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原則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俱樂部方面因古立凡受傷,有意攔下白雅蘭,也已經打電話報警。

    但是,也沒人敢上前去當著這對男女離開,只能跟在身后。

    蔣沂南想要上前打聲招呼,最終因白雅蘭狀態,放棄打擾。

    看著兩人越來越遠的背影,失望如影隨形。

    他是從美國回來,從機場上碰到的白雅蘭。

    第一眼的印象,就覺得對方十分特殊。身上隱藏著的孤傲,冷僻,一切的一切對他都是謎。

    他以前到現在,身后不知道跟了多少個女人。

    可,就是在第一眼,完完全全的被白雅蘭吸引。

    厚著臉皮上前打招呼,跟個情場小白一樣去費盡心思索要電話號碼……

    之后,聯系過幾次,也吃過幾頓飯。白雅蘭對他的態度,也愈見自然熟絡。

    可他感覺的到,女人對他沒有尋常女性眼中的炙熱。他一些話也憋著,不敢輕易吐露。怕太著急,唐突佳人。

    在這里碰面,實屬意料之外。

    很少妒忌過別的男性,此時,分明有些妒忌那個叫韓東的人。

    白雅蘭跟他,關系看似并不普通……

    情侶還是什么?

    見兩人上車,車子轟鳴中行駛離開。

    蔣沂南這才收回心思:“清明哥,哪兒請來的高手?”

    徐清明同樣還沉浸在剛才的氛圍中,暫時受著影響。頓了頓:“小杜的哥們!

    杜明禮亂糟糟的,強打精神:“蔣少,以后再說,我得過去看看!

    說著,小跑上車,也忙跟上。

    而這會,俱樂部方面人員商議了一下,派人來到了蔣沂南跟徐清明面前:“兩位,今天……”

    指的是比賽結果。

    俱樂部這種賽事成立了差不多兩年時間,今天這種打平的情況,是第一次。很難處理,需要協商結果。

    蔣沂南懂對方意思,瞥了亨利一眼:“我覺得改天應該再抽時間打一場,清明哥認為呢?”

    徐清明搖頭:“我不玩了!

    話落,提高了聲音:“各位,今天的比賽就以平局收場。由俱樂部方面把錢退還給大家,我個人出全部稅率怎么樣!

    他的話,在這里很管用。

    更何況比賽看了,錢還能全部退回,實在沒必要再糾結什么。

    議論中,很多人出言附和。

    蔣沂南沉吟了片刻,看向不疾不徐安排一切的徐清明。

    其實,真的再打。他覺得亨利的勝算為零。

    今天都看得出,那個叫韓東的右手,在比賽之前肯定受過傷。且亨利眼中的忌憚跟猶豫他也看的一清二楚,他估計沒勇氣跟韓東再進行第二場。

    真論起來,他這邊輸了。

    但徐清明,給他留足了面子。

    等了會,見討論聲變小,他掏了支煙遞給徐清明:“清明哥,這樣,我等幾天讓助手拿出個方案給我,咱們再好好談一談!

    徐清明接過點燃:“好!”

    這時,救護車尖銳的鳴叫聲由遠而近。

    捂著耳朵,也止不住鮮血的古立凡,被人攙扶著上了車。

    徐清明眉頭至此時方頻繁跳動。

    槍。

    圍觀古立凡的一些人,有人說到了這個。

    難怪剛才聽到了一聲很怪異的動靜,白雅蘭竟是動用了槍支。

    便是警察,公然開槍對付古立凡,恐怕也不會那么好交代。

    ……

    韓東在被白雅蘭送往醫院的路上,人便不由自主陷入睡眠。

    纏在手上的白襯衫,完全被鮮血浸透。

    白雅蘭將車速放快,再放快。

    對于頻繁響起的手機,沒有任何精力去接聽。

    不用思考,也能想到局里面打電話是什么事情。

    無非是對古立凡開槍,驚動了一些人。

    她對此基本不放在心上。

    首先,槍是合法的,開槍也有足夠的理由。

    就算是因為一些不可逆的因素,她會被降職,或者將她從警局除名。

    也沒關系了。

    她本來對警察這職業,興趣不太大。

    相對而言,如果不是傅立康執意把她舉薦給緝毒局。她很想做個閑人,去東陽,或者是其它地方走走轉轉看看。

    到醫院。

    攙扶著明明已經沒力氣走路,卻還能笑出來跟她說話的男人走了進去。

    韓東傷勢不重,失血過多導致的身體虛弱而已。

    大夫給包扎了一下,她接著就扶著人去病房。

    若非顧念他現在碰一下就倒,白雅蘭甚至想將人丟下,轉身離開。

    他為別的女人去做這些,收拾爛攤子的人是她。

    這種失落,不知道該怎么排解。

    但,注定是克星。

    將人扶到床上,看他沾床就睡,看他臉色極端蒼白中夾雜著蠟黃,犯賤般心又軟下。

    坐在床頭,寸步不離。

    一如當初他為了取得毒梟信任,幫對方擋槍。也是這么昏迷般躺著,她坐在身邊,任由時間流淌。

    眨眼,中午。

    白雅蘭精神也開始慢慢疲倦。

    手機再次震動之時,她不耐煩接起走到了門口:“什么事!

    對面,愕然。

    半響才苦笑出聲:“小白,什么事你不知道啊。古家的那個公子哥是你傷的吧,真行……”

    打電話的是傅立康,這本不屬于他職責范圍。是緝毒局跟警察局那邊,都聯系不上白雅蘭,他不得已只能出面。

    白雅蘭靠著窗口:“沒錯,人是我傷的。他要搶我槍支,我當然要開槍!

    “你少來這套,開槍之前,你有沒有將身份告知對方。他知道你是警察,敢這么放肆!”

    “老傅,情況緊急啊,我也沒辦法。四五個彪形大漢,我一個弱女子不開槍怎么打發!”

    傅立康氣的胸悶:“你就等著吧,看這次警方那邊怎么處理你!

    “愛怎么處理怎么處理,管我屁事!

    傅立康滯聲:“這個我先不追究,小東又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回事你去問他,我不知道!

    “你把電話給他!

    “人死了!

    傅立康怒急:“我看等會警察過去抓你的時候,你還會不會這么硬氣!

    “要抓你老傅安排的人,不得給你打聲招呼啊!

    眼瞅著要把人氣暈,白雅蘭緩了緩口氣:“你也別瞎操心了,那個古立凡是前兩年因qiang奸罪被抓進去的貨色。三年的刑期,不到三個月就被放了出來。他敢咬著不放,我讓他再住進去三十年!

    傅立康沉聲:“就算是這樣,你做事能不能多點顧慮。這不是你在境外的時候,想如何就如何!

    白雅蘭漫不經心:“用不著你教我怎么做,左右我對這個副局長也不感冒。你直接跟警方打聲招呼,放開我得了!

    啪!

    沒辦法交流的傅立康,撂了電話。

    起伏著的胸口,慢慢平息,進而無可奈何。

    氣歸氣,爛攤子卻還是要幫著收拾。

    他原則是非原則性問題,不用考慮原則。別說白雅蘭只打掉人半只耳朵,就算將古立凡那種敗類打死,他也勢必會出面盡力周旋。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