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驕傲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鐘思影眼睜睜看著梁子恒帶著保安追逐韓東往樓下跑去,憋屈到無以復加。

    她也算是經歷過生死,心性,素質都出類拔萃。偏在這個普通的KTV內栽了大跟頭。

    抬目,部下被一群保安圍在中間。

    甚至于,有兩人招架無力,被連陰了好幾下。

    護短如她,心里一橫,大步趕去。

    近前,直接拉住一個保安扯開。探手就將其中一名手下的槍支奪過。

    砰!

    雷霆般的震動。

    瞬間穩住了紛亂的局面。

    原張牙舞爪,肆無忌憚的一群保安,齊刷刷退后,面面相覷。

    假槍?

    這哪里是假槍!

    沒時間陪這些人耗。

    鐘思影一槍之后,冷然道:“再敢亂來,殺!

    決絕,森冷。沒人會懷疑,下一槍落點在哪。

    幾個畏手畏腳的戰士,像是吃了定心丸,抬槍控制住了一群不敢再動的保安。局勢,徹底翻轉。

    鐘思影掃了一眼,緊跟著一言不發持槍往韓東所消失的步梯方向趕。

    陳彥豐今天此舉,有魚死網破的跡象。

    以現在韓東的狀態,她實在不放心。

    ……

    再說韓東,根本無心與梁子恒糾纏。

    只對方就如蒼蠅一樣,怎么都難以甩脫。

    雜亂的腳步聲中,一追,一逃。距離逐漸拉近。

    梁子恒這時也并不如表面上那么鎮定。韓東明明被下了藥,竟還如此棘手。

    幾次妄圖將其攔下,盡皆撲空。

    如果他是警察,自然不會著急,制服韓東是早晚的事情。但他不是,他已經開始顧慮警察過來之后,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媽的,還跑!”

    一步之遙,梁子恒從樓梯上撲擊。

    十拿九穩的一撲。

    眼見就要卡住對方頸部,視線中的韓東身體突的矮了下去。

    身體一繞一轉,游魚般繞開。

    梁子恒再度撲空。

    韓東眼中冷芒閃爍,原就極快的動作更快三分。單手抓住欄桿,縱身從樓梯邊緣一躍而下。

    他有很多機會制梁子恒于死地,所謂的散打冠軍,在他眼中破綻百出。

    韓東受到的訓練是殺人,梁子恒受到的訓練是求勝。這是本質的區別,就算各方面看似不如,想宰掉對方也并不麻煩。

    麻煩的是任何多余動作,都可能導致身后更多保安趕來,將他徹底圍住。

    接近兩米的高度。

    韓東這一躍,在別人眼中幾乎是自尋死路。

    因為,下方并非平地,而是只有二十幾公分的階梯。就算是一些頂級的跑酷高手,也未必能精準落腳。

    但很快,前后趕來的所有保安皆匪夷所思。

    韓東落腳之時狼狽的差點摔倒,但,并沒摔倒。連身體都未停頓,縱躍間落地,迅捷趕往大廳。

    這一下,距離徹底拉開。

    韓東沒時間琢磨別人驚訝與否,他人到大廳,就見到陳彥豐已經走出酒店的背影。

    追出門口,陳彥豐的那輛座駕已經從車庫中倒回。

    耳聞又一聲槍響,韓東猜測鐘思影應該也到了大廳。再無疑慮,上車,油門直接踩到了底。

    轟鳴中,車身如箭矢竄出。

    剛放松下來的陳彥豐很快就從后視鏡里發現了韓東那輛白色的寶馬。

    冷靜如他,開始有了慌亂。

    這人,簡直就是陰魂不散,梁子恒竟沒能攔住他。

    剛要叮囑司機把人甩掉,一聲轟隆巨響從后傳來。綁著安全帶的陳彥豐身體迅速被帶的前傾,頭部險些撞上氣囊所在部位。

    是韓東,毫無征兆撞了上來。

    “開快一點!”

    司機嚇的夠嗆,答應著,哆哆嗦嗦的加速。

    街道不窄,司機車技也還可以。

    可根本來不及把距離拉開,就驚駭發現身后那輛白色寶馬竟出現在了自己車子一側。

    刺耳的喇叭驚鳴,韓東雙手驟然朝右轉向。車身,就緊貼著陳彥豐車子。

    司機不管怎么努力擺脫,兩輛車就像是磁鐵吸在了一塊。

    而他的車,被逼的不斷往右,已經到了道路邊緣。

    咚!

    前方路燈桿,被直接撞彎。司機方向盤失控,車子越過路階,沖進了一家還亮著燈的便利店。

    驚叫聲伴隨著更多雜亂無章的動靜。

    韓東踹開了有些變形的車門,步伐不穩的朝熄火的奔馳車走去。

    幽深的夜色,人稍顯狼狽,衣服凌亂,但腰背始終筆直,面無表情。

    陳彥豐車子的安全氣囊已經自動彈出,暈眩過后,發現自己連車門都打不開。當然,就算可以打開,他在留意到那個緩步趕來的年輕人之后,也沒了任何脫身的僥幸。

    他跑不掉了。

    開車尚且無濟于事,更何況是被困在這個狹小的空間內。

    似乎,是死局。

    如果不是看到韓東身后不遠處那輛打開了雙閃的車燈,陳彥豐幾乎絕望。

    也便是看到那輛普普通通的雪佛蘭,陳彥豐萎靡下去的精神重新振作了起來。

    韓東沒辦法去關注更多,今天發生的種種,讓他早就精疲力盡。

    可長久部隊里造就的警覺心,還是觸動到了他。

    下意識的,他轉過了頭。

    眼中,一道流光閃電般出現在眼底。

    是一個戴著鴨舌帽的男子,悄無聲息間靠近了他。

    身材消廋,露出的半截面孔熟悉。

    是他在臨安見到的那個刺殺鐘思影的殺手。穿著變了,帽子顏色也變了。

    可哪怕他連臉都改變,韓東仍舊第一眼憑借著直覺認出了他。

    生死,一線。

    韓東眼睜睜看著匕首劃像自己咽喉,無力躲閃。

    身體素質全勝之時,或可躲過這種程度的襲擊,如今不行。

    死亡感臨近,熟悉又陌生。

    本能的,韓東手臂好像不再聽從大腦的指令,突兀抬起。

    刺啦!

    血跡自手臂飆出,韓東立足不穩,往地上摔倒。

    鴨舌帽男子眼中閃過一抹驚異,緊跟著,毫不遲疑,匕首再度襲來。

    時間,好似在這一秒鐘完全靜止。

    韓東將摔未摔,匕首如同毒蛇。

    再無力躲閃,韓東密布著血絲的眼中閃現出了一抹苦笑。

    遍地尸骨的戰場上僥幸求存,卻要死在太太平平的東陽市。

    不過,好像也沒什么遺憾了。

    夏夢本嫌他累贅,父親有杜阿姨代為照顧,姑媽家庭圓滿……

    他這條命,本來就該在幾年前便被人拿走。能活到現在,全是賺的。

    不甘心有,今天的一切都太過巧合,巧合到他會以這種狀態面對這個比梁子恒恐怖無數倍的殺手。

    但再怎樣,改變不了即將發生的事情。

    睜開著眼睛,眼眶像是要裂開。

    匕首即將刺入胸膛,他仍不愿意以閉眼這種簡單動作來回避。

    這是驕傲,永不畏縮的驕傲。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