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八方皆動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韓東在市局的審訊室中。

    從昨晚被帶到這里,時間已經快過去二十個小時。

    不光他,皮文彬也同樣被鐘思影暫時拘押。

    槍聲,所造成的影響力讓任何人都不敢怠慢。這段時間內,酒店里面的事情化作無數流言,傳播出去。

    流言有好幾個版本。

    第一個就是說酒店中因為女人偷情,鬧出的事端。第二種說法是群體斗毆事件,乃至動用槍支。

    更詳細的,暫時不為認知。

    但即便如此,網上小范圍內也開始傳播起來。

    若非這等消息敏感,許多媒體不會輕易擅自報道,早在幾個小時內就會遍及整個網絡。

    辦公室中,劉建民跟鐘思影正在交談。

    他從昨天到現在,只睡了不足四個小時,焦頭爛額,眼中隱含血絲。

    預料到總有一天,韓東跟閔輝之間遲早撕破臉皮?山^對不想這么快。

    本來還打算和稀泥,應付到自己職位上調,把這難題交給下一任。而今,躲也躲不開了。

    他心有打算,卻并沒有開會讓大家公然討論。

    太清楚,市局里面到底有多少人跟閔輝關系莫逆,也太清楚這之間都牽扯到了什么。

    由著韓東起底,整個東陽恐怕都不得安寧。

    他抿了口茶,苦笑:“鐘教官,能不能請教一下,這件事該如何處理合適?”

    最頭疼的是那個叫皮文彬的,他想做什么,不得不提前跟鐘思影商量一下。

    再怎么說,也算是牽扯到了榮耀利劍的隊員。

    鐘思影能拿個主意,他反倒輕松了……

    “劉局長,我們只負責伍云奎案,這件事無能為力!

    鐘思影并不進套,打太極一般把皮球又踢給了劉建民。

    部隊里面的人情復雜不次任何場所,她雖性格使然,卻也不傻。

    至于皮文彬,愛如何如何了。他背后有整個皮家,自然有人幫著周旋,與她無關。

    劉建民試探幾句無果,眼見鐘思影要告辭離開,直言道:“鐘教官,眼下最麻煩的是那支槍的來歷。你務必要幫忙!

    鐘思影唇角上揚,聽出了他話里的意思。

    劉建民這是表明了立場,打算跟韓東皮文彬站在同一陣線上。

    略詫異看了這位東陽市局的局長,相貌并不出眾,可嗅覺卻敏銳的遠超常人。

    大多數人認為閔輝權勢滔天,對比起來韓東跟皮文彬簡直微不足道。

    也只有她以及少數人清楚,皮家以及韓東背后看不到的關系網,到底意味著什么。

    而她在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已然明白,閔輝這個地頭蛇會徹底栽個天大跟頭。

    “槍的來歷很正當,是我讓皮文彬搜尋伍云奎案兇手的下落。韓東開槍示警,并未殺人,也沒有監控可以證明他是什么情況下開的槍……就一點不用懷疑,他跟皮文彬所有的舉動都是出于救人亦或是自救!

    劉建民松了口氣,有鐘思影這番話,他就知道接下來該做什么了。

    鐘思影臨出門前,忽的念頭一動:“劉局長,我多說幾句廢話。東陽市這幾年名聲臭名昭著,跟閔輝這些地頭蛇有直接的關系,該整頓了!”

    劉建民猶猶豫豫:“證據并不充足……抓的那些混混,也沒人供述這背后的主謀是閔輝……”

    鐘思影嗤笑:“不充足?韓東所提交的那些錄音是沒辦法將人定罪,但只要你劉局長想,抓人還是沒問題的!

    說罷,她順手虛掩上了房門。

    劉建民心里掙扎,仍然沒辦法立刻下決斷。

    他的仕途,很可能在這件案子中受到致命的沖擊。

    只不過,緊接著來自政法委的一個電話,讓他搖擺的念頭堅定起來。

    有人實名舉報閔輝涉嫌殺人,qj,涉賭……

    省政法委親自打電話過來告知他這些,恐怕是一種態度。

    隨后,他依著提醒打開了電腦網頁。

    一則熟悉的的新聞,讓劉建民精神微震。

    這新聞有些年頭了,他印象很深刻。當年,至少不下幾十人目睹閔輝跟一對年輕兄弟發生爭執。

    一群手下,大庭廣眾的場合內,生生將人打死。殘忍到令人發指。

    劉建民當年在底下派出所任職所長,案子雖不是他所經手,卻注定這輩子也忘不了。

    這命案明眼人都知道是閔輝所為,可中途跳出來一個頂罪之人,主動自首坦明一切。警方拿不到更多關于這案子的證據,自然的也沒辦法奈何閔輝,只好把人給放了。

    事情之后,死了的那兩兄弟親人,也受到了騷擾脅迫,后來不得已同意私下調解,賠錢了事。一樁大案,就此消匿無形。

    那個替罪羊,因為自首跟“過失殺人”,被判了十二年。

    一年一減刑,估計現在都差不多要出來了。

    這是不可想象的,尤其對于警察這職業來說。

    堂堂的殺人犯,并且惡意殺人,竟然還能好端端的從牢里出來?蛇@種認知,在當年,多數人都選擇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甚至有媒體顛倒黑白……

    這都側面應證著閔輝個人的能量跟手段,也是劉建民現在仍如此忌憚對方的原因。

    那種鐵一樣的證據之前閔輝都可脫身,韓東等人又能怎樣奈何他!

    但,所有的疑慮,在看到新聞的那一刻,全部消失。

    這新聞多少年前在東陽廣為流傳,后被壓了下去。如今在這種時機由臨安權威媒體轉載,到底意味著什么!

    砰!

    劉建民手掌砸在了桌上。

    消散了多久的熱血,突兀涌了上來。

    他至少得讓所有東陽民眾看看,該怎樣做好一個警察?哪怕曾經畏縮過,今猶不晚。

    這案子,不單單影響他,影響到的是整個東陽警方。

    旦凡一個有良知的警察,如鯁在喉,寢食難安。

    深呼吸,點了支煙。

    劉建民拿起座機:“申請逮捕令,馬上抓人!

    對面一時間沒回過神:“抓,抓誰?”

    劉建民斬釘截鐵:“閔輝!”

    打完這個電話,他緊接著通知附近警方設防監視,避免閔輝有任何逃脫的可能。待一切安排妥當,他隨即趕往審訊室。

    從韓東被帶到這里,他幾乎不敢親自過去,怕見到那雙深不可測的眼睛。

    似乎,能鉆到人心底,讀出最真實的想法。

    但現在,他有了底氣。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