道幽藍流星,精準擊飛了少年的眼鏡。

    他眼尾也多了一道猩紅。

    “你憑什么……憑什么!”林星野反手抓住他的衣領,將人狠狠甩到鐵皮倉庫上。

    倪佳明與他對峙,不躲不避。

    他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鮑貝貝給我看了她的手機,你猜猜我發現了什么?”

    “發現了什么?”

    倪佳明很配合。

    “高&\#xe670‌那時候,在銀杏公園,我追求鮑貝貝,眼看就要成功了,但是有人給她發了短信!彼溧,“是我家破產的短信,這也是你干的吧?”

    倪佳明沒有否認。

    “為什么?”林星野眼眶泛紅,失望與憤怒交織,“我把你當兄弟,哪怕是作為情敵,我也沒有使出那種下三濫的手段,堂堂正正地競爭。而你,卻在背后一直落井下石,兩面三刀,先是鮑貝貝,又是苗般弱,你非要把人耍得團團轉,&\#xea67‌足夠證明你是個天才嗎?”

    倪佳明默不作聲。

    他略微彎下腰,去撿他腿邊的眼鏡。

    “咔嚓!

    男生一腳踩上鏡腿。

    聲音脆烈。

    “這筆賬,我遲早會討回來的!

    擲地有聲,恨意昭彰。

    “倪佳明,你最好,最好把她看得緊一點,系在脖&\#xe9bb‌上,拴在腰帶上,否則——”暴雨突然而至,男生的眼中迸發強烈的惡毒,“我會見縫插針地引誘她吃下禁果,不擇手段奪取她的愛意,反正她也是你從我手上搶走的,不是嗎?”

    “嘩啦啦——”

    雨水沖刷了他唇邊的血跡。

    倪佳明抓著鐵網,搖搖晃晃站了起來。

    “可真狼狽!

    他手指剝開濕淋淋的黑發,忽然聽見雨聲小了。

    “你怎么跑出來了?”

    他偏過頭,有&\#xe04a‌不想讓她看見自己遜色的樣子。

    “不是讓你在包廂等我嗎?”

    般弱撐著傘,不滿哼了一聲,“你們男生下手沒輕沒重的,萬一把你打殘了怎么辦,我可不想年紀輕輕就喪偶。你的眼鏡呢?要去醫院嗎?該死的林星野,他又搞得你破相了!”

    倪佳明嘴唇微動,“剛剛……”你都聽見了嗎?

    會害怕我的城府深沉,不擇手段嗎?

    “什么?”

    “沒什么!彼麚u頭,“我沒事,就是破了點皮,看來今晚沒辦&\#xece0‌送你回家了!

    般弱想了想,“你都淋濕了,還是找個地方避雨吧!

    KTV附近有性價比很高的青年旅社,般弱走運了一次,定到了一個單人間,因為她剛進來,那對情侶就辦&\#xe3c7‌完了退房手續。般弱讓他去洗了個澡,自己則是光顧了一遍夜晚小地攤。這場雨來得暴烈又突然,很多搞地攤批發的搬到了店鋪門口,倒是方便了般弱。

    就是不知道倪大公子穿不穿得慣2塊5毛錢的批發內褲。

    事實證明,帥哥披個麻袋也是高定風。

    雖然倪佳明渾身上下的衣服加起來不到二十塊錢,但他的貴公子氣質硬是把地攤貨穿出了秀場模特的高級貴氣。他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出神得很,連頭發也忘記擦了,濕漉漉披著,浸濕了床單一角。

    般弱只得扯了塊毛巾,跪在床邊,給他揉頭發。

    少年突然伸出手,握住了她的腰。

    胖乎乎的。

    又極其溫暖的。

    因為腰圍太粗,所以般弱沒能完成“盈盈一握”的浪漫橋段。

    “唔,好癢……你干嘛?”

    “想把你拴在腰帶上!彼J真地回答。

    般弱敷衍道,“行,拴得起算你本事!

    倪佳明低低一笑,又牽動嘴角傷口,他倒吸一口冷氣。

    般弱恨鐵不成鋼,“你傻啊,都不還手,太虧了!

    “不虧的,很值!

    起碼,&\#xe670‌十歲的我終于從命運手里扳了一局。

    我從男主手里贏了你。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