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碰瓷兒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廣電大廈,地處城中區中心位置。

    韓東大約二十分鐘左右,趕到了地方。

    這里,是整個東陽衛視節目輸出的大本營,門口停著的多是一些五十萬之上的車子,不乏賓利,路虎等高檔車。

    正值下班時分。

    來往有好幾個都是電視中經常見到過的人物。

    娛樂早八點的主持人姜媛,午間新聞的主持人郭峰等等。除此外,也有幾輛車里坐著零零散散的狗仔,架好攝像機,隨時抓拍眼前看到的一切。

    沒新聞之時,一些照片也能拿出去湊數,隨便擬個夸張標題就是流量。

    夏明明在這里無疑屬于明星級的人物。

    從大廈出來之時,不管是保安還是路過的同事,多會略帶討好的招呼一聲。

    一路應酬著,夏明明去車庫取了車子以后,慢悠悠開了出去。

    她不允許韓東來門口,怕狗仔拍到亂說。所以兩人見面的地點,一直是距離大廈約半公里左右的國貿門口。

    遠遠的,就看到韓東正站在路邊。

    T恤,休閑褲,腳下是一雙市面上最多五六十塊的網鞋。

    若非外形跟相貌還算可以,簡直普通的不會讓人多看一眼。

    摁了下喇叭,夏明明把車停了下來。

    韓東順勢拉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席位上。

    夏明明啟動后放快了些車速:“姐夫,吃飯沒?”

    韓東這是第三次過來接她,慢慢的,夏明明態度也好了一些。

    至少,身邊有他在,她不用再去擔心身后有沒有人跟蹤自己。

    還有就是,真正心平氣和的去跟這個以前瞧不上的姐夫相處,發現還是挺有意思的。

    表達的方式跟她接觸的任何人都大相徑庭,說話簡短,干脆,坦率,不乏風趣。

    韓東正拿著手機跟鄭文卓聊他去商場抓賊的事兒,聞聲頭也沒抬:“沒吃!

    “想吃什么,等會我帶你去!

    韓東收起了手機:“這個真不用!

    他第一天來接夏明明,她就說請吃飯。

    韓東當時也沒客氣,倆人就找了一個環境還不錯的餐廳。

    吃的倒是挺高興?上,結賬之時,夏明明一臉內疚的說沒帶錢。

    韓東是男人,這種關頭再肉疼,也只好咬著牙把飯錢付了。

    六百塊,夠他一個人半月生活費……

    夏明明也聯想到了這兒,忍不住噗嗤發笑:“小氣勁,不就請了次客么。放心好了,我這次錢和卡都帶著,保證不讓你再掏錢!

    韓東不聽解釋,只堅持不去。

    夏明明眼睛轉了轉:“姐夫,你這么吝嗇,以后拿什么泡我姐。我實話告訴你,她花錢比我可厲害多了,昨天她剛買了雙鞋,知道多少錢么?兩萬多……”

    “吝嗇也好過超出能力的大方!

    “你這人簡直無可救藥!

    “這跟你有什么關系,餓了的話前面就有餐廳,你自己去吃,我在車上等你!

    夏明明翻了個白眼:“一個人有什么意思!

    韓東不想扯這個,轉開話題道:“接你的這幾天,也沒發現什么異常。改天我就不過來了,我那邊工作室剛開業,來回請假不合適!

    夏明明脫口道:“不行!

    意識到說話太直,她想了想:“姐夫,這樣吧,你再辛苦一周行么。要實在是沒跟蹤者,我以后保證不麻煩你!

    “我真挺忙的……”

    夏明明跟韓東接觸這幾天,對其性格基本也有了些了解,放軟了聲音,膩聲道:“姐夫,咱家就你一個男子漢,你都不管我,我找誰去啊……”

    韓東被她嗲聲嗲氣弄的骨頭都癢癢,抬手道:“打住,打住。好好開車!

    夏明明變臉跟翻書一樣,見韓東不再提這事,隨即就一本正經起來。

    又開出一段路程,路過雍和路之時,她放慢了車速:“姐夫,路邊怎么躺了一個人?”

    韓東順著去看,果然發現不遠處一個頭發斑白的老太太正躺在地上哼哼,手里菜籃撒了一地,像是被人給撞了。

    三十多度的高溫,她雖然在一棵樹的涼蔭下,可地面溫度也絕對不是人皮膚可以承受的。

    過路車輛很多,卻無一停下。

    夏明明開到近前,終究是不放心,停車想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韓東眼中異光微閃:“別去,這老太太八成是碰瓷!

    夏明明甩脫:“你這人太沒同情心了,又不是每個老人都跟電視上報道的那樣!

    韓東想再說,她已經拉開車門,朝老太太走去。

    敲了敲額頭,他只好跟著。

    韓東不是沒同情心,是發現老太太倒的位置跟身上穿著太奇怪了點。

    不但是倒在涼蔭下,身上穿的還是長袖長褲……

    這擺明就是怕路面溫度高,不方便躺,才故意穿的。

    當然,猜測歸猜測,他對夏明明倒是另眼相看。

    不管是不是缺心眼,能有這種樂于助人精神的人,還真是不多。尤其是在這個碰瓷隨處可見的時代。

    新聞上不天天報道么,哪哪都有熱心腸的人被敲詐,一腔熱血,慢慢的冷卻。

    興許是自己想的多,老太太真是碰到了狀況也不一定。

    這念頭剛起,韓東發現自己想差了。

    因為老太太在夏明明要去扶她的時候,抓救命稻草一樣抓住了夏明明手腕。原病懨懨的,此刻何止活蹦亂跳,扯著嗓子喊:“撞人了,撞人了……”

    夏明明腦袋發蒙:“我說大媽,誰撞你了!

    她職業是主持人,口才自然是利索,可你講道理的時候別人嚷嚷,你不講道理的時候別人也嚷嚷。舌燦蓮花又有個屁用。

    路過車輛見有熱鬧,紛紛停了下來。

    不遠處,幾個男子迅速跑來,其中一個面黃枯廋的中年人跑到夏明明跟前,就抓住了她另外一只手腕:“撞了人就想跑!”

    “我沒撞她!”

    “兒子,就是她撞人!”

    老太太彎腰抱住了夏明明的右腿,摟著就胡亂撕扯糾纏。

    鬧騰中,夏明明幾站立不穩,怕衣服被人給扯掉,連道:“撞不撞人先不說,去醫院好么?”

    她又急又氣,偏拿這對兒連一句話都不聽,只顧胡攪蠻纏的母子無可奈何。

    跟過來的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大意就是讓夏明明帶人去醫院。

    有人唱白臉,有人唱紅臉。

    夏明明哪還不明白怎么回事,氣的轉頭看向韓東:“來幫忙!”

    韓東一直冷眼旁觀,聞言才像是剛回過神來,走到近前道:“都別鬧了,不就要錢嘛,說個數!”

    老太太愣了一下,似乎想不到這人如此直接。

    她兒子反應快:“拿兩萬塊錢!

    夏明明著急:“想錢想瘋了,張口就是兩萬!

    韓東對她使了個眼色:“我們倆現在口袋里一共就五百塊錢,這樣,你們誰跟我一塊去銀行取點,前面就有ATM!

    老太太看向兒子,等他發話。

    枯瘦男子則回神跟幾個朋友小聲商量了一下,然后才硬氣對韓東說:“我告訴你,別耍什么花樣,我媽人有心臟病……”

    商量著,由枯廋男子帶著一個朋友跟韓東還有夏明明一塊去取錢,老太太則繼續躺在原地哼唧。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