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戾氣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槍聲不明顯,可古立凡的慘叫聲實在太震耳欲聾。

    有人好奇轉頭,指指點點。

    想過去看看怎么回事,實在不舍得接近高潮的比賽。

    韓東也聽到了槍聲。

    從方向判斷,確定會是白雅蘭隨身攜帶的槍支打出的動靜。

    視線,模糊看到了車窗內一閃而過的女人,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槍,也能亂動么?

    在前線維和尚且有少許限制,更何況這是上京。

    心浮氣躁,冷靜到極點的判斷力也出現了波動。

    晃神之際,有拳頭在面前逐步放大。凜冽的風聲,在耳畔能聽到響動。

    沉悶,渾重。

    韓東駭然轉頭,躲避過拳頭之時,又一股危機感自腹下悄無聲息而至。

    不是神仙,身體也無法有效進行二次閃躲。

    手掌,本能下壓。

    沒辦法張開的右手,再無顧忌完全張開。緩緩流著的血液,瞬息涌出。

    噗!

    像是被一輛車子撞到,力道由手臂導入,他整個身體恍若沒了重量。

    盡管卸了些許力氣,仍身軀不穩,連續退步。

    亨利在這一分多鐘,早就被纏的不耐煩。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怎會不好好把握。

    右腿,弓步落地。由腰側發力,鐵柱般的左腿,直襲韓東頭部。

    驚呼,此起彼伏。

    韓東視線在轉換,右手在摔落之前,撐住了地面。

    沙石滲進傷口的劇痛,讓他面部肌肉微動。顧不上任何耽擱,手肘復墊,手掌揮出。一蓬砂礫飛往亨利面部。

    人在重重砸在地上之余,巧之又巧的避過了橫襲而來的腿部。

    緊接著,毫不顧忌形象。

    手肘一挑,身體滾出。

    這一切,快的突破了人眼觀察的極限。

    兩次要命的危機,雖狼狽,但韓東全部躲了過去。這是觀眾所看到的。

    亨利心里懊惱,手擋在眼前,被迫再次中斷攻擊。

    指縫余光中,更不可思議的是,那個叫韓東的退役軍官,竟然違背常理。在一秒鐘內,從地上如不倒翁般彈身站立。

    咽喉部位,針刺一樣的鋒芒感讓一直穩穩攻擊的亨利大驚失色。

    唰!

    手下壓,攔在了攻擊前段。

    只頃刻間,亨利意識到上當了。

    因為,對方的拳頭在距離他咽喉不足半尺距離的時候,化為手肘,沉悶砸來。

    匪夷所思的轉變,就好像這是肘法的起手式。

    開賽以來,亨利被迫第一次倒退身形。

    就算如此,仍舊沒能完全躲開。

    胳膊,被對方肘尖擊中。

    疼痛感不散,他慘叫捂住下巴,仰面跌倒。

    左拳。

    完全被對方右臂攻擊迷惑的亨利,絕料不到,攻擊竟會毒蛇一般精準刁鉆。

    咯!

    牙關撞擊聲,讓他眼冒金星。

    常年造就的打斗直覺,讓他在倒下之時一腳蹬出。

    韓東退,亨利倒。

    彼此暫時都好像失去了繼續攻擊的能力,一時間僵持。

    滴答!

    韓東手間液體不再受任何控制,生命宛若進入倒計時的秒針。每一滴鮮血,是一秒鐘。

    并不穩定的身體,暈眩感如期而至。

    視線,漸漸模糊。

    亨利嘴角掛血,牙齒有兩顆隨時都要脫落?上鄬Χ,這種程度的傷勢,更激起了他心里兇厲而已。

    忍住負面情緒,他還是先一步開始進攻。

    韓東意志如鐵,這是在他能控制自己的狀態下。疼痛能忍,最原始的身體規則卻根本不是意志力可以解決的。

    三分鐘。

    他三分鐘內再不處理右手傷口,極有可能會出現失血過多,因而導致未知后果。

    可是,沒有時間。

    對白雅蘭的擔心,自己身體素質急退的焦躁。

    都讓他感受到了死亡臨近。

    如此不好的感覺,即便是在維和戰場上,也并沒感受到過幾次。

    他不敢再任由亨利近身。

    對方抬步,他提前開始退。

    中途,刺啦一聲,襯衫扣子盡皆撕裂?斓讲豢伤甲h褪下,在右手上纏了一圈。

    沒有任何停頓,竭力一拳,正砸在亨利揮來的拳頭之上。

    一觸而收。

    韓東雙眼染上了一抹紅色,麻木的右臂恍若變成了機械。在胳膊垂下的片刻,再度打出。

    沒有任何遮掩的上身,隨著力道,不明顯的肌肉線條起伏。

    前身之上,數道駭人的傷疤,清晰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背后,那條曾被硫酸毀掉的眼鏡蛇,像是活了過來。

    這種狀況下的韓東熟悉而陌生。

    每一個跟他一塊并肩作戰的軍人都會熟悉,但每一個熟悉他的都會變得陌生。

    沒有防守,只有招招斃命的進攻。

    咽喉,眼睛,太陽穴。肋下三寸,心下兩寸……

    亨利忽的激靈打了個寒顫,主動進攻的所有招式,全部放棄。

    手忙腳亂的把心思放在了躲避上。

    氣勢弱,其實已然是敗了。

    在所有人眼中結果也是如此。

    不清楚下一秒鐘戰局走向,可韓東所表現出的東西,沒人會認為,亨利能夠再奈何他!

    一道道的疤痕,意味著一道道的榮耀。

    在韓東的身上,想象不到究竟發生過什么。

    恍然間,有人熱血輕而易舉的被韓東帶到了腦際。

    自己,根本就沒有資格以看戲般的姿態,去觀看一個孤膽英雄與人以命相搏。

    這本是可以避免掉的。

    徐清明手指動了動,看向了蔣沂南:“算平手如何?”

    他隱約有種顧忌,顧忌韓東會在今天出什么不測的意外。

    如果是這樣,這個攤子,他可能真收拾不了。

    蔣沂南看到了遠處正信步走來的白雅蘭,完完全全的被吸引。機械點了點頭:“結束吧!”

    杜明禮聞聽如此,迅速跑到了俱樂部工作人員身邊……

    哨聲,尖銳響起。

    心理狀態完全崩潰的亨利,擺手大喊:“NO,NO!”

    韓東跨出去的腳步,踩在地上,扎進了砂礫之內。

    所有的力道,隨著哨聲被抽離身體。

    一切,都好像靜了下來。

    虛無的視線中,白雅蘭正推嚷著別人,往這邊趕。

    韓東沒動,或者說他動一下,就有可能直挺挺摔在地上。

    白雅蘭嗓子凝澀,堵不住一腔戾氣。

    上前,抓住韓東手臂,轉身離開。

    還在慘叫的古立凡,驚恐猶存的亨利,跟她打招呼的蔣沂南,以及無數道目光全部視若未見?墒,誰擋在她面前說哪怕任何一句話,不敢保證會不會想要扭斷對方脖頸。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