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槍聲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氣氛,嚴峻的讓人呼吸不暢。

    同樓層的房客,偷偷觀察,連錄像都不敢。

    韓東朝余海濤走去。

    氣勢,牽一發而動全身。

    莫名的忐忑感讓余海濤疾喊起來:“攔住他,給我攔住他!

    他知道韓東這個人,打贏過譚勝,傷過周世龍以及其它幫里的兄弟。更讓人費解的是據說他曾用一支鋼筆,生生將人耳朵射穿。

    沒親眼所見,余海濤卻不認為這是夸大其詞。

    因為那個被傷到耳朵的倒霉鬼正是他手底下的小弟之一。

    猶記得醫院里對方提到韓東這名字時候,掩飾不住的恐懼,見鬼一般的激動。

    皮文彬深知韓東右肩有傷,不宜沖突。

    瞧混混蠢蠢欲動,他跨步到了余海濤身后。

    “你他媽的敢!”

    余海濤暴怒,抽出隨身攜帶的匕首,直刺過去。

    他殺過人,此情此景,連番變故,讓他理智早就不翼而飛。

    閃爍著寒光的匕首,讓人驚呼。

    韓東眼神驟縮:“小心!

    皮文彬早有所防備,表情稍獰,右手下垂,精準至極卡住了余海濤手腕。

    力道的較量,余海濤稍占優勢。

    可是,力氣往往并不能決定勝負。

    眼見匕首越來越接近皮文彬腹部,余海濤雙眼通紅:“去死!”

    而就在這當口,手間一麻,再掌控不了關新月。

    耳畔似乎聽到了風聲,余海濤力道一懈,只見陰影。腦袋嗡的一聲,神情恍惚。最后的意識中,看到了韓東那張無任何表情的面孔。

    森冷,凜冽,讓人如置身冰庫。

    甚至沒弄清楚對方是什么時間動的手,戰局已然結束。

    噗通!

    余海濤晃晃悠悠沉悶摔在地上。

    一群聽到余海濤指令的混混,在余海濤倒下之后,方才到了近前。將韓東,關新月,皮文彬圍在中間。

    道理,儼然沒辦法去講。

    這些混混也不給韓東幾人反應的時間。

    一張張面孔,充斥著興奮,殘忍等諸多情緒。

    他們全都是余海濤的親信。平素余海濤為人仗義,厚道。這些人對余海濤,甚至比對閔輝還要更尊敬。

    不知誰喊了一聲弄死他,二十幾個人,如蝗蟲過境,圍攏而至。

    關新月身體顫了顫,被韓東拉到了身后。

    皮文彬早被這幫人磨出了火氣,他跟韓東不是神仙,別說韓東還傷了一只手,就算完好無損,也肯定不是這么多人的對手。

    突圍容易,又哪能夠去做。

    關新月在,兩人除非把這女人丟下不管。

    躁動肅殺的氛圍,將皮文彬的耐性壓縮到了極致。

    槍支拉開了保險,隨時準備射擊。

    今天,不放倒一個兩個,只怕是麻煩大了。

    有人比他更快。

    尚未抬起手臂,皮文彬手一松,槍支到了韓東手里。

    “東哥!”

    皮文彬急促制止,根本來不及。

    砰!

    震徹整個酒店的巨響如炸雷般平地而起。

    那些正往前沖的混混,腳下瞬息像刺了釘子進去,慌忙趴在地上。

    驚叫聲不間斷在響,韓東回頭盯著一個剛拿起手機的普通人,微微搖頭。

    那人正準備錄影,嚇的手機啪嗒便摔在地上,關上了房門。

    如此兇險的局面,便在如此輕而易舉的一槍之中歸零。

    皮文彬仍不死心的想去搶回槍支,被韓東側步讓開:“文彬,今天是我的事,等會警察過來,如實回答。所有后果我來扛!

