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傭金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韓東找關新月是為了之前她轉賬過來的二十萬。

    賠了閔輝十萬,剩下的,一直想找機會還給她。

    簡單說明了下情況,韓東翻出了隨身攜帶者的支票遞給關新月。

    “關小姐,這是剩下的錢!

    關新月滿臉奇怪,想不到韓東會有此舉。

    十萬塊對她來說雖不多,可她知道點韓東,對連一輛代步車都沒有的人來說,算是巨款了。

    就是這么一筆巨款,韓東在唾手可得的情況下,要將錢還給她。

    她當初說過,這錢是感謝他幫忙,并且受傷后的營養費……

    若以前關新月對韓東只單純的感激,現在不由多了些欣賞。

    她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了幾年,早對人性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韓東的舉動,讓她覺得這人簡直特立獨行到了極點。

    其原則性,通過這件小事,讓人看的清清楚楚。

    也因此,韓東越是不要,她反越想給。

    溫和笑著搖頭,接過支票后鄭重的又塞還給韓東:“這算是預付款可以嗎?”

    “什么預付款!

    “我剛才說了,有麻煩你們的地方!

    “那你這預付款給的可太高了!

    “我事情比較重要……”

    韓東明知道她是找借口拒絕收回這十萬塊,一時卻也找不到太好的說辭。

    “你如果真有工作上的事,等會一塊吃飯吧,詳細聊!

    關新月欣然點頭答應。

    韓東見狀道:“那我回去打聲招呼,安排一下……”

    “不用這么麻煩,你朋友剛才不是去訂了盒飯么,給我留一盒就好!

    “新月姐你這種大老板,確定要跟我們哥幾個一塊吃盒飯!

    關新月聽韓東如此稱呼,抿唇輕笑:“我算哪門子老板!

    ……

    工作室內,絲毫沒因為多了關新月這么一人而影響到氣氛。

    話多者如侯立鄭文卓,妙語連珠,天南海北說的熱鬧。

    話少者如歐陽敏,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充分執行了食不言寢不語。

    做過賊的孫冕,一直想主動找他聊天,歐陽敏理也不理,權當人是空氣,弄的孫冕只撓頭無措。

    關新月小口吃著盒飯,暗自觀察工作室的所有人。

    那個鄭文卓雖然是老板,可看得出來,韓東似乎更具備領導這些人的氣場和能力。

    還有就是,所有人的一舉一動,都顯得極不尋常。

    她不管到哪都屬于眾星捧月,備受關注的。

    可在這里,除了必要的客套,跟工作室的事,沒人主動理她,甚至沒人多看她一眼。

    硬說有一個俗人,也就是鄭文卓。

    “關小姐,您是做大生意的。有什么安排,還請多提攜一下我們這些小人物……”

    關新月也就在韓東面前因為榕園賓館的事,姿態很低,跟鄭文卓卻可正常交流。

    放下了筷子道:“我還真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是這樣,最近商場自營這一塊的賬面經常合不攏,懷疑可能是有人盜竊,可在監控錄像中,又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電子設備也沒有發出過警告……”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們可以幫我調查一下這件事,成與不成,該給的傭金我一定給!

    歐陽敏聞言接腔道:“監控的死角很多,有些反偵察意識的人想避過商場的攝像頭并不難!

    “那為什么電子設備也沒報警?”

    “這個更簡單,市面上有一種鋁箔,能有效阻止目前大多數電子設備的掃描。你說的這件事有兩種解決方案,第一種比較簡單,把電子設備更新換代就好。第二種,就是我們幫你抓到這一個,或者是一伙盜竊的賊!

    關新月若有所思:“可是商場的電子設備,從來沒有出過問題啊!

    歐陽敏不耐:“一定有問題,只要是盜竊者能大模大樣帶東西離開商場,就不用懷疑這個!

    關新月被噎的說不出話來,心想這人脾氣還真是夠沖的,一般客戶碰到歐陽敏這種人,怕當即就給氣走了。

    鄭文卓忙打圓場,佯怒訓斥了歐陽敏兩句,笑著代為道歉。說下午讓歐陽敏跟著去商場看看。

    關新月忙說沒事兒。

    吃過飯,關新月因為還有個會要開,吃過飯便提出了告辭。

    韓東出門去送,回來之時,把十萬塊錢的支票交給了任小青。

    無功不受祿,錢既然還不了關新月,韓東索性上交當成公司的營收,也算是這次幫忙做事的傭金。

    鄭文卓一驚一乍:“臥槽,東哥你跟關小姐到底啥關系,人家擺明就送錢來的!

    鄭文涵道:“拿人手短,我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發了句牢騷,她氣呼呼說:“我還有工作,先走了!

    說著,招呼也不打,拿起包就走。

    鄭文卓嘟囔:“咱們沒人得罪文涵吧……”

    侯立看了看韓東:“老板誒,您這都看不出來,妹子是吃醋嘍!

    “醋,什么醋?”

    侯立高森莫測的搖了搖頭,低頭繼續摳弄桌面上那個外形有些破損的單反。

    鄭文卓隨即反應過來,他還真知道點妹妹的心思。

    很小的時候鄭文涵就特別喜歡跟在韓東屁股后面,對他比對自己這個親哥哥都好……韓東去部隊當兵期間,她不知道寫了多少封信,雖然一封也沒寄出去,但鄭文卓一次無意,在她臥室里發現了這些……

    難不成到現在妹妹也還沒死心。

    想著回去找她好好聊聊,鄭文卓當即開始安排下午要做的事兒。

    主要的工作就是通源商場那邊,他安排孫冕跟歐陽敏倆人一塊過去看看。

    倆人一個警察,一個最了解盜竊這方面的前江洋大盜,他就不信,會解決不了這么一樁小麻煩。

    其次,他跟侯立兩人則是去了附近的錦榮小區。是有一住戶跟孩子鬧了矛盾,倒霉孩子偷了家里幾千塊錢離家出走了。已經報了警,但家長心急如焚,巧合聽說工作室的接單范圍后,死馬當做活馬醫,抱著僥幸心理,登記了一下。

    至于韓東,鄭文卓壓根也不打算讓他受累,就安排在工作室坐鎮。管一些雜事,接待記錄一下來訪客戶。

    最清閑的工作,整個下午期間,也就有一個客人的錢被偷了,說如果找到的話,給三成的傭金。

    丟了一千塊錢,三成就是三百。

    韓東隨手記錄后,打了個哈欠,左等右等不見客人,歪倒在茶幾前的沙發上瞇了過去。

    也沒怎么睡好,斷斷續續的也就快到了下午六點。

    正要詢問鄭文卓等人什么時間回來,小姨子夏明明先打來了電話。

    韓東接也沒接,讓任小青先幫忙看著,出門打車趕往城中區的東陽廣電大廈。

    他答應了這幾天去接夏明明下班,不想去也得去。原以為她就開個玩笑而已,結果是天天打他電話過來催促。

    有時候是三四點鐘,有時候是晚上十來點,有時候是下午六點左右……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