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博弈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事已至此,韓東索性撥通了市局劉建民電話。

    三手街派出所處理不好這件事,那就市局來人處理。

    如果再處理不好,韓東想看看這幫混混背后的閔輝,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接下來,無人再敢攔阻他和夏夢。

    去醫院簡單包扎了一下頭部,外頭已經停滿了警車。

    夏夢知道韓東可能還要去趟派出所,出奇的溫和:“你放心,錢的事我會幫你想辦法……”

    她也搞不懂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剛才外面韓東回擊混混的瞬間,她心臟分明劇烈因此晃動不休。

    靜下來之后又聯想了許多,就跟兩人在民政局辦理離婚證時候的感覺相仿。

    平時跟他在一塊沒太大感覺,總嫌棄他不夠優秀,不夠男人。

    可是在某個瞬間,總覺任何缺點也遮不住他身上的閃光點。

    就如剛才,他是聽到混混侮辱自己之后,反應才突然間如此之大。

    這種被人重視,被人珍惜,被人保護,被人維護的清晰直覺,夏夢確信從來沒在第二個男人身上體會到過。哪怕是邱玉平,也從來沒帶給過她如此踏實而又讓人情緒如彈簧般緊繃的心理沖撞。

    韓東自也體會到了她突然改變的態度,并沒多想什么,微微點頭后,跟著警察慢慢遠去。

    他婚后一直都在竭盡全力的去討好,理解,甚至是病態的忍讓她。

    換來的不過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至如今,他根本不會再相信,夏夢有絲毫喜歡他的可能性。

    ……

    三手街附近,一棟高檔的復式樓內。

    床上的中年男子剛被電話吵醒,煩躁接了起來。

    男子年齡在四十歲左右,頭發跟光頭幾乎沒什么兩樣,只有短到不足一兩毫的黑色發根。頭上,密密麻麻的至少有十來道傷疤,猙獰駭人。

    若非眼睛窄小,兇光難掩。只看其相貌,還是個十分端正之人。

    身邊一個光溜溜的女人也被吵醒,慵懶打了個哈欠:“黑子哥,這么晚了,干嘛呀……”

    “滾蛋!”

    閔輝扒拉開女人胳膊,批了件衣服站在了窗邊:“我說張所長,這么點小事,也值得你來回打電話過來。我不說過了么,三百萬,少一毛錢都不行!”

    “我也不想這樣,是劉局長親自給我打招呼過問這件事……”

    “哪個劉局長?”

    “還能是誰,市局的劉建民局長!

    閔輝冷笑:“看來對方來頭也不小啊!

    張天橋無奈:“黑子,我跟你交個底。那個叫韓東的是個退伍兵,部隊里面關系應該不俗,就連劉局長說到這個都很忌諱。老城區拆遷的事知道么,這么大的工程,市政府都沒能繞過他……你本身不太干凈。沖突太尖銳的話,我擔心不合適!

    “能他媽的出什么事,這么多年了,老子怕過誰!怎么著,難不成他打人的事就這么算了,那老子這張臉往哪放!”

    “那你說怎么辦,三百萬根本就不可能。而且那個叫韓東的被市局的人帶走了,我一個朋友剛才轉告我說。錄口供之時,他把你先動手打人的事扯了出來!

    “有證據嗎?”

    “整個三手街誰不知道你跟通源商場老板娘關新月的牽扯,你因為她動手惹的事還少嗎?咱們這是多少年關系了,我才好心提醒你,到此為止。暗地里別人怎么傳的知道么,傳誰敢跟關新月交往,你就要打斷誰的腿!”

    閔輝混了這么多年,畢竟不傻。

    聽張天橋把話說到這份上,陰森道:“我可以不追究,但他總得給個面,來這親自道個歉吧,我兄弟被他給打成那樣,也總要有個說法!”

    “放心,那個叫韓東的看上去也不像是太難相處之人,我肯定把你意思轉達!

    閔輝不等他說完,摁了掛斷。

    眼中,莫名的光彩閃動,他隨即又打給了手下:“長毛傷勢怎么樣……”

    電話另一端聲音激動起來:“黑子哥,這仇咱們一定得報。長毛哥這輩子都毀了……麻痹的,下手是真黑!

    “轉告他,暫時忍忍,我明天過去看他!

    ……

    警察局,局長劉建民從被窩里被電話吵醒后,索性也不再睡,親自負責這樁特殊的糾紛。

    閔輝他聽說過,狠辣,無賴。橫行霸道經年,有一個在省軍區任高職的舅舅,仗著這個名頭,很少有人不給面子。

    至于韓東,提到這個名字劉建民頭都是疼的。

    上次拆遷惹出來的那個皮家少爺,他算是徹底領教了。

    這倆人碰在一起,他夾在其中是左右為難,就怕相好一個而得罪另外一個。

    招了招手,陪同的警察自動散去。

    劉建民遞了支煙給韓東,狀若閑聊:“我說兄弟,你們倆這是盡給我出難題。一件屁大的事,你說至于么!”

    韓東心里明悟,看出他有做和事佬的意思。

    “劉局,這么晚還麻煩你,我這也過意不去。你想說什么直說就行,只要不硬往我頭上扣帽子,我也希望不用那么復雜!

    劉建民道:“別的不說,你揍的那幾個人,傷勢可不輕!

    “醫藥費我出,應該的!

    劉建民松了口氣:“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人敲詐你,該怎樣咱們就怎樣處理。至于那個閔輝,我看是越來越過火,早晚收拾他!”

    韓東看出他是演戲,沒接茬。

    劉建民緊接著又說了些具體的處理方式。

    無非是賠錢,然后讓自己跟閔輝私下調解,盡量不捅到公務上來。

    完后,拍了拍韓東肩頭:“兄弟,你先回去,明兒我讓你跟閔輝見一面,把話給說清楚。還有,看我面子上,給道個歉。因為這個把人給得罪死,犯不上不是!”

    “道歉?”

    韓東轉頭看向劉建民。

    讓他低三下四的去找一個混混道歉,他還真未必辦的到。

    劉建民道:“閔輝這種人,面子比黃金還貴……要是一次不解決好,以后不定還有什么麻煩。我知道韓兄弟你不怕,也不屑,但你應該懂我意思!

    韓東當然懂,劉建民無非是在暗示閔輝后續可能會私底下報復他。

    這也不是多稀罕的事,狗改不了吃屎,所謂的道上人,明處不行,矛頭自然會轉向暗處。

    已經不是當兵的時候,無牽無掛,行事百無禁忌。

    在東陽市生活,韓東早就在慢慢向人情世故妥協。

    好半響,他慢慢點頭:“行,我道歉!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