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酒店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東陽國際,位置在東陽市中心。

    在一眾大廈林立的建筑中,東陽國際四個字仍是燦然生輝,獨占鰲頭。

    這里談不上銷金窟,但消費上比一些真正的銷金窟絲毫不差。

    拿里面的中餐廳來說,一個普通的包廂,最低消費都在兩萬元之上。更甚,有人在這里一頓飯,揮霍出去了幾十萬。

    新聞上之前經常報道這個,只是這些負面報道并沒對這家酒店型的美食城造成沖擊,名氣反而越來越大。

    品位。

    主打的便是品位,不管是酒水,食物,食材,全都是最頂級的。

    也因而,有點錢,要面子的人。在接待一些重要客戶,朋友之時,大多數會打腫臉充胖子的來這兒。

    韓東一行人訂的包廂是中餐廳的一個中包。

    韓玉龍對這里儼然十分熟悉,主動的安排,在前面帶路。

    能看出來,這對母子回東陽時間不久,吃住,怕都是在這家酒店里面。

    注重享受沒錯,可韓東清楚,他這個姑媽在美國工作雖然不錯,月薪其實也就三五萬美元。姑父做生意,收入要更高一些。但也只能說是高收入家庭,距離真正的富翁還有一段距離。

    不然韓玉龍也不可能大老遠跑來投奔韓蕓,找她幫忙拉投資。

    韓東粗略算了一下,這母子倆每天吃住在這,估摸著回國這段時間,至少是幾十萬出去了。

    想著,倒也懶得去想。

    這跟他沒關系,他的話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杜麗對韓東印象挺好的,從進酒店,就一直在熱心給韓東介紹,主動攀談。

    不說愛屋及烏,她也覺得這個以后可能是她兒子的年輕人不太尋常。并且,一家人,她是真心的想跟韓東處好關系。

    進去包廂。

    忙著張羅的仍然是韓玉龍。

    先自作主張點了幾個菜,然后把菜單遞給了韓蕓:“小姨,您看看還想吃什么!

    韓蕓抬了下眼睛,沒接:“玉龍,今天你舅舅最大,讓他先來!

    韓玉龍愕然,臉上稍帶尷尬。

    韓岳山不計較細節,忙圓場道:“沒事,沒事。我胃口好,你們點什么,我吃什么!

    韓蕓不置可否:“玉龍,你以后在z國呆的時間會很久,人情世故慢慢要學一學。這里跟美國不一樣,今天咱們一家人在這吃飯,缺點分寸沒有關系。但如果跟別人一塊,記著菜單首先要給席間最主要的人!

    韓淑儀不太高興:“就這么點事情,少說幾句行嗎?玉龍又沒在z國生活過!

    韓蕓裝沒聽到,也不想爭執。

    她計較的不會是一個菜單先給誰的問題,而是韓玉龍眼里根本就沒韓岳山這個舅舅的影子。

    外甥來這干嘛她一清二楚,投資問題她也已經幫忙解決掉。之所以現在還故意拖著,單純是看不慣外甥為人做派。

    不缺禮貌,風度翩翩,表面上是這樣。

    實際上,完完全全瞧不上z國,更瞧不上韓岳山這個一窮二白的舅舅。

    要來這里賺錢,發展,實現夢想。又抱著排斥,厭惡的心思。豈不是自相矛盾。

    韓東對席間微妙的氣氛如若未聞。

    他就想把這頓飯應付過去,早點去理順關于東勝的那些亂七八糟的麻煩。

    姑媽這邊隨時可以介紹投資商,金融方面的專員。他不管是繼續經營東勝,還是要做其它的。首先必須拿出一整套足以說服別人出錢的方案。

    韓東不懷疑姑媽介紹的人,看面子上,多少也會投一些。他是不想讓別人以施舍,應付姑媽的心態來面對他。

    琢磨著,酒菜逐漸上來。

    很豐盛,同一種食材,這里做出來,外觀上頗費心力。

    不倫不類的是,明明最正宗的中餐廳,也夾了些和牛,生魚片,牛排等日料美料。

    他對吃不挑剔,畢竟有段時間,逼不得已的情況下,真正的風餐露宿也熬過來了。

    只面對眼前價格昂貴的菜點,幾乎產生不了食欲。

    許多菜味道都很怪,一筷子下去,就絕了吃第二口的心思。

    韓玉龍飯間,關注點基本在韓東的身上。

    他自己認為,身份要比這位表哥高了好幾個層次。不理解的是不管他怎么去討好韓蕓,提到這位表哥,韓蕓眼里都好像有光。

    那種最隨意的親切,是真正的認同。

    韓東感覺敏銳,抬頭間跟韓玉龍視線撞在了一處。

    是表兄弟,可彼此沒有好感,也沒有交集。

    詫異他看自己干嘛,韓東隨即斂了目光,視若無睹。

    吃著,口袋里手機震動。

    韓東拿出來看了眼,是夏夢打來的。摁了接聽,他道聲歉,暫時離席。

    打電話也沒什么事情,就是因為夏夢沒辦法過來吃飯。出于禮貌,想讓韓東把電話給韓淑儀,聊上幾句。

    韓東笑著在走廊點了支煙:“有事就說,打什么幌子!

    夏夢被一語點破心思,無語道:“你這種精明勁要是用在生意上,早發財了!蓖A送#骸肮脣尣灰苍诿,投資的事你跟她說了沒?”

    “說了,她答應幫忙。你這樣,提前把方案準備一下,我這兩天找機會就跟人當面談一談!

    夏夢先是驚訝韓東辦事效率,緊接著狐疑:“你談?你對東勝連了解都不了解,怎么談?”

    “誰說我不了解!

    夏夢無言以對,不再糾結這個問題。

    誰談都無所謂,資金有著落最重要。她還挺相信,以韓蕓的關系網跟對韓東的關心,介紹來的資金肯定靠譜,韓東出面反而比她還要合適。

    “對了,我上班后又聯系了一下重安那邊的人,調查組這兩天就要過來了……”

    韓東插話道:“別多想這個,做最壞的準備就好。該來的,躲也躲不開!

    夏夢愣了一下:“我本來沒覺得這是什么大事,你是存心要讓我睡不著!

    韓東正待回應,眼角余光注意到有幾個熟悉的人影從電梯里走了出來。

    七八個人,說說笑笑,衣著都很光鮮。

    當初因為東陽世紀城項目拆遷,韓東跟區里以及市里的一些人打過交道,見過面。

    認出來走在最后面的中年男人正是城中區的區長,前面的好像是東陽市的副市長。叫什么,實在是想不起來。

    這并不是讓他關注的原因,讓他關注的是,這些人里還有另外一個熟悉的女人。

    關新月。

    從閔輝事件落幕以后,韓東就沒再見到過的那個女人。

    期間,有過幾次電話聯系,交談次數寥寥。

    沒想過,能在東陽國際巧合碰到她。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