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優缺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焦急歸焦急,韓東卻對找到沈冰云沒抱什么希望。

    沈冰云家里無人,他又漫無目的,撞運氣般找了其它幾個地方。忙碌尋找中,夜色已然臨近。

    只是短短七八個小時不到,韓東卻覺得今天所經歷的每一分鐘,都漫長到難以置信。

    他談不上愛沈冰云到骨子里,可是,相處本來就是一種可怕的習慣。

    長久的在一塊,韓東自己都模糊了到底是愛她,亦或者是其它男人對女人的感情。只有一點他自己很清楚,他希望她好,擺脫這件纏身案件,正常的生活。不管是跟誰在一起。

    車子,最終還是無聲息停在了霓虹剛亮的銀河KTV門前。

    這家他來過很多次的地方,門頭奢華大氣?身n東此刻站在門前,卻覺里面黑壓壓的,像是一頭隨時可以將人吞噬的張口猛獸。

    手機微信在震。

    是鐘思影發的信息,讓他進去之后,立刻撥通她的號碼,以便于她可以隨時了解里面的動向。

    韓東知道沒必要這樣,并且他也不覺得陳彥豐這等警惕的人,會允許他帶手機進去。

    樓上包廂,三個人。

    陳彥豐,張慶,以及一個站姿筆直,規規矩矩站在沙發之后的人。

    站立之人濃眉,身高約在一米八五。肩厚,腰直。寬松的西裝,也沒有辦法完全遮住內里迸發的肌肉。

    眼神如釘,相貌粗獷,氣勢孔武。

    梁子恒,韓東作為一個還算關注格斗的人,如果見到他,會很容易就認出這個氣質特殊,年齡在三十五歲左右的男性。

    第六屆國內散打錦標賽的冠軍,臨安市人。

    幾年前,其名字曾經傳遍過省區的大街小巷,一直都被視為臨安市的一個驕傲。提到他,大多數人的印象都是其風格凌厲的格斗方式。

    最巔峰狀態之時,其曾經連續三場在二十秒內連續KO對手。

    可惜,人高易折。在取得了一系列成就之后,梁子恒很快因為吸毒,嫖娼,假拳等一系列丑聞被禁賽,慢慢淡出了散打這個圈子。

    這么些時間過去,恐怕任何人都料不到,他會出現在這個普通的包廂里面。更加沒人可以想到,梁子恒在一年前就跟了陳彥豐,從一名普通的司機兼保鏢,短時間晉升到負責臨市東南所有相關的娛樂產業。成為陳彥豐真正的左膀右臂。

    也便是近些天,陳彥豐力有不逮下,才將之從東南市召回。

    張慶跟梁子恒打過不止一次交道,桀驁如他,對這個話不多,卻心狠手黑到極點的男人也忌憚不已。

    同樣的,深知陳彥豐對其倚重,在他身邊,張慶姿態一直都放的很低。

    敲門聲響了起來,進來的是一個保安。

    低聲匯報了幾句,陳彥豐放下酒杯不陰不陽道:“來了!

    張慶冷笑:“這孫子膽子夠大的,還真敢過來!

    陳彥豐視線偏移,看向門口:“這種小局面,他未必會放在眼里。我找人打聽過韓東來歷,之前在上京,應該是個實權級的軍官。背景,個人素質都很不普通!

    梁子恒硬邦邦道:“不普通的人多了,并不比別人多一個腦袋!

    張慶嘿然玩味:“恒哥這話說的對。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否則,管你是天王老子!”

    陳彥豐若有所思,停了片刻:“上酒,迎客!

    ……

    紅星商場門口。

    鐘思影跟省軍區的幾個戰友就坐在車內靜靜等候。

    在微信始終得不到回應之時,坐在副駕駛上的鐘思影,低聲罵了一句。

    韓東最后一條回復是說進了KTV,之后,就再也沒有任何消息,包括電話,都處于關機狀態。

    “鐘教,您也別瞎擔心。東哥那是什么人,借陳彥豐仨膽子,也不敢如何!

    鐘思影如被踩了尾巴:“誰擔心他!”

    幾人想笑又不敢笑,從來也沒見過一向決斷,果敢。在部隊素來有鐵娘子稱號的鐘思影會因為一個人,這么方寸大亂。

    不過也不奇怪,女人,尤其是驕傲的女人,總要更出色的男人來襯托。

    韓東各方面素質,可不就是完全碾壓。

    也意識到自己態度過激,鐘思影吐了口氣,看向一個穿著便裝的部下:“小丁,你過去看看。萬一有點變故,咱們也好及時行事。切記,你只是一個普通客人,所聽,所見,所聞,都跟你沒任何關系。不可擅自行動,有任何情況,及時匯報!

    “好的鐘教!

    叫小丁的年輕人,答應著,拉開車門跳了下去。

    鐘思影心里稍安,悄然揉了揉額頭。

    她最近的各種言行特別奇怪,這點她自己有所察覺?墒,壓根也不愿意承認,這是關心所導致。

    自己關心他?

    開什么玩笑,也沒打過幾次交道,哪來的關心。

    她告訴自己,幫男人考慮這些,只是還當初他替省軍區做的那些事情,只是出于他跟自己的同事那些淵源,只是出于他巧合救過自己……

    總念叨著韓東欠她人情。

    其實鐘思影很清楚,韓東并不欠她,是她一直欠著韓東。并且,不是給東勝拉一單小業務,就能把這筆債給還上的人情。

    東陽市最初接觸那幫境外來客,他沒有理由幫忙,卻尾隨犯罪分子進了密林。若不是他,那次行動,傷亡難以預料。

    好幾個荷槍實彈,素質出類拔萃的歹徒,最先接觸到的如果是普通刑警跟不明狀況的省軍區軍人,想也能想到的局面。

    屆時,哪怕是擊斃對方,事件影響恐怕也會海嘯一樣蔓延開來,而不是無聲無息的被想蓋就蓋,想遮就遮。

    人自私是有點,可又有誰是不自私的。他一個退役軍官,還能做到這份上,本來就是特別值得欣賞的一種人格。

    更讓她刮目相看的是,所謂的東陽包括臨安那些富二代,紅二代,在他面前跟土雞瓦狗相仿。傅立康親口承認的義子,跺跺腳上京市恐怕都要晃一晃。偏韓東過的普普通通,從不借助身后那個讓陳老都熱切去攀交情的傅立康。

    這種反差,是對鐘思影觸動最大的。

    特權,一個擁有特權的人,能忍著不去動用特權。這種素質,實在難能可貴到了極點。所以,哪怕男人身上缺點不少,在優點面前,瑕不掩瑜。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