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開業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隔日。

    韓東一早就趕往三手街的那家即將開業的偵探社。

    今天,就是正式開業的時間。

    工作室面積不大,陣仗卻一點都不小。

    八九點鐘之時,門口舞臺就搭建完成,演出正式開始。

    由于前期宣傳做的好,現場熱鬧非凡,工作室門口的街道被堵的水泄不通。

    鄭文卓這人嘴皮子利索,等演出進行到一定階段,在臺上以一種十分細致的形式,開始介紹工作室的接單范圍。

    什么離婚取證,什么失物追討。

    總之,鄭文卓說來,工作室就沒什么單子是不能接的。

    甚至小到找貓找狗,沒問題,準保給找到。

    很瑣碎的業務范圍,卻是沒辦法的辦法。

    偵探這行業,本來就較為偏門。

    鄭文卓擔心開始生意會不太好,所以前期的打算就是只要能賺錢,什么都可以去做。

    不遠處,一輛車內。

    關新月正打開車窗遠遠看著講話的鄭文卓,她來的目的是韓東,失望的是從前臺并沒有發現他的影子。

    除她之外,還有許許多多的有心之人在關注著這場開業演出。

    如譚勝,跟周世龍等人。

    韓東在打贏譚勝的第二天,就將十萬塊錢賠償給了閔輝。事情似乎是到此了結了。

    可是,怎么可能,天底下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情。

    尤其是對于從未吃過虧的周世龍而言,他不弄韓東個半身不遂,就絕對咽不下這口氣。

    周世龍跟譚勝在一輛車上。

    他臉色蠟黃,坐姿怪異。

    韓東的那一腳,讓他下面接近報廢,大夫說想恢復如初是癡人說夢。

    譚勝隨意盯了正仇恨注視著“老賊頭”工作室招牌的周世龍。

    “想報仇的話別做蠢事,那個韓東絕不是善茬,你帶十個八個人過去,不夠看。再多的話,有人肯定找麻煩,輝哥那邊也不好跟劉建民交代!

    周世龍早被閔輝叮囑過最近不要惹事,滿心怨毒道:“勝哥,你要有主意,我周世龍這輩子念你的情!

    譚勝冷笑:“簡單,這么著就行……”

    說著,低聲在周世龍耳邊輕聲交代了幾句。

    周世龍臉色漸漸緩和,旋即道:“需要這么麻煩嗎?”

    譚勝陰測測道:“坐山觀虎斗,你要的就是結果而已,報仇何必非親自動手。到時不管出了什么事,跟你我至少都沒關系!

    周世龍感激道:“謝謝勝哥提點!

    ……

    演出差不多進行到了十一點半左右之時方才結束。

    隨著觀眾慢慢散去,有極少部分的人走進了老賊頭工作室。

    工作室開業之初,打出去的招牌就是在一定業務范圍內免費做事。

    也就是說,本周,只要不是什么太麻煩的事情,韓東這幫人就打算白忙活。

    當然,也不算白忙活。

    韓東看來,工作室的幾個人,手段都十分的高明。只要將名聲打出去,后續業務肯定源源不斷。

    僅歐陽敏這個人,其能力便是市里面大多數刑偵警察都比不上的。

    膽大心細,判斷分析能力出眾。

    這種破案的高手,想在民間處理一些瑣事,大材小用。

    此刻,工作室前廳。

    鄭文涵,孫冕,侯立,歐陽敏,任小青……等等所有工作室的員工都在。

    麻雀小,五臟全。

    其中那個叫任小青的女人,以前就跟鄭文卓一塊工作過,擅長財務等事項,有律師執業證明,目前一個人分兼資金調動,合約擬定等事項。

    至于孫冕,侯立,歐陽敏,韓東,鄭文卓等人。暫時打雜,工作室哪有事情做往哪靠。

    鄭文涵則是因為倆哥哥的工作室開業,刻意請假過來幫忙的。

    她長相甜美,聲音好聽,這會就在前臺登記著一些客戶的需要。

    當然,真正的客戶,不可能看了場演出之后,就立刻有用到工作室的地方。這些所謂的需要,大多就是過來拿張名片,具體的咨詢一下,真正有需求的,屬少數中的少數。

    倒是有的女客人醉翁之意不在酒,進來遠遠看到坐在角落處悶葫蘆一樣的歐陽敏,湊上去有一句沒一句的主動攀談……

    說起來,歐陽敏這人雖然快三十歲了,可看上去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相貌清俊冷酷,比大熒幕上的許多小鮮肉還打眼。

    他應付了幾個,實在是不耐煩了。

    惱的起身在工作室轉悠了一圈,高低不平的走姿,頓時讓一些女人可惜無比,打消了再繼續攀談的念頭。

    再優秀的男人,一條腿廢了,魅力也就從十降到了一。

    鬧鬧騰騰中,下午一兩點之時,工作室內才慢慢恢復了安靜。

    鄭文卓正要去訂些盒飯過來對付下,門口方向一個氣質柔媚內斂,極優秀的年輕女子走了進來。

    身材修長窈窕,黑色長裙包裹下,盡顯玲瓏。

    鄭文卓眼前一亮,主動迎了上去。

    韓東卻也是愣了一下,實在想不到關新月會過來。

    鄭文卓哪想到韓東認識對方,攔住關新月就開始夸夸其談,詢問有什么需要。

    尋?腿,也沒見他如此熱情過。

    關新月人友善,捧場的不斷笑出聲來?┛┑穆曇,如同銀鈴,讓人聽來神魂顛倒。

    對韓東眨了下眼睛:“我最近缺個司機,你們能不能找個人,幫我開幾天車!

    鄭文卓完全聽不出她在開玩笑,拍了拍胸口:“美女,小事一樁啊!

    韓東有點看不下去,上前打了個招呼:“關小姐,你怎么來了?”

    關新月輕笑:“我說過的,你們開業我肯定過來捧場!痹捖,從包里拿出兩萬塊錢:“本來說要帶點什么東西過來,怕不合適!

    韓東沒接:“關小姐太客氣了!

    鄭文卓眼睛在兩人身上左右觀看:“你們……認識!”

    關新月笑著道歉:“嗯,韓先生幫過我!

    鄭文卓悄然踢了韓東一腳,低聲道:“東哥,你行啊,什么時候又勾搭了這么一大美女!

    關新月隨手把錢放在了柜臺上:“韓東,這屬于禮尚往來。你要不收,我可生氣了!

    韓東不再拒絕,微微點了點頭:“關小姐,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當然!”

    等兩人離開,一直觀察著關新月的鄭文涵哼了一聲,低聲嘟囔了句狐貍精。

    女人的直覺,讓她對關新月敵視莫名。且她平時最討厭的,也是這種在男人面前一副柔弱姿態的女子。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