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心結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理智歸理智,讓他就此絕情離開,又哪能輕易辦到。

    假若真如江雨薇所說,江文宇的母親念子成疾。他繼續隱瞞,過意不去。

    這不是他想看到的,也絕對不是江文宇想看到的。

    反復不定中,韓東道:“你們要找江文宇為何不去部隊打聽?”

    “去過,不止一次的去。開始是糊弄我伯母說快回來了,說那邊電話沒信號……我伯母始終半信半疑,加上時間越來越久,就認為部隊騙人,可能是出了意外……如果不是我伯父攔著,她恐怕早就鬧到了軍區!

    “我理解你為什么不肯談我堂弟。但若你們之間關系真的不錯,能眼睜睜看著我伯母這樣下去嗎?”

    韓東喉結動了動:“你下車,把電話留給我!

    江雨薇半信半疑,可也不適合繼續逼問,猶豫著報了一連串號碼給韓東。

    能看得出來,這人不太可能直接告訴她堂弟的消息。

    估計是需要請示以前的領導之類的。

    她繼續纏著他也是沒用,不如再等幾天。

    香風寥寥。

    隨著江雨薇下車離開,車廂內,重新回復冷寂。

    啟動重新啟動之際,韓東拿起了手機。

    他是要問一問傅立康該怎么做。

    用人簡單,至少,是不是得給人一個交代。

    江文宇有犧牲精神,愿意去境外那種復雜環境?扇诵运,所謂的保密條款在這種事情上對家人是何其殘忍。

    死了還能見到尸體,也絕了念想。生不見人才是最殘酷的折磨。

    傅立康對這件事印象很深刻的,剛聽韓東說,就想了起來。

    沉吟著,嘆了口氣:“小東,既然找到你了。就盡快抽時間去文宇家里看一眼,安撫一下他父母……”

    保密條例是死的,傅立康的心卻不是死的。

    部隊現在不管怎么解釋,在人家長面前都是騙子。怕也只有韓東這種“其它”人去安撫,才能真正起到效果。

    至于有沒有可能泄密,他相信韓東,更相信江文宇的家人會理解。

    韓東淡聲道:“我去看看可以,怎么說?人家問我今年她的兒子能不能回家,你讓我怎么回答!

    “那邊任務差不多了,我目前正計劃把人往回撤。年底之前,不出意外,江文宇會有一段假期!

