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籌備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公司的事,韓東跟夏夢經常會在一塊交流。這次會議的要點,也早已經商量妥當,達成共識。

    主要是三件事,第一件是早就定好的,由安?迫幦〗谝粓鲇墒姓鬓k的省級經濟峰會的安保工作。

    這種級別的會議本來東勝這類小公司根本沒資格參與,但主要的安保工作是由警方負責的,以公開的形式進行招標,警察跟私人安保公司協同進行。恰好,韓東歐陽敏之前做的那個小公司,跟主辦方打過交道,有過合作。

    再加上前一次關于東勝的負面輿論,旁人不清楚內情,警方是一清二楚的。

    綜合這些,韓東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拿下這次競爭者云集,意義非凡的安保工作。

    第二件就是業務重心的調整意味著需要將公司人員重新整合分配,這勢必會牽動一些員工的利益,夏夢的意思是已經做好批復離職申請的準備,一次性補償老員工所得。那筆一直未動的錢,有一部分就是為了安置員工所準備的。

    最后一件,東勝在未來幾個月的時間內可能會出現一些負面狀況,并且一直持續下去。所有留下來的員工,都需要提前有個思想準備。再然后就是一些瑣碎的雜事,一塊多聊一會無妨。

    進到會議室,韓東就收起了那份由江文宇帶來的急躁。

    夏夢則示意助手去通知一下,提前拿出了筆記本準備幫著做記錄。

    這次會議的所有要點都圍繞著保衛科這個部門,說實話,她這方面的經驗跟韓東相差很遠。否則的話,她就不必非等丈夫傷勢沒大礙的時候,才正式開這個會。

    人還是那些人,哪怕東勝變動如此,管理層也沒怎么更換過。

    更多離職者的考慮是為公司減負。

    韓東自己是這種人,管理層大浪淘沙般剩下來的,也都是差不多心態的人。

    尤其保衛科的歐陽敏孫冕等等,從進公司,就沒有談過薪水。而且,一些瑣碎事宜,基本都是自己掏腰包,罕少往財務報。

    都知道今天要開早會,接到通知,三五分鐘內就陸續趕到了會議室。

    唐艷秋,黃莉,孫冕,歐陽敏,任小青,林樹鵬,賀明……

    二十幾人的位置,近乎坐滿。

    韓東對這些人全都認識,各自入座后,他叩了叩桌面:“我等會跟你們夏總還有點事,所以咱們盡量趕時間!

    如此輕松的姿態,就好像最近發生的一切負面事件都是假的。

    但顯然,一句話,原本有些拘謹的會議氣氛,頃刻就輕松下來。

    沒別的廢話,韓東隨即點名:“歐陽,三月底的經濟峰會,你跟王局長多接觸。我這邊會提前把該做的工作做好,你放開談。不管怎么說,這次保全任務,安?埔欢ㄒ孟聛!

    旁人對此可能會有所不解,但歐陽敏知道許多內情,徑直點頭:“放心韓總,拿不下來,我辭職!

    韓東忙擺手:“別這么說,你現在讓我選,我也得留你這個人。開個玩笑,不用有壓力!

    夏夢提前擬好的有會議稿件,如今看來,這幾天是白忙了。

    因為韓東根本用不到那個,半頁紙的內容,他一句話就跟歐陽敏說的明明白白。

    敲定這件事,韓東補充道:“這陣子保衛科的人除了必要的工作,全部抽調出時間來,分批進行集訓。軍事化管理,具體的培訓流程,我過兩天會發給你們……”

    歐陽敏詫異:“韓總,現在有必要么!”

    韓東點頭:“有必要,除非咱們不打算做下去。既然要做,大家又都難得空閑,為什么不趁機提高一下自身素養。以后在東勝或者不在東勝,總能多混口飯吃!

    說著,轉過了視線:“秋姐,法務離職的人不少對么?這樣,你安排一下,讓所有法務的人集中準備起訴相關媒體跟自媒體賬號,有一個算一個。如果,他們愿意留下,就這么做。不愿意留下,可以遞辭職報告。放心,不會虧待大家,之前分配下去的股權也全部作數,具體的補償措施,夏總正在找人弄!

    輕而易舉的,又是一個炸彈拋出。

    離職,有些人竟然還能拿到虛無縹緲的股權折現補償……

    能說出這種話的人,具備著怎樣的自信,自信別人不會離開這家公司。以韓東的性格,會議上的話,根本就毋庸置疑,他說補償,就一定給。

    唐艷秋怔了下:“東子!

    韓東同樣沒讓她說完,打斷道:“按我說的,你們各部門再開一個小型會議,其它部門的離職條件跟法務部門相同!”

    夏夢也有所驚訝,卻全程沒插一句話。

    他的意思就是兩人大體討論過的,并不算太意外。就因并不意外,她更驚訝自己老公會議上表現出的性格。

    冷靜,果斷,條理清晰,不疾不徐,甚至沒有任何一句不應該存在的廢話。

    她不是第一次感受到韓東相關的能力,每一次,都會有新的沖擊跟驚喜。

    “接下來,包括技術部門,在后幾個月的時間內,請盡量配合安?乒ぷ。大家都很清楚,我們只剩下這一個可能會維系公司以后運轉的部門……后續的,會再重新安排!

    “感覺不適應的,很抱歉。我也不想勉強你們,但這就是公司目前需要面對的!

    “你們都很清楚,東勝是一家有前景的企業。相關方面的準備,人員素質,公司制度……等等等等不遜任何一家當地的安保企業。甚至,沒有公司面對困境的時候可以比我們反應的更快,效率更高。奇怪,每次麻煩都會找到東勝,我姑且認為這是個巧合……”

    “我知道大家都擔心什么,那我現在告訴大家,東勝只要還有一個人,肯定是我!”

    “還有,我不覺得一家公司在成長時期經歷挫折會是一樁壞事。這些麻煩,換種方式去思考,并不算麻煩……”

    喝了口水,韓東停住了聲音:“不說了,接下來你們有什么好的建議可以現在提出來!

    意猶未盡的說話方式,當停則停。

    夏夢甚至都被自個老公偷換概念的說話方式給調動了情緒。