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安靜的夜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男女同處一室很玄妙,床的兩邊,韓東跟夏夢中間隔了有一米五的距離。

    燈滅,無光,安靜,詭異。

    不知道對方有沒有睡著,又在想什么。

    韓東無聊之際,想到了禽獸和禽獸不如的典故。

    他是要做禽獸,還是要做禽獸不如,是個問題。

    轉了轉身。

    明顯覺得夏夢身體抖了一下,清楚她在裝睡,韓東試探著往里面挪了挪。

    夏夢默念不動明王,心想他也就隨便翻個身而已,沒事……

    念頭剛過,背后動靜又來了。

    這次應該還是翻身吧……

    有只手搭在了她腰部,夏夢仍不肯睜開眼睛,緊張的呼吸加重。

    他應該是隨便碰到了自己,不會太妄為……

    又幾秒鐘,男人的手從睡衣底擺穿過,停頓在了她腰側……

    睡個覺而已,能不能老實點……

    裝,還得繼續裝。

    可直到男人的手整個覆蓋在她胸口,哪怕是隔著文胸,夏夢也觸電般突兀激動起來,一把拿住男人的手甩了出來:“我說你這人別得寸進尺行么,我又不是真睡著了,過不過分!”

    韓東忙道:“不是不是,我就想看看你還傷了哪!

    “你這話小孩子都不信,離我遠點,別逼我踹你……”

    韓東突然將她整個人帶到了懷里:“你怎么踹?”

    夏夢驚呼,旋即就覺得嘴唇濕漉漉的,男人偷親了她一下。

    她掙扎,莫名陷入了恐懼中,顫抖無力:“你是不是韓東……”

    “我是,我是!”

    夏夢懾懾發冷,也反抱住了他。

    韓東剛起來的雜念被她一番折騰,奇怪消失,只剩下心疼。

    “以后,記得保護自己……再陪客戶,告訴我,我跟你一起!

    他聲音輕緩至極,韓東沒有察覺,他是發自肺腑的心疼這個女人。

    她為人較真,做事認真,原則性強,性格也強。

    美國那邊的留學生涯,讓她注定在國內生意場上會很辛苦。

    她沒錯,她只是適應不了而已。

    少了夏龍江這座大山,韓東幾乎可以想象,她心理上短期內注定會產生強烈的落差。

    因為,事實會告訴她,她的完美主義太想當然。

    韓東自己知道這種被抹掉自信跟棱角的感覺,不想同樣的失落讓她也再嘗一遍。

    夏夢有點可笑自己的軟弱,等平復下來,倒也不想離開男人懷抱了。

    她覺得自己第一次有這么多話要跟身邊這個從來都忽視的人說。

    “韓東,你說實話,是不是覺得我這人特討厭……”

    “我能說實話嗎?”

    “你什么意思啊,就是說我討厭!

    夏夢警告把手放在了他腰部。

    韓東搖頭:“不討厭,就是有點自以為是,有點唯我獨尊,還有點看不起人。我再想想……”

    “你想個屁啊,我有這么差!那你當初干嘛死皮賴臉的,上趕著來結婚!

    “夠漂亮,身材也好。靈魂再丑陋,我又看不到。男人都是視覺性動物,相信第一眼的感覺!

    “能不能說幾句讓我開心的,我已經夠慘了好么!”

    韓東親了一次她嘴唇,有些上癮,又閃電般印了一下:“在別人眼里,不管你有多少缺點,我其實都看不到!

    “你不說你嘴笨么,說的我都想哭了!

    “真情流露,言簡意重!

    “我看你是花言巧語習慣了!

    “我找誰習慣去啊!

    “沈冰云!

    “你能不能別總提她!

    “為什么不讓提,沈冰云,沈冰云……”

    韓東發現只有一種方式能讓她不再糾纏一些掃興的事情,手便悄無聲息順著她衣襟又鉆了進去。

    夏夢僵硬,果然打住。

    韓東覺得不過癮,試探著去解除她胸口最后一層武裝。夏夢也不直接拒絕,就是幾番躲閃動作,弄的他火越來越大。

    但不好意思強來,只能任由呼吸加重,急頭怪腦。

    夏夢古怪道:“我告訴你啊,你今天最好老實點,我身體不舒服。還有,你再這樣,我明兒就不讓你睡這了!

    韓東愣了愣,什么意思,是說他今晚老實點,明天還能繼續睡這?

    夏夢不容他多想,轉開了話題:“韓東,我這張臉,肯定是不能上班了。你能不能替我去公司看看,跟黃莉一塊代我一天,我想休息休息……”

    “嗯,不行。我有事……”

    夏夢不滿道:“你成天都有事,瞎忙,到現在也沒見你做出什么成績來!

    韓東確實是有事,這幾天跟閔輝的對峙正到關鍵時刻,關新月一個人未必能處理好所有突發狀況。

    畢竟面對一個瘋子,什么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甚至閔輝帶人直接打到關新月辦公室都不一定。

    夏夢見他不為所動,不生氣,反而主動親了韓東一下,軟聲道:“老公,你就替我辛苦一下不行嗎,求你了……”

    她經常聽妹妹說,韓東吃軟不吃硬,讓她換招。

    也想過找機會試試,舍不下臉而已。

    今天就是個絕佳的機會,黑漆漆的,他看不到她的臉。

    韓東以為自己聽錯了:“你叫我什么!

    “老公……”

    夏夢開始也拗口,瞧他比自己還驚異,反順口了。

    “老公,你是我老公,我這么稱呼有問題嗎?”

    韓東渾身跟有電流亂竄差不多,麻酥酥的,不假思索道:“行,我代你一個上午!庇X得話太干,韓東補充:“最近真忙,我工作室出車禍的那個員工,知道是誰干的了。正想方設法把麻煩一次性解決掉……”

    “我理解,那我下午去公司!

    “嗯,好好休息一上午,應該會消腫了!

    說著,感覺懷里女人在笑。

    韓東怔了怔:“你笑什么!

    “笑笑還不行啊,要你管!

    韓東腦袋轉過了彎:“你給我下套!

    夏夢笑的太歡,臉就又疼,斷斷續續的:“你害死我了,疼……”

    韓東忍不住,也噗嗤笑了起來。

    “你有沒有良心!

    “好好,都別笑了,幫你揉一揉。別讓我再見到那三個王八蛋,見到了,看我不一一弄死他們,幫你出口氣!”

    聊著,說著,笑著。

    懷里漸漸沒了動靜。

    韓東能從呼吸基本分辨一個人是裝睡還是真睡,很顯然,這次夏夢是真的睡了。

    手無意識的放在她背上輕撫,覺得今天發生的一切都跟做夢一樣。

    好在是美夢一場,不想醒來。

    琢磨著,雙眼也打起了架。女人的發絲,撩在臉上的香味,比安眠藥都管用的多。

    早知道這么一次英雄救美,就能讓她轉變如此。提前跟鄭文卓等人商量一下,多配合來幾場便好了。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