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主動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車內,瞧著傅立康又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司機苦笑不止。

    這倆人,每次談話總不歡而散,幾乎要成了定律。

    不過也不難想象,觀念不同,發生分歧再所難免。

    傅立康沒錯,他一切為了國家。

    韓東同樣沒錯,一個年輕人,在部隊期間能熬如此之久,已經很不簡單。

    總不能拿自己的意愿去強加給別人。

    畢竟,有人來,有人走。有人愿意留,有人厭惡。

    傅立康好半天才緩了口氣,又盯了眼越來越遠的韓東,掩飾的瞥向窗外。

    司機明明知道他心思,沉默開車,沒去打擾。

    好半天,傅立康一支煙抽完之后問:“有沒有覺得那小子現在特別不對勁……”

    司機點頭:“狀態差,精神萎靡!

    傅立康稍愣:“你抽時間查一下,看他是不是碰到了什么困難,能幫就順手幫他一把!

    司機好笑:“您剛才還罵他!”

    傅立康亦莫名笑出聲來:“丟人現眼!

    說罷,整了整表情:“今天抓的那個劉慧云,你全程代我處理,趙文先那個老東西不親自出面,人別放。另外,讓她吃點苦頭……這種敗類,活的簡直是太容易!”

    司機心領神會:“您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

    他跟了傅立康那么多年,只言片語中,基本能猜到他的意思。

    趙文先,也就是劉昆侖的岳父。雖然跟上京軍區不屬于一個系統,但是,也屬人人忌諱的那種角色。

    也就是說,除了他之外,任何人來求情面子都不用給。

    非得逼著趙文先主動打招呼,然后大家客客氣氣的一起下臺階,小事化了。

    ……

    韓東還坐在原地。

    昏昏沉沉,乏力不堪。

    他真是動彈一下的心情都欠缺,渾然不知時間流逝。

    面前,有陰影。

    他抬起頭,發現是一個女人。

    跟很多參加酒會的女人不同,她沒穿晚禮服,就一身簡簡單單的休閑裝。

    淺色的衣服,略顯寬松。

    可完美的身體曲線,反若隱若現中更為直觀。

    一雙眼睛,對上,就會輕而易舉的陷入。透徹,不見任何雜質。

    江雨薇,身上自帶著一種不屬于凡塵的氣質。

    若韓東平時見到她,不免會過多計較自己身上穿著是否有何不妥。反而是今天,本身跟個乞丐相仿,倒是能夠靜下心來,坦然面對。

    “你是軍人?”

    江雨薇笑著主動伸手,像是要拉韓東起來。

    韓東觀察了下自己手間污垢,沒敢去碰燈下白皙到接近透明的手掌。起身招呼了一句:“江小姐!

    江雨薇自然收手,雙手隨意背在身后:“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

    韓東不明其意,兩人充其量見了一面,她似乎沒有任何理由過來主動找自己。停頓了下回答:“是,以前是軍人!

    江雨薇眼睛眨了下。

    在廳里她就對韓東進行過打聽。

    知道他剛退役沒多久,好像在部隊的職位還挺神秘的,不然的話傅立康不太可能因為他專程趕到這解圍。

    韓東心情不佳,抬手掃了眼時間,消極的情緒跟乏力的身體,讓他一秒鐘都不想多呆:“江小姐,我先走了!

    江雨薇錯愕,這家伙前幾天還堵她車子,索要簽名。今天她主動來找,他反而不愿多聊。

    難不成是欲擒故縱。

    可眼看他真的轉身,毫不遲疑。忙抬步跟他并肩:“我有件事想問問你!

    韓東吐息:“有事下次見面再說吧!

    江雨薇好氣又好笑,上前攔住了男人:“我說你這人太沒禮貌了!

    “我并不認識你!

    韓東微皺眉頭,想繞開她。

    江雨薇亦步亦趨:“找你打聽個人!

    “說!

    見他如此不耐煩的表現,江雨薇也起了些怒意。

    可堂弟的事情太過于重要,她強忍住煩悶,接著道:“你認不認識一個叫江文宇的!

    韓東表情稍變,眼神也驟然縮緊:“你打聽這個干嘛!”

    “我是他堂姐……”

    江雨薇見他好像真的認識,忙表明身份。

    但下一秒鐘,韓東就微微搖頭:“我不認識!

    江雨薇好容易得到點消息,哪肯就此放韓東離開。索性對司機擺手,趁韓東打開車門,先一步坐了上去:“你手傷了,我幫你開!

    假惺惺的關心,讓韓東眼睛逐漸變得奇怪。

    江雨薇雞皮疙瘩都要被他看了出來:“你看什么!

    “我覺得你挺漂亮的!

    江雨薇無動于衷:“你不用在這裝腔作勢,我知道你一定認識江文宇!

    “他給我看過一張照片,很像是電視里面的特警裝扮,六個人,其中一個就是你。不知道你還有沒有印象!

    韓東并不懷疑她說話的真實性,可惜,保密條款里。這種事,他注定不可能泄露出去。

    稍有差池,倒霉的就是江文宇的家人。

    他確實認識江文宇,不但認識,關系還極好。

    當然,每一個共同執行過任務的戰友,都是鐵打的交情。

    如果任務沒有變動的話,江文宇現在應該還在境外執行維和任務。

    只讓他覺得奇怪的是,茫茫人海,江雨薇竟然能夠靠一張照片斷定出他的身份來,并且兩人還能再次見到。

    命運之奇妙,實在難以揣摩。

    更重要的,她這種辨人能力,比之一些專業受訓過的人還要夸張。

    一雙眼睛,唇形,身形。

    靠著這些簡單線索,在第一次見到他之后,就能確定身份。連韓東都覺得匪夷所思。

    天才,果然是處處不同尋常。

    感慨著,韓東更不愿意與她接觸:“你再不下車,我不客氣了!

    江雨薇轉頭,看的讓人幾乎無所遁形。

    像沒聽到韓東的話,自顧說:“你上次不是想拍我照片么,你告訴我江文宇的消息,我同意讓你拍照!

    “裸照?”

    江雨薇臉色轉紅,微怒:“有點做人的底線行不行,就你也配做小文的戰友!”

    “不拍就馬上下車!

    韓東側身打開了車門,直言驅逐。

    江雨薇今年已經三十二歲,她的經歷跟心性,讓她已經很長時間不會為什么事情著惱,糾結。

    現在,真正被面前這個年輕人惹惱了。

    “你……!”

    韓東打斷,指了指外面:“我數到三,再不下去,你今天別想離開!

    江雨薇沒有失去理智,直覺,這年輕人好像在故意掩飾什么。

    因為他眼里并沒有慣常男人看她的那種猥瑣。

    忍著不安,急促追問:“他還活著么?我伯母人已經要瘋了!你告訴我,當我欠你一個人情!

    韓東煩躁至極,腦中不約浮現出了那些曾去部隊認領戰士遺體的家屬。

    那種絕望到極致的感覺,讓他一度日夜難眠。

    另一方面,保密協議又絕對不能讓他吐露任何江文宇的消息。因為,他盡管相信江雨薇會是江文宇的堂姐,也并沒有十足的把握跟證據去確定。

    萬一,碰到居心叵測之人,他是在害人。

    江文宇跟現在的他不同,江文宇在役,并且在韓東被調走協助白雅蘭之后,他接管了韓東手中的所有事務……

    維和,早就變得復雜化。江文宇面對的那些人,也皆是無所不用其極。

    所以,每一個特殊的軍人跟家屬之間,在退役之前基本不可能有太多的聯系。消失一年,兩年,三年,甚至十年者也絕對不在少數。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