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爭論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關新月顯然也未想過可以在這里碰到韓東。

    抬起頭,不禁笑了起來。

    跟同行之人打了聲招呼,快步往前。

    她今天過來是談生意的,更嚴謹的說是生意早已經談攏。來這里吃飯,再討論一下細節問題。

    閔輝出事以后,她等于是一場大病痊愈。早前就接觸的合作,總算可以全無顧忌的放手去做。

    如獲新生一般的感覺,讓她充滿了斗志,向上,野心。

    而這一切,她全然沒忘掉韓東在中起到的作用。

    感激之情,讓關新月一直在試圖接觸韓東,想幫他一把,也算是還掉這個人情。

    可惜,韓東似乎并不怎么愿意接觸自己。每次請他吃飯,都有理由婉拒。打電話,關新月也能察覺到他聊天中有所保留跟刻意生分。

    如此絞盡腦汁去接觸男人的感覺前所未有。但也是奇怪,越是如此,關新月反越信任韓東人品,越想接觸。

    “東子,這么巧啊。我記得前幾天你還在上京,什么時間回的東陽……”

    笑盈盈的,關新月站定,自若招呼了一聲。

    韓東收起手機,邊回應邊打量著她。一段時間沒見,女人身上少了許多柔弱。笑容,都顯得十分自信明朗。

    一身黑色的職業女士西服,跟雪白色的襯衫搭配,反差極端明顯。

    筆直的雙腿,西褲的襯托,隱約貼身。

    整個人,職場裝束下也有著一種無以言喻的性感。

    這種性感獨屬于關新月,是柔弱中夾雜著的性感。屬于那種讓人第一眼見就會升起保護欲望,緊接著會因為她過于白皙的肌膚跟黃金比例版的身材陷入瘋狂。

    紅顏禍水,閔輝就是最好的例子。

    韓東一直不敢跟關新月交往過密,也是源于不太看得懂她。并且,跟她在一塊,他抑制不了時而襲來的雜念。

    香水味臨近,他的角度,近乎可以從關新月開了一顆扣子的襯衫里看到些痕跡。

    原平復的心境稍起波動,韓東看了眼身后已經進包廂的幾個官員跟商人:“新月姐今天過來是談生意?”

    關新月回神:“也不算,幾個老朋友一塊聊會天。你也一起吧,我正好有些事想跟你說!

    韓東指了指包廂:“陪家人呢!

    關新月也不勉強:“那等會我在外面等著你,請你喝下午茶!

    不容韓東說話,關新月接著笑道:“不能再拒絕我,不然我就太沒面子了!

    韓東錯愕,看著她白里隱約泛紅的精致面孔。

    很霸道的話,她說起來,卻帶著一種柔弱的央求,讓人聽之骨頭都軟三分。

    “那我先過去陪他們,一會見!

    韓東答應著,看她轉身進了不遠處的包廂,也掐滅了煙頭。

    他跟關新月除了在對付閔輝事情上有所交集,不管工作還是生活,都屬于兩個世界的人。

    有事找自己,不知道是什么事兒?

    回到包廂,飯局也差不多接近了尾聲。

    韓蕓因為下午還有工作,見狀主動叫來了服務生準備結賬。

    剛準備要賬單,韓蕓因為服務生的一句話停住了動作:“有人請客?是不是弄錯了!

    服務生恭恭敬敬:“是隔壁包廂的一位女士幫你們結的!

    韓東猜到可能是關新月,別扭之余攔住了韓蕓繼續追問:“姑媽,我剛剛出去接電話碰到了一位朋友,可能是她!

    韓蕓遲疑:“這不太好吧!

    “沒事,我一會把錢給她!

    韓淑儀接道:“說好我請客,你朋友動作也太快了點!闭f罷,從包里掏出信用卡遞給服務生道:“該多少錢,你們再刷一遍,把之前那位客人結賬的錢還給她!

    服務生滿臉為難。

    收錢簡單,可這里消費大多數都是刷卡。已經刷過的單,他難不成要匯報領導,讓準備現金或者轉賬還給之前客人……

    “夫人,這不太合適!

    韓淑儀道:“你們不方便,我親自去。你把那位客人的房號給我,我去還給她!

    韓東料不到因為結個賬也能鬧出點事情來,揉了揉額頭,看韓淑儀真有要過去的意思,忙攔在了她身前:“大姑,今天算我請客,回頭我會把錢還給她!

    關新月正陪著的客人不太一般,由著韓淑儀這么貿然過去,太不合適。

    “你請?這頓飯要好幾萬,你請得起啊。小東,別人的是別人的,別理所應當……”

    韓東煩躁打斷:“行了,就這點事也能如此驚動您!

    “小東,你怎么能這么說。我也是為你好,怕你負擔這頓飯錢太吃力。你爸到現在都還租房子,在我這還裝什么啊!

    韓蕓聽不下去:“姐,你夠了吧。都一家人,耍什么矯情,小東好歹也是一家公司的股東,請個客有你說的這么難?再說,有我在東陽,他想窮,也得問我愿不愿意!

    話落,也不看韓淑儀陰沉下去的臉色,直接把自己信用卡塞進韓東口袋,頭也不回的摔門而出。

    韓淑儀在她面前耍耍姐姐脾氣也就罷了,她全忍著。

    唯獨見不得她為難侄子。

    從她回國,姐妹兩人聊天不少;臼琼n淑儀在夸韓玉龍如何如何,提到韓東就搖頭嘆氣,一臉惋惜,說不孝,不爭氣。

    她就不懂了,還讓侄子怎么去爭氣。

    侄子從小沒人管,沒人照顧。韓淑儀這個做大姑的人,除了幾年回來一趟給象征性的帶幾件衣服,小禮品,還做什么了?

    是什么都沒做,偏偏還這么一本正經,用這種方式去“關心”,真是天大笑話。

    更何況,韓淑儀眼中優秀無比的兒子,其實在韓蕓這,連侄子的一根頭發絲都比不上。永遠沒人知道,她每次聽韓淑儀夸韓玉龍如何如何,都是怎么忍耐下來的。

    不說,不代表沒有自己立場。

    她的立場就是幫外甥,是看在韓淑儀的份上。而幫韓東,一直都是她最想做的事情。至少,她得對得住為家里犧牲太多,做過太多的哥哥跟過世前把韓東交給她的嫂子。

    知道感恩是一方面,更關鍵是,這么多年過去。韓東早就成了她另一個孩子,跟親生女兒比起來,她也從來不會偏倚。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