    槍支,一直都是限制最嚴格的武器。

    尋常情況下,便是警察,在非工作期間也無資格攜帶。

    一聲槍響,往大了說,能把整個國內輿論給掀動。便是往小了說,麻煩也非輕而易舉可以解決掉。

    韓東沒心思去琢磨太多,見到走廊盡頭歐陽敏姍姍來遲。他直言道:“文彬,去,跟歐陽一塊把今天酒店的所有監控刪掉!”

    待皮文彬離開,韓東手臂下垂,一個人看住了所有混混。

    耳畔,警笛發出的尖銳警報由遠而近,很顯然警察時候歐陽敏帶來的。不然的話,絕對沒這么快。

    感覺到了身后溫熱,他這才回頭看著關新月:“對不起,來晚了!

    關新月拼命搖頭:“不晚,不晚!

    話落,眼淚奪眶而出,緊緊抱住了韓東腰部。

    韓東眼中陰霾濃重,半響,輕輕拍了下關新月:“新月姐,先回房間換下衣服,順便把掌握的證據一并拿出來。既然趕上了,就把問題一次解決干凈!

    “嗯,你小心!

    關新月強撐住搖搖欲墜的心理防線,步履不穩的回房。

    只要閔輝能得到其該有的下場,她就算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

    夏夢今天心情特別的不錯。

    下午重安集團代理權的投標事宜,再不會產生任何變故。沒意外的話,明天她跟王運龍再見面,就能簽署合約,下一步便可著手全方面開始這方面的工作。她提前招聘了幾個業務專員,更多的事項則選擇了分包經營。

    簡而言之,就是中介公司類的性質?筷P系拿到代理權,以次分發給下面的小代理商,取差價。

    這意味著,前期資金只要能夠墊付上去,可觀的利潤便會滾滾而來。一直被人壓制的喘息不得的東勝,終于有了喘口氣的時間。

    所以,她難得給自己放了半天假,下午的時候陪母親跟妹妹一塊逛街游玩。

    商場中,男表專柜。

    夏夢正觀看著一些男款腕表。

    夏明明手臂墊在玻璃柜上:“姐,你吃錯藥了吧,竟然想起了要給姐夫買禮物?”

    “他過幾天生日!

    夏明明狐疑:“你連爸媽的生日都不記得,會記得姐夫的?”

    夏夢尷尬,進而惱羞成怒,一把將人推到了一旁:“管你什么事!

    她才不想解釋說是昨個無巧不巧看到韓東身份證,才發現的。

    “神經!”

    夏明明嘟囔一聲,指了指一個鏡面為深藍色的男款腕表:“那個不錯!

    夏夢瞥了眼表下一連串的零:“買不起!

    “我借你啊。這個真挺好,高端大氣上檔次。你自己說,姐夫幫過你多少,這么點錢都舍不得花啊。平時給自己買東西大方的不行……”

    “閉嘴!”

    龔秋玲適時插話:“小東昨晚又沒回來吧,干嘛去了!

    夏夢邊讓服務員拿腕表來看,邊隨口道:“他家里有點事,應該要住幾天!

    龔秋玲道:“你抽時間跟他好好聊一聊,那個工作室就別做了。我聽說他的一個員工前陣子被人報復入院,他自己也是這樣……太危險!”

    “他也不聽我的啊!

    “你好好的說,小東怎么可能會不聽!

    “對啊姐,你成天一張臉跟撲克一樣,是個男人都想跟你對著干!”

    夏夢有心也刺妹妹幾句,包里電話震動了起來。

    她隨手拿起,聽到對方說話的內容,臉色微變。

    電話是任小青打來的,說是韓東人在市警察局,讓她想想對策。

    她揉了揉額頭,讓服務生把表包起來:“明明,先幫我把錢付了,我回頭給你。有點急事!

    “什么事?”

    “晚會再說!

    夏夢應付著,步履匆匆。

    韓東人才出院老實了幾天啊,不知道又因什么事兒進了警察局。這家伙,難道就不能消停一些,總平白惹出一些爛事來。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