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壓制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鐘思影這會就在市警察局開會。

    陳彥豐的案件是目前市局最重視的,不單單是其存在販毒的重大嫌疑。最為關鍵是近期那起特殊的車禍,一起極有可能是由人策劃的謀殺。

    長長的會議桌,來自臨安方面的警察高層,東陽市局的幾位專員,以及省軍區的幾人跟特警。

    鐘思影在中份量不是最重的,地位卻是最特殊的。

    她并不習慣這種夸夸其談,卻對案情絲毫沒有什么影響的討論性會議。注意到手機震動,打了個手勢,走到了會議室外。

    電話,正是韓東打來的。

    聽了片刻,鐘思影眉頭上揚:“你說陳彥豐綁架沈冰云?”

    “現在沒辦法斷定,但我聯系不上她!

    鐘思影不敢怠慢:“位置發我微信,見面聊!

    話音落,手機叮咚來了一條位置提醒。

    鐘思影招呼也顧不上打,點開導航,開著自己那輛吉普直接趕往小銀河夜總會。

    有些事電話里說不清楚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她對韓東還算是有些了解,很怕這種關口他會因為沈冰云有什么不理智行為。

    韓東已經到了小銀河。

    不出所料,里面除了稀疏的客人之外,不管是沈冰云還是陳彥豐張慶等人,盡數人間蒸發了一般。辦公室里只剩下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劉小峰,或許也知道點東西,但面對韓東追問,卻一臉茫然。

    一個小時,韓東焦慮,冷靜。憤怒,冷靜。整個人心里就像是穿過了一列火車。

    從小銀河走出,鐘思影那輛吉普車剛剛停在路邊。

    穿著的是便裝,上身淺藍色的休閑衣,內里高領毛衣單薄。陰霾的天氣下,襯的她人越發干練,亮眼,隨性。

    韓東掃了她一眼,也沒招呼,點燃香煙原地抽了一口。

    鐘思影走近追問:“人還沒找到?”

    韓東抬眼:“不知道被陳彥豐帶去了哪,怎么找!

    鐘思影胸口微微起伏:“這王八蛋,是不是真當沒人可以奈何他。你放心,我這就通知市局那邊動手抓人!”

    “抓人?理由呢。就憑眼下這樁連綁架都沒辦法確定的事!

    鐘思影滿腔郁悶:“對不住,要不是我堅持,也不會出這種事……”

    韓東彈指將煙掐滅,順帶著打斷了她道歉:“跟你沒關系,你也是為了幫我,幫她!

    “那你覺得現在該怎么辦。我能做什么,你說話,我全力以赴!

    “陳彥豐邀請我晚上去銀河KTV玩。等等看吧,如果他再不肯放沈冰云,這邊再想其它辦法不遲……”

    “不行!”

    鐘思影在電話里就聽韓東說了飯局的事,脫口攔阻。

    韓東不無諷刺:“不行?那你覺得怎么才行,感情沈冰云跟你沒關系對么!

    “你別誤會,我不是這意思。陳彥豐眼下屬于狗急跳墻的狀況,反常的要請你單獨見面,絕對沒安好心,我是擔心你安全!

    “這樣,你真要赴約也行,我必須跟你一塊去!

    “陳彥豐挑明只讓我一個人去,如果發現你,或者警察的存在,恐怕又生其它變數。你放心,我安全上絕對不可能有任何問題,他畢竟還沒到亂咬人的地步!

    “那也不行,那種人也能用常理去考慮么?”

    韓東突兀笑了:“鐘教官,我告訴你這件事是讓你幫忙出主意,不是讓你幫倒忙來著。我不管他到底按不按常理來做事,他敢如何,我全接著!

    “比他更窮兇極惡的人我見過,比他更狡詐的毒販我一樣打過交道。所以,麻煩鐘教官你,不要站在普通人的角度去考慮問題!

    鐘思影也被男人三番兩次的譏諷勾出了火氣,微怒:“韓東,你以為你現在還在部隊呢。就你這思想,特別特別的危險。沒錯,你身手,反應,各方面素質確實很好。但我告訴你,被狗咬過一口,你若是原封不動咬回去,那也是犯法的!

    “只有警察有以牙還牙的權限,你,包括我,都沒有!

    “我在你心里就是那種沖動起來完全沒有分寸的類型!

    鐘思影毫不客氣:“你特別的聰明,這我知道。但這種聰明在一些事情上說愚不可及也對!

    “我就納悶了,因為這么一個女人,如此著急算什么。應該算是你重情重義,還是薄情寡義!

    “像你這種連戀愛都沒談過的人,就別來教我這些大道理了行么!

    鐘思影推了他一下:“我沒談戀愛招你了,我為了工作舍棄私人生活,這是大義。你這種一身本事,卻貪圖享樂提前退役的軍人也有臉提這個!

    “我貪圖享樂?”

    “難不成我眼睛瞎了,家里一個,外面又一個。如今又因為這個小情人,要去單刀赴會……對了,這事你是不是得征詢一下你媳婦意見,問問她肯不肯讓你這樣做!

    韓東看她越說越怒,擺手道:“打住,我沒時間跟你爭論這個,晚上陳彥豐的約我肯定要去。算我求你,當不知道這事,暫時別通知你同事以及警察!

    鐘思影自己其實也不知道怒從何來,壓了壓:“你去可以,有任何變故,第一時間通知我,我會跟同事在紅星商場門口等著!

    韓東呆了片刻:“謝了!

    有些事不用說的那么明白,通過這件事,他算是徹底認識了鐘思影這人。

    紅星商場距離銀河KTV大約三百米的路程。

    女人選擇在那里等著,無非是擔心他這邊有什么變故。并且,聽她意思,應該暫時不會通知警察。

    之前,他拿鐘思影當過朋友,卻一直都沒太放在心上。只當她是個挺有意思,作風明顯的異性。

    此刻,分明覺得有些慚愧。

    很明顯,鐘思影是在處處為他著想,考慮。他這邊反因為一些事所導致的煩惱,把氣往別人身上撒。

    “鐘教官,我剛態度不好,對不住!

    鐘思影抬腳踢了一下:“我現在特好奇,你媳婦跟你那個疑似被綁架的小情人一塊掉河里,你救誰?”

    韓東無語:“我救你!

    “真的啊,那可真讓人想不到!

    韓東笑了笑:“行了,我再去找找沈冰云,你也該忙什么忙什么。等陳彥豐案結束,我好好請你吃頓飯!

    “當誰稀罕你這頓飯一樣!

    “不稀罕,不稀罕。鐘教官肯賞臉吃飯,是給我面子!

    “知道就成!

    聊著,韓東將人送回了車上。眼看著鐘思影離開,他原地呆了會,駕車去往沈冰云住處。

    言辭可以輕松,只心情,始終被今天的事情所壓制著,難以徹底放開。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