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震懾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這話沒什么威懾性,卻讓打人的混混暫時停了手。

    眼睛在夏夢身上肆意觀察,好半天,長發混混嘿嘿笑著攬住了韓東肩頭:“這美女誰啊兄弟?”

    親熱的口氣,就好像剛才那一巴掌并不是他打的。

    話音一落,其它混混也是注意到了夏夢。

    本就是一群下三濫,此刻就如蒼蠅一般,七嘴八舌,說什么話的都有。

    夏夢何嘗接觸過這些人,只氣的嘴唇泛白,拿出手機打了報警電話。

    長毛也不攔著,嘿嘿直笑。半響,才表情突然發冷,重新將矛頭指向韓東:“人是你打的?”

    韓東點頭:“沒錯,一場誤會!

    “誤會你麻痹!”

    長毛不等韓東說完,又一腳蹬在了韓東腹部。

    很大的力道,韓東被帶的退開了幾步。

    這一下就像是訊號,緊接著又上去幾個混混,圍著就打。

    錢得要,但原則是先把人給治老實了,這樣事情才更好談。

    長毛這幾年沒少處理這種事,有時候是自己兄弟的事,有時候是幫別人協調。無不是三拳兩腳下去,對方便求饒不止,什么條件都答應。

    夏夢眼睜睜看著韓東被圍在中間,干著急,卻連邊也沾不上。

    她本以為自己恨他,厭惡他。

    可真正當他被別人肆意毆打,凌辱之時。毫無征兆的緊張復雜感,讓她手足無措。

    講理,沒道理可講。

    報警,警察連影子也看不到,且這些混混好像絲毫不怕警察。

    她知道韓東身手不錯,可這么多人,再不錯又能起到什么作用。第一次,如此清晰體會到無力跟恐懼,怕這么多人圍攻,會出意外。

    韓東左格右擋,堪堪護住要害,不斷被逼的往后退開。

    他不是不敢還手,也不是不能還手,最次打不贏,也能輕而易舉的脫身逃跑。

    但偏偏夏夢跟著。

    怕混亂中她會受到什么傷害,也怕自己跑了之后,混混會把怒氣發泄到她身上。

    來根本就不該讓她過來。

    當然,這也是韓東根本沒想到這些人會如此膽大妄為。

    糾纏中,他好像看到了夏夢眼中的擔心跟著急。

    忽然感覺這頓打挨的也不是不值,至少,他能看出來,夏夢對他不是如表面上一般冷漠如冰。

    砰!

    稍分神的他被一個混混抽出棍子打中了腦袋。

    暈眩感讓他身體晃了晃,血液順著面頰就往下淌。

    血,他根本就不能見到鮮血,不管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別打了!”

    夏夢著急,拉著最外圍的人往外扯,想要擠進來。

    只是她所學的那些女子格斗術,在這種環境中起不到任何作用,她也根本拉不動任何一個人。

    “滾開!”

    混混煩躁,負手就把夏夢甩了出去。

    高跟鞋一扭,她驚呼跌坐在了地上。

    “錢,你們不就是要錢嗎,我給,我幫他給!”

    夏夢不顧疼痛,著急大喊。

    這句話有效果,眾混混暫時停了手。

    那個長毛轉身到了夏夢身邊主動攙著她胳膊想把人扶起來,笑容輕佻:“美女,早說啊,哥幾個這么兇,還不就是為了錢!

    “別碰我!”

    夏夢打開他探來的手,忍著被扭到的足腕走到了韓東身邊:“你沒事吧!”

    說著,手忙腳亂的翻開包拿紙巾去捂韓東仍舊流血的頭部。

    韓東全程低著頭,愈發沒有任何動靜,唯獨一雙眼睛,在慢慢的轉為血紅。

    手指跳動,呼吸也在慢慢加重。

    只忍耐著,強行忍耐著扭斷別人頸部的沖動。

    夏夢幫韓東擦了擦血跡,見不太嚴重,看向那個長頭發混混,他像是這幫人的小頭頭。

    “能不能去醫院讓人先幫我老公包扎一下,錢的事咱們慢慢談!

    “可以,當然可以!

    長毛,也就是周世龍,極理解的點頭答應。

    夏夢拉住了韓東手臂:“走,先去醫院……”

    韓東抬步,跟周世龍擦肩而過之時,肩頭被其搭住。

    夏夢緊張:“你又要干嘛!”

    周世龍直樂:“美女,你說你要人有人,要錢有錢,怎么找了這么個窩囊廢。你不如跟他離婚,來找哥哥我,各方面肯定比你老公強幾倍都不止……”

    “哈哈,大龍哥,人是不知道你的厲害,得先給人嘗到甜頭!

    “美女,要不等會開個房。大龍哥一高興,說不定能幫你們說和一下,把該賠的錢打個折扣!”

    夏夢臉色由紅變白,再由白轉紅。

    拉著韓東就想先離開這,不愿再跟這些混混有絲毫的接觸。

    一拉之下卻沒拉動,她本能道:“走!”

    韓東像沒聽到,轉身看向周世龍:“大龍對吧?”

    周世龍沒想到他忽然問這個,還沒反應過來到底什么意思,襠部突兀的麻木感讓他臉色瞬息萬變,隱約的,好像還聽到了有什么裂掉的聲音。

    下一秒鐘,他雙手捂住下身,驚天動地的慘叫,疼的在地上來回滾動。

    是韓東,快到不可思議的一腳踢了上去,用盡了全力。

    有血,隨之順著長毛手縫留了出來。

    很戲劇化的事情。

    誰能想到一開始認打認罰的韓東會忽然之間還手,如此兇厲陰毒,一招致人死地。

    “臥槽尼瑪!”

    終于,所有人反應過來,再度想要群起而攻。

    夏夢驚叫未落,就被韓東送出去了五六米遠。

    眼中看到了晶瑩的亮點,她滿臉恐懼:“不要!”

    一支筆,韓東不知道什么時間把她包里的鋼筆拿了出來。

    噗的一聲,鋼筆脫手,直接刺穿了一名混混耳朵,余勢未止,飛出去很遠才咣當墜地。

    簡簡單單的動作,讓所有人都釘子一樣停在原地,不敢再動。

    而那個倒霉混混,耳朵被橫拽的力道直接撕扯開來。

    很靜,無人可以預料這一下若是刺在咽喉或者是眼部,會造成什么后果。

    吃驚的不是一只鋼筆,是對方精準到極點的手法。

    鬧如滾油到靜如止水。

    所有人都驚疑不定的看向毫無情緒反應的韓東,己方如果再繼續,或許可以拿下他。

    但直覺,肯定要鬧出幾條人命來。這人,敢殺人!

    警察,一向是他們最厭惡的群體,每次有人報警,他們還得協調讓警察動作慢點。

    可現在,這群混混想最快見到警察。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