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亂套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可不管有沒有章法,對韓東而言沒那么重要。因為甘小鳳畢竟太矮,力氣也太小。

    敢動手,大約是料定韓東不敢還手。

    只不過她完全想岔了。

    韓東確實不主動打女人,但被動情況下,他眼里只有敵人,沒有性別。

    被纏的不耐,他反手抽在甘小鳳面部。

    并沒用太大力氣,卻還是發出啪的脆響。甘小鳳捂著側臉,一時間停下。

    “你,你敢……”

    “劉乾,打電話叫人,快點!”

    暈眩感之后,甘小鳳氣急敗壞,大聲嚷嚷,彪悍的抄起酒瓶就往韓東頭上砸。

    驚呼聲中,酒瓶沒能落下。

    剛揮出,韓東就架住她胳膊反扭。

    甘小鳳立時痛苦彎腰,站不起來。

    韓東把人送出去幾步,微冷道:“再敢糾纏,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女人!

    許是注意到了男人眼中寒芒,甘小鳳收斂了一些。捂著手臂強撐著威脅:“你等著,以后別讓我看到你!

    韓東懶得再浪費時間,對于雙成道了聲歉,轉身離開,連換下的衣服也沒去拿。

    唐艷秋同樣沒臉再呆著,忙跟在了韓東身后。

    出門,她緊走幾步:“先生,今天謝謝你了!

    韓東眉頭微動,唐艷秋這傻逼女人竟然還沒能認出他來。不過近視度數那么高,加上受到了驚嚇跟沖擊,心理失衡狀態下聽不出他聲音倒也情有可原。

    沒主動坦明,韓東隨口應付,便不打算再跟她多呆。

    歸根結底,他幫忙是幫忙,對唐艷秋卻沒好感。

    “等等……”

    唐艷秋見他要走,下意識拉住了韓東胳膊。

    “能,能不能留個電話給我,改天請你吃飯!

    韓東本來要隨便報一串假號碼,可回頭的瞬間,眼神卻止不住微微變色。

    唐艷秋身高約在一米七左右,加上高跟鞋幾乎跟韓東身高相等。此刻白色的襯衫扣子掉了幾顆,透過領口縫隙,韓東視線不經意就能墜入深淵。

    邊緣處隱隱的蕾絲痕跡,跟耀眼的白色混雜,構成了一種極其致命的誘惑。

    以前怎么沒發現唐艷秋這么有料……

    喉結微不可查的動了動,韓東強壓制自己隨之起伏的念頭。

    血氣方剛的男人,在優秀的女人面前,實在是經不住任何誘惑的。

    腦海中聯想到了唐艷秋跟張乾隨意交流的曖昧德行,知道看似清高冷酷的唐艷秋,骨子里實在非循規蹈矩的那一類人。

    若非甘小鳳突然冒出來,她今天會不會跟張乾去開房也不一定。

    唐艷秋不是神仙,當然不知道男人想什么。

    只不過是酒吧里的事情,讓她本能的對韓東有了信賴跟好感。

    看不清楚對方相貌,可舉止間教訓甘小鳳的利索勁兒非同常人,極具男性魅力。

    “這位先生,我是振威押運法務部的主管……”

    韓東目光漸漸深邃,這個女人熱情的有些過于反常了。他也就只在夏夢面前反應會變的遲鈍,此刻分明覺得如果自己加把勁,說不定能把唐艷秋給帶酒店去……

    他忽然不再急著離開,起了惡作劇心思,換了種聲音跟唐艷秋攀談起來。韓東想看看,自己這個主管到底是什么角色。

    演戲的韓東,無疑讓本來就對他有好感的唐艷秋更加熱情。

    韓東覺得差不多了,故作隨意道:“你怎么回去?打車么!

    唐艷秋指了指遠處停在停車場里的車:“我開車來的!

    韓東猶豫了下:“那你現在肯定開不了!

    唐艷秋無奈:“總說找時間對我這雙眼睛動一下手術,一直都在忙,F在一離開眼鏡,幾米外的東西都看不清楚!本徚司徲值溃骸跋壬,您是有事么?我沒關系,等會可以叫個代駕!

    韓東輕笑:“何必這么麻煩,我送你吧!”

    唐艷秋臉上稍有遲疑,緊接著就點頭把車鑰匙遞給了韓東:“那辛苦了!

    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兩人手指無意觸碰了一下。

    唐艷秋觸電一般,有一瞬間回收的動作,臉上暈紅不著痕跡閃過。

    韓東心跳加速:“唐小姐的手真漂亮!

    唐艷秋微微垂下視線,沒有回應。

    她本打算出來之后立刻報警的,可是,現在已經把報警的事兒給忘了。

    不知怎么,她總覺得身邊這個男人有種跟常人截然不同的氣質。

    說話的語速,不自覺帶出來的溫和與干脆,一切的一切,都讓她想迫切看清楚男人的面孔。

    但不管怎么努力,昏暗的路燈下,還是只能看出大致的輪廓,相貌似乎不錯。

    當然,還有隱約的熟悉感,她卻是怎么也聯想不到韓東的身上。

    世界很大,很多人往往忽略了其實也很小。

    車子開了過來。

    唐艷秋拉開車門坐在副駕駛席位上,說了住址,錦華公寓。

    這也是一棟附近挺有名氣的地方,戶型一致,統一兩百多平的復式。租金每個月最少都要一萬往上。

    韓東邊開車邊道:“唐小姐一個人住嗎?”

    唐艷秋點了點頭,稍顯得有些不自在。

    她剛才心慌意亂,沒考慮太多,F在方才慢慢的清醒。

    這人要是歹徒怎么辦……她連認識也不認識對方,怎么就把住址告訴他了。

    還有,他會不會誤會自己的意思。

    但想再多也沒用,她已經完全被兩人單獨相處的氛圍帶了進去。

    她今年二十九歲,跟前男友分手已經兩年整。去酒吧可以說解壓,也可以說是看緣分。

    而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男人,讓她覺得自己找到了適合放縱的對象。

    十幾分鐘左右,車子停在了錦華公寓門前。

    唐艷秋道:“先生,上去坐坐嗎?”

    韓東心想等她回家換好眼鏡,肯定會認出自己來,到時不氣死才怪,哪肯上去。

    再說他也就故意利用唐艷秋的好感戲耍一下,沒打算把她如何。

    隨口推辭,韓東說時間不早了,改天有機會再碰面。

    唐艷秋見如此,反對他信任更濃。

    假如韓東急不可耐的跟她一塊回家,她肯定會產生猶豫跟不安。

    “先生……我連路都看不清楚……”

    韓東眉頭動了動,注意到了唐艷秋極其不對的口吻。

    這女人……是在暗示什么嗎?

    見鬼一般,韓東邪火亂撞,尤其是車廂內唐艷秋身上淡淡的酒味跟香水味連番襲來,讓他嗓子開始發干。原是想惡作劇之后挑明身份,看看唐艷秋精彩的表情。

    現在,一切都亂套了。

    很尋常的男人反應,天人交戰之時,韓東想到了夏夢跟邱玉平。

    那對狗男女成天不定在一起做出什么事情來,他憑什么要規規矩矩的走在軌道上。

    左右夏夢也毫不在意他是否跟別的女人有所牽扯,對他也沒有絲毫感情。那他還有必要傻乎乎的守著一棵樹么?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