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莫須有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媽,還沒休息!”

    念頭涌動,韓東以不變應萬變,扯出笑容打了個招呼。

    龔秋玲皺眉看向韓東,皮笑肉不笑。加上那雙跟夏夢如出一轍,輕視而居高臨下的眼神,殺傷力簡直爆棚。

    “小東,怎么回來這么晚?”

    “去家里看了看我爸!”

    “真的?”

    韓東心想這難道還有假,他一整個下午確實都在自己父親那兒。

    夏明明脆聲接腔:“姐夫,你說謊眼睛都不帶眨的,平時沒少騙我姐吧!

    韓東被這種陰陽怪氣的氣氛弄的如坐針氈,拼命回想著自己做了什么不恰當的事情,實在是沒有頭緒。

    龔秋玲“高知識家庭出身”的素質仍舊穩穩當當,不怒不躁:“我一個朋友看到你去了銀河KTV,在包廂里跟幾個女人玩的特別熱鬧……小東,你岳父處處夸你,現在看來,他眼光也不怎么樣!

    韓東被她莫名其妙的話弄的扯了扯嘴角。

    銀河KTV。

    東陽市很有名氣的一個銷金窟,里面包廂公主的質量個個拔尖,最低的學歷都是研究生。

    這家KTV對一些普通人來說可能沒那么高的知名度,但對于夏家這種圈子來說,沒一點秘密。

    就是貨真價實的灰色場所,提供各種男人最喜歡的服務,有錢人的天堂。

    據說小包廂最低的消費都在六千八以上。

    韓東壓根不懂她為何說這個:“媽,我沒去銀河KTV啊。并且您每個月就給我那么點生活費,進去買瓶酒都不夠對吧……”

    龔秋玲不聽解釋:“你狡辯也沒用,反而更讓我看不起你。這樣,你要感覺到我家委屈了你,我這人也不喜歡勉強,你跟小夢離婚算了!

    離婚?

    就憑著莫須有的說他去銀河ktv,便讓他跟夏夢離婚。

    且不說他根本沒沾銀河的邊,就算是去了,這種話是岳母能輕易說的么?

    夏夢,這肯定還是夏夢的意思。

    她要是沒跟岳母提前打過招呼,龔秋玲不可能把離婚二字說的如此輕巧。

    目光轉了過去,夏夢冷冷淡淡對視一眼,懶懶打了個哈欠。理也不理韓東,對龔秋玲說:“媽,我困了,明兒還要起早!

    韓東心沉到了谷底,欺負人也不帶這樣的。

    說他去銀河是假,逼他跟夏夢離婚才是真的。

    就算他再怎樣解釋,找證人證明他下午在父親家里,龔秋玲也不會信,她反而會說自己跟父親串通好的。

    傻乎乎站著,韓東一時沉寂下來。

    龔秋玲語重心長:“小東,我以前覺得你這孩子實在,沒什么心眼,能吃苦。才會同意你跟小夢的婚事,畢竟找上門女婿,不可能門當戶對,要求太高?涩F在看來,是我錯了!

    韓東自嘲:“媽,您是看錯了,我這人浮夸,耍小聰明,還特別不能吃苦!

    龔秋玲不爭辯:“離婚的話我們家也不虧你,你爸欠老夏的那六十萬我就不要了。另外,我再給你二十萬……”

    “媽,這種事我覺得還是我跟小夢說比較合適!

    龔秋玲稍顯不耐:“這個家我還是可以做主的,我的意思,也就是小夢的意思!

    韓東看她言之灼灼,倍覺無力。

    結婚以來,他一直都想努力融入夏家,接受新的生活方式。

    可一次又一次的忍耐妥協換來的是什么?

    是連離婚這種事情,龔秋玲這個做岳母的都能替女兒說出來。

    當他是什么?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夏明明看有些僵持,忙道:“姐夫,人要有知足之心。你想想當初韓叔叔病重,若不是我爸好心,結果是怎樣?再說了,你跟我姐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沒什么感情,好聚好散,大家以后還能見面!

    這話冠冕堂皇至極,如果不是她眼中閃著的得意,韓東甚至會以為她是真心相勸。

    心里一動,他忽的想到岳母誤會自己去銀河KTV會否是夏明明從中作梗?

    自己今天顯然是得罪了她。猜測一起,越想越是極有可能。

    夏明明這人壞主意一個連著一個,這個從為人處世上就能看出來,做事潑辣而不計后果。

    他停了停:“媽,你干涉我跟小夢的婚姻我能理解。但離婚總要有個說法,不能別人說我去了銀河KTV,您就相信!

    龔秋玲淡聲道:“你是說我不辨是非?”

    “我沒這意思,是想看看證據。您說有人看到我去了,能拿出照片的話我無話可說,否則就讓她過來跟我當面對質!

    龔秋玲眼角余光下意識看向夏明明。

    如此輕微的小動作,讓韓東更加確信自己所想。

    肯定是夏明明惱中午發生的事情,弄出了這么一件烏龍般的惡作劇。

    可悲的是,夏夢或者龔秋玲應該都知道夏明明在故意說謊,卻仍舊故意選擇了相信。

    “姐夫,你少避重就輕,就說這婚你到底離還是不離?”

    韓東看著她那張嬌俏秀氣的小臉:“離不離是兩個家庭的事情,你們就算看不起,看不慣我。這婚,我也絕對不會輕易離掉!

    龔秋玲印象里的韓東在她面前一直都唯唯諾諾,哪有如此針鋒相對之時,怒道:“你……”

    韓東卻沒了呆下去的心思,轉身上樓回房。

    龔秋玲憤怒之余也是慢慢冷靜下來,轉頭看向小女兒:“你到底有沒有親眼見你姐夫去銀河KTV!”

    夏明明笑嘻嘻道:“我看著有點像他嘛!

    “你就是個麻煩精!”

    龔秋玲哪還不明白怎么回事,狠狠瞪了一眼。

    夏明明拉住了她胳膊,滿臉笑容:“媽,左右我姐是想離婚,我就琢磨著正好借題發揮!

    ……

    韓東拖著疲乏的腳步回房,渾身就如被抽干了力氣。

    他喜歡夏夢,可這絕對不是他堅持不離婚的理由。

    看得出來,這種婚姻,這種家庭索然無趣。

    可是,不敢離。

    他父親心臟剛動手術不久,經不住如此大的變故。韓東很清楚,自己父親特別喜歡夏夢這個兒媳婦。平時口口聲聲叮囑他的也是,不要辜負她,好好在一塊生活。

    所以,就算是在夏家過的狗也不如,他仍舊會強行忍耐。至少,等自己父親身體好一些之后再慢慢說。

    更何況,潛意識里,他對夏夢還抱有幻想。

    想到她在跟自己離婚以后,與別的男人親親我我,心內像生生被扎了根刺。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