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三個女人一臺戲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一個穿著平角褲,身材還算結識的男人,雙手壓著夏明明的雙臂伏在她身上,他胸口跟夏明明高聳的胸口的距離有三十公分,蕾絲邊的黑色貼身小衣就安靜的躺在不遠處的角落里。

    時間仿佛停滯下來,三雙眼睛,半空中匯聚在了一起。

    夏明明能刺破耳鼓的尖叫聲立時想起:“啊……”

    男人反應也是奇快,迅速壓在了夏明明身上擋住韓東視線斥道:“你誰啊,滾出去!”

    韓東頭部發懵,這什么情況?跟想象中怎么有點不同。

    男人不像是在非禮夏明明,夏明明也完全沒被強迫的跡象。誰會在被強迫的時候,還穿著護士服?更何況,他從兩人反應上已經大概判斷出來怎么回事。角色扮演,他們是在玩角色扮演,男人八成是夏明明經常提起來的男友,叫什么陳斌。

    大腦電閃,他迅速把剛才看到的東西拋出腦海,語無倫次:“誤,誤會,是個誤會。抱歉,抱歉!

    說罷轉身就走。心想完蛋,這下子玩大了。

    他本來是好心,結果估計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身后是細細碎碎的著急穿衣聲跟夏明明氣急敗壞,訓斥男友的聲音,好像在埋怨陳斌亂來。

    陳斌也郁悶女友被別的男人看光了上半身,反怪夏明明沒把門鎖好。

    韓東自己知道闖禍了,把行李丟回房間后,坐在電腦桌前,入魔一樣,那種讓人心臟擂鼓一般的雪白總不自禁闖進腦海。

    光線太亮,視覺沖擊是如此強烈而美好。

    女人,尤其是美女,果然如同毒藥。

    蹬蹬蹬的上樓聲這時急促響起,韓東從腳步上可以輕而易舉分辨出一家人每個人走路的聲音,來人確定是夏明明。

    她性格急躁,走路也快。

    下一秒鐘,房門被劇烈“砸”響的動靜就傳了過來,夏明明隔著門道:“給我開門,快開門!

    除了她,那個叫陳斌的男人應該也在。

    韓東頭皮發麻。

    怕倒是不怕的,可萬一夏明明亂說,不定給傳成什么樣子。就算夏龍江再信賴他,如果產生誤會,也會石破天驚。

    躲著終究不是辦法,他上前隔著門解釋:“我以為你遇到了危險,實在是抱歉,我什么也沒看到!

    不解釋還好,一聽韓東這么解釋,夏明明尖銳道:“姓韓的,你少在這裝模作樣,你分明是故意的。我姐真是瞎了眼睛,竟然看上了你這么一條狼!”

    她嗓門越來越大,韓東怕保姆回來突然聽到,只好打開了門。

    就在開門的瞬間,一只腳朝他腹部飛踹而來。

    是突然動手的陳斌,臉色陰沉,密布怒意。

    韓東能躲,卻是因為顧慮而遲疑了那么片刻。

    砰的一聲,他人被踹出去了兩步,腹部隱隱作痛。這個叫陳斌的動手架勢很不一般,要么是經常打架,要么是受過散打方面的訓練。

    韓東猜想的不錯,陳斌的業余愛好確實是散打跟拳擊。

    其父是東陽本土一家很有名的商場老板,有權有勢。

    陳斌個人性格也較為跋扈火爆,對夏明明愛若癲狂,一想到剛才韓東直勾勾盯著女友胸口的眼神,簡直就是窩了一肚子火,恨不能打死對方。

    怒氣一來,哪兒還計較韓東到底是不是他未來姐夫。

    一腳落下,陳斌不欲善罷甘休,上前又是幾拳組合,有模有樣,精準陰狠。

    韓東一退再退,邊躲邊道:“聽我說行不行!”

    “說尼瑪!”

    夏明明未想到男友陳斌不由分說的動手,稍愣,抱臂靠著門肩冷眼旁觀。

    她早就看韓東不順眼,如今被陳斌給教訓一頓,正合她意。

    韓東躲避了幾下,看陳斌不依不饒,心下也是惱了。

    找了個間隙,腿部彈簧一般反踢而出,正中對方腿彎。

    砰的悶響,陳斌單膝跪地。

    韓東單手卡住了他頸部,將人直接摁倒。

    陳斌劇烈掙扎,想要奪回主動。

    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韓東的身手是死亡跟鮮血沉淀出的經驗,再來兩個陳斌,也一樣不可能對他造成威脅。

    另一只手抓住了他揮來的手臂,扭帶間,陳斌臉部跟地板親密接觸,徹底被制。

    陳斌臉漲得血紅,成天在夏明明面前吹噓自己打架多厲害,沒想到今兒栽了個大跟頭。

    好面子的他完全失去了理智:“臥槽你媽的,有種放了我……”

    韓東臉色驟變,從小到大,他最厭惡聽到的就是有人侮辱自己的母親。

    因為他那些從照片中腦補出來的母親形象實在是太過美好,溫柔,善良,斯文,容不得半點污穢。

    他不等陳斌繼續罵,一腳直中他腰腹正中。

    偌大的力道,將陳斌整個人踢的側滑而出。

    “你……”

    韓東面無表情,看他還不閉嘴,緊接著又是一腳。

    兩下,陳斌就蝦米一樣在地上蜷縮成了一團,想叫囂,已然說不出話來。

    夏明明哪想到形勢轉變的如此之快,自己這個廢物姐夫打人的技巧竟是出奇的駕輕就熟。

    沒錯,就是駕輕就熟,跟吃飯一般尋常。如果被揍的不是自己男友,夏明明甚至覺得他的動作極具觀賞性,讓人體內的暴力因子隱隱躁動。

    念頭電閃,夏明明忙攔在陳斌面前擋住韓東,虎視眈眈注視著,像是護犢子的母老虎。

    韓東吐了口氣,穩了穩情緒:“我并不是讓你們倆難堪,是在聽到你呼救后,產生了誤會!