    又是不出意外這種左右搖擺的答案。

    韓東明知道他這么說沒問題,心里卻抵觸到無以復加。

    每一次都是如果不出意外,如何如何。事實是,出意外的幾率遠遠超出了不出意外的幾率。

    常人,可能根本不理解,安定的今天背后還有多少人在默默付出。

    但韓東清楚,整個國內,僅軍人警察這兩個職業,每年犧牲的人數在三萬人之上。

    怨氣叢生,但沒辦法再因為這種事情把怨氣往傅立康身上撒,韓東也不再忍心。

    低聲說了句注意身體,結束了通話。

    回到家,時間已然不早。

    韓東根本沒有任何的睡意。

    洗過澡后躺在床上,雙眼凝固一般的盯著臥室頂部造型,念頭萬轉。

    具體煩躁什么,說不清楚。

    就是被一種奇怪的狀態環繞著,走不出來。

    一幕一幕的畫面,在腦袋里蟲子一樣的亂鉆。

    人力量真是有所極限,到近前卻麻繩一樣,扯不清楚。

    他想幫夏夢把公司做起來,不想她成天因為這個煩惱。他想幫白雅蘭盡快把手頭的案子解決,讓她能全身而退。他想再遇到古立凡,劉慧云那種人,不再被動受制于人……

    這一切,都是一重又一重的壓力。

    甚至很少會后悔什么事情的他,在后悔東陽的時候,為何沒靠著本身部隊留下的關系,早些做打算。

    因為,他的原則,沒人看得見,也得不到理解;蛘哒f,一個挫敗者的任何一切,都不可能會得到其它人的認同。

    既然這樣,還守著這些可笑的東西干嘛。

    慣性的軍人思維,本性思維。讓他前所未有的清晰認識到,這些,都要拋開。

    人情冷暖,全是生活。

    他改變不了別人,只能是改變自己。

    早就已經不在部隊,他一個俗人,也不必標新立異。

    ……

    次日,韓東聯系了江雨薇。

    晨起的朝陽,也讓他整個人煥然一新。

    洗漱,換衣。

    他不會被任何困難擊倒,心里,也在一夜之間理順了自己需要做的事情。

    人力有時窮,那就盡力為之。

    第一步,他就必須要幫夏夢把公司做起來。

    既是為了這場特殊婚姻的價值所在,也是變相反擊那些用錢,用權,意圖左右他和夏夢的任何人。

    外頭,江雨薇已經等在門口。

    她今天還有工作,可在接到韓東電話的時候,還是讓她馬上拋開了所有事情。怕他反悔,最快趕了過來。

    原地等了大約十分鐘左右,江雨薇對韓東的印象一降再降。

    她沒有等過任何人,從來都是別人等她。

    如果不是牽扯到自己家庭,江雨薇連跟韓東多說一句話的心情都欠奉。

    兩次見面,都不愉快。

    更加讓她別扭的是,她看不懂韓東,完全看不懂。相處起來也十分被動別扭。

    最開始認為他是個有心計的粉絲,再見面懷疑他是不是男人……因為只要是男人,江雨薇還沒碰到過對她如此沒有禮貌者。

    二十分鐘,江雨薇欲要打電話催促之時,終于見到了男人的身影。

    身材消廋,臉色還是不太好看,包括穿著,都簡單的像是大街上隨處可見的休閑裝扮。硬說有惹眼的地方,就是走路姿態挺好看的。而且,氣質上跟她前兩次碰到的韓東似乎有所不同。

    這種氣質最直觀體現的就是眼睛,凝聚,明亮。不再如昨晚一樣,渙散,無神。

    韓東隔著車窗同樣看到了她,遠遠就揚了下手,加快了些步伐。

    他對昨晚的事印象深刻,也覺有些歉意。

    很缺風度跟分寸。

    上車,坐上副駕駛。韓東這才笑著道:“江小姐,昨晚實在不好意思,千萬別跟一個醉鬼計較!

    江雨薇收回視線,淡漠回應:“我可不覺得你是喝醉了!

    不想扯閑話,她直接問:“你見我伯母,應該是打算告知文宇的下落對吧!

    “是,我跟江文宇是朋友,也知道他在哪?”

    “他沒事吧!”

    “當然,如果他遇到意外,部隊沒有任何道理瞞著家屬。你們,把部隊想的也太黑暗了些!”

    江雨薇徹底松了口氣:“太好了!

    韓東看她不像是裝出來的關心,側著身體,手臂墊在了座椅上。

    眼睛,毫不掩飾的看著江雨薇美不勝收的側臉:“我真沒想到,你會是江文宇的堂姐。他黑不溜秋的,實在讓人很難跟你這種大美女聯系到一塊!

    江雨薇略諷刺道:“我也沒想到,文宇這么一身正氣的人,會有一個流氓般的戰友!

    “他也很流氓,你沒見過而已!

    察覺女人并不想搭理自己,韓東暫停了交流。不過也就片刻,他又繼續找話題進行聊天。

    “雨薇姐,看文宇的份上,你能不能也幫我一個忙!”

    江雨薇眉頭動了動,這聲突然轉變的稱呼,讓她像是吃了蒼蠅一樣。

    這家伙,自己什么時候跟他熟悉到,讓他會這么稱呼自己。

    擔心伯母身體,更擔心韓東中途變卦。忍著不快道:“什么忙!

    “我妻妹真是特別的喜歡你,你哪天如果有機會去東陽,能不能務必見她一面!

    “就這么簡單?”

    “對你來說簡單,對她來說,是一個愿望!

    “我答應你!

    江雨薇干脆答復,又截住了話題。

    韓東則順勢拿出手機,趁她不注意,拍了幾張她開車的照片。

    江雨薇斜了一眼,對韓東印象又有所改變。

    這人,不但吊兒郎當,臉皮還十分厚實,當之無愧的兵痞德性。

    不經別人同意就胡亂拍照,竟然還能一副理所應當的表現。

    韓東收起手機,對視著:“雨薇姐,你別用這眼神看我。我保證不會拿你照片做壞事!

    壞事?什么壞事?

    江雨薇不是聽不懂這種帶著葷意的惡趣味玩笑,強迫著不去動怒。告訴自己,等見了伯母,把話說清楚,倆人以后就再也不會有交集,自然也不用如此刻意壓制著去發火的沖動。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