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凌辱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這跟她想象中該有的感覺不一樣。

    幾天的相處,愛情來勢兇猛。是恩怨糾纏,由時間積壓而來的爆發,遠遠比第一次戀愛帶給她的感覺還要銘心刻骨。

    她準備好了把自己交給男人。

    甚至于前兩天,她若非出于矜持,都要主動提醒男人,她的身上早就干干凈凈,可以做任何事情。

    但今天,他的野蠻,他表現出的這種前所未有,讓人恐懼的戾氣。夏夢從骨子里泛寒。

    屈辱,彷徨。

    她總諸事不順,識人不明。

    喜歡過的邱玉平,惡心的做了常艷華面首,理所當然。

    再次喜歡上的韓東,表里不一,更加讓人難以承受。

    他偽裝出來的風度,耐心,愛她的所有表現。夏夢現在半點都不肯再相信。

    因為,他連讓她說話的機會都沒有,霸道的用男人天生的力量掌控著她,肆意踐踏著她的自尊。

    幻想中這種事該是甜蜜的,不該是如初次醉酒般,帶給她的是心理和生理上的雙重痛苦。

    野獸,她接受不了男人野獸一般的方式。

    未知的恐懼侵擾,可比起來她心里絕望,微不足道。

    刺啦!

    肌膚被勒痛,她的睡衣,被男人急促而不知輕重的直接扯開。

    夏夢被動承受著緊貼肌膚的壓迫,眼淚,終忍不住涌出。人一動不動,如若木偶。

    韓東沒了顧及她的心情。

    他徹徹底底沉浸在了女人溫軟的身體中。

    她初始的掙扎帶給他的也只有更邪異的沖動。

    他告訴自己,這是他合法的妻子,他在未離婚之前,有做這個的權利。

    忍耐了太久,壓抑了太久。

    一經爆發出來的東西,讓他過人的心理素質都轟然倒塌。

    男人,他就是個男人而已。

    天天同床共枕,求而不得,就算是一滴一滴的水流往心底,也有水滿則溢的一天。

    鄭文卓經常在他面前說一句話,女人,越是供著,反越是得寸進尺。他不屑這道理,只不想再供著任何人。

    若愛情非要一個人低微道塵埃里,不如丟掉。

    察覺到女人最輕微的掙扎動作都不再有,韓東急促吻著她額頭,面頰,頸部。

    觸及到的肌膚,如緞,如銀粉。細膩到了極致,又夾雜著讓人血液沸騰的沐浴乳味道……

    他已經要瘋了。

    從小惦念著的女人,在初次結合之時喊著的是別的男人名字。那一刻起,有些東西就在心里扎了根。

    只不過,他察覺不到。

    但爆發,是時間的問題。

    過于甜蜜的幾天,如今的再次反復,恰好就形成了這個心理缺口。

    他今天,勢必得到女人,不惜代價。

    雙眼,察覺不到的泛紅。

    沒有燈光,沒有鏡子。如果有,韓東會厭惡現在的自己。

    開閘的念頭,肆意沖撞。

    他越發不懂分寸,想將女人整個融入自己的身體,沒有輕重。

    手,無處不在,難以停留。卻突然如遭雷擊般停在了女人腹部。

    抽噎聲,幾乎沒有聲音的抽噎聲。

    在靜寂到只剩下呼吸聲的黑暗中,如一把刀狠狠刺進了韓東心臟。

    他能察覺道自己身體破了一個口子,滿腔的戾氣隨之排解。

    呆滯著,僵硬著。

    他直立起了低下去的身體,看著捂住嘴,拼命在忍耐哭聲的夏夢影子。

    韓東痛苦閉上了眼睛,拳頭合攏。

    他在做什么?

    哪怕她是個最讓人恨之入骨愛之不得的賤人,他又有什么資格以報復之名,行發泄之事。

    拳頭松開,手無聲息落在了女人面部,幫她抹了抹眼角。

    “對不起!

    低聲道歉,韓東乏力扯過了自己已經去掉的睡袍,披在身上下床。

    同時間,打開了燈光。

    刺目的光,讓房間亮如白晝,也映射在夏夢通紅的雙眼,如死灰的臉上。

    近乎沒有遮掩,刺目的白,壓過了燈光。

    韓東低垂下視線,無聲去拿被子遮她身體。

    夏夢探手打開,眼淚肆意,面無表情,死死看著他。

    突兀的,她負手將身上最后的衣服也完全摘掉,褪掉:“你不就是要找我上床!我給你!

    夏夢聲音顫抖,尖銳:“你今天不上了我,就是個窩囊廢,下三濫!”

    韓東表情變幻:“我一直都是個窩囊廢,你不知道?”

    “你不但窩囊,還是個蠢貨。你知不知道我背著你跟多少男人有過關系,我跟邱玉平上過床,我跟同安銀行的行長也上過床……只有你一個傻子,碰都不敢碰我!你以為我真喜歡你,去照照鏡子,看看自己身上有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我看到你的身體就惡心!”

    韓東右手整個發顫:“別開這種玩笑!

    夏夢嗤笑:“玩笑,你也只能用這個借口來安慰自己。我算是看透你們這些臭男人了,全都是垃圾,沒有一個例外……要不要我跟你講一下我跟別人在床上的細節……”

    “你他媽給我閉嘴!”

    韓東失控抓住了她頸部,纖細的仿佛輕而易舉就能折斷。

    夏夢不懼,雙手自然去解韓東剛披在身上的衣服:“你只有今天這一個機會,當是你辛辛苦苦替我找錢的酬勞!

    韓東大腦嗡嗡作響,反手一個耳光抽去。

    夏夢笑看著他:“打啊,我就是個賤人,打死我!

    韓東手停在了她面前,旋即捧住她面孔,重重吻了上去。

    燈,重新熄滅。

    不同的是,再也沒有了之前絲毫的靜默。有的只是風浪涌動,跟恣意加重的呼吸跟偶爾響起來的痛苦輕吟。

    ……

    夏夢徹夜未眠,應該說想睡也根本睡不著。

    整整幾個小時,她幾乎沒有半點松懈的時間。有著無窮精力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粗魯索取。

    一場噩夢,不知道什么時間會真正醒來。

    好在,他終究是累了,從呼吸上分辨,也陷入了深度睡眠。

    夏夢拖著無一處不痛,不酸的身體。步履踉蹌的從床上掙扎,去往浴室。

    眼淚,早就從有到無,不知道該怎么去哭。

    三天前還憧憬著未來的她,不曾想過,轉眼就全部煙消云散。

    她也是這一刻,才深切體會到。

    錢,權,公司……其實都不重要。至少跟她此時幾乎撕裂開來的內心比起來不重要。

    恨,談不上,了無生趣而已。

    笑著,腿一軟,她重重摔倒在了地面上。

    感覺不到疼,因為身體早就在男人肆意凌辱下疼到麻木。也不站起,靠著洗手間墻壁,突然而至的委屈,讓她頭低俯在了膝間。

    寂寥的燈光下,落針可聞,只有抽動的肩膀,跟拼命抑制的委屈哽咽。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