    夏明明羞惱夾雜。

    其實她自己也大約知道是誤會一場,可想到自己穿著護士服的樣子被韓東看到,尷尬的咬牙切齒。

    誰要這王八蛋如此好心。

    “你給我等著,回頭我就把這件事告訴我姐!

    “隨便!

    韓東拍了拍衣服上塵土,徑直離開。

    他這會已經冷靜下來,惹惱小姨子是很確定的,但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

    夏家人的通病就是好面子,夏明明總歸不會見人就說自己在跟男友做的時候,被姐夫撞見了吧。

    “你個下三濫,姑奶奶不弄死你才怪!”

    夏明明無可奈何,暗自發狠,沒好氣把陳斌從地上扶了起來。

    “還有沒有點出息,平時吹破天,連韓東都打不贏!”

    陳斌本身心里就藏著不爽,又被韓東當著夏明明的面扮了個大丑,聽夏夢言辭刻薄尖酸,氣急敗壞道:“你看著吧,我找人不弄死那孫子算他走運!”

    說著,翻出手機就要撥號。

    夏明明忙去奪:“你腦殘啊,他再怎么說也是我姐夫。我爸要知道你敢對付他,你這輩子也別想娶我了!

    陳斌被說中了軟肋,不解道:“你不說他在你們家一點地位都沒有嗎?”

    夏明明撇了撇嘴:“他是沒地位,連我媽的那條寵物犬都比他重要。也不知道我爸搭錯了哪根弦,平時他在的話,根本不允許一家人說韓東半點不是!

    “為什么?”

    “鬼知道,可能是看在韓叔叔的面子上!

    “那就這么算了?”陳斌憋屈道。

    夏明明眼睛一轉就是一個餿主意:“這事你別插手,交給我好了。不整治的他服服帖帖,我就不姓夏!

    ……

    被夏明明陳斌這么一鬧,韓東出門后索性去買了點東西看望父親,而后又聯系了鄭文卓,邀請他來家里喝了頓酒。

    等天快黑的節點,韓東才動身回去。

    路上,不免琢磨著跟鄭文卓聊天的內容。

    鄭文卓眼下在弄偵探社的生意,業務范圍目前只有兩種。第一種是偷拍明星隱私轉手賣給狗仔,第二種則是負責離婚取證,簡而言之也是偷拍,協助雇主獲取更高的離婚財產分配。

    韓東個人覺得第二種業務蠻缺德的,不過鄭文卓屢次幫他,兩人又是兄弟一場。盡管不太喜歡這個行業的性質,口頭上還是答應等偵探社正式營業,他會過去一陣子。

    當然,也有前提,那就是不干太出格的事情。

    再缺錢,韓東也不可能有違自己做人的初衷,不然的話純粹是在給軍人這個職業抹黑。

    到夏家,路燈已經點亮,車庫內丈母娘跟夏夢還有夏明明的車都在。

    倒是沒看到岳父的車,想來是又出差去了。

    夏龍江平時就特別的忙碌,掌控著整個振威集團的他,一個月里至少有半個月是在出差,韓東距今已經至少有十來天沒見過岳父的面了。

    他今天故意回來的很晚,往常情況,客廳里多半是沒人了。

    可很奇怪,他打開門進客廳后發現,岳母龔秋玲跟夏夢夏明明母女三人全部都在客廳里。

    并且,氣氛特別的詭異。

    尤其是岳母,看他的目光簡直能將人穿透。

    五十歲整的一個女人,歲月卻并沒在她臉上身上留下太多痕跡。

    相貌清麗端莊,肌膚雪白,女人味猶存。如果不說年齡,到外頭被人誤認為三十幾歲,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據別人說,龔秋玲年輕的時候在附近也是極有名氣的一個美女,追求者眾。夏夢跟夏明明兩姐妹相貌全都是遺傳了她。

    她出身書香門第,高知家庭,本身職業是一重點中學的校長。

    也恰恰因此,造就了龔秋玲自以為是的價值觀,有很嚴重的強迫癥。

    如最簡單的吃飯,韓東在部隊養成的狼吞虎咽吃相就是被龔秋玲硬生生扳回來的。這些事例還有很多,不堪回首。

    跟這家人打交道多了,他也算是把人了解了一遍。

    這種三堂會審的架勢,很明顯,是要挑事兒。

    韓東犯了嘀咕,難不成下午的糾紛,夏明明告訴龔秋玲了?不應該啊,以他對夏明明的了解,她肯定會守口如瓶。

    任他想破腦袋,也是想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狀況。

    平時韓東恨不能把龔秋玲供起來,就怕找茬,不可能有得罪的地方。再說自己出差剛回,能做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讓她這么晚還在客廳等著自己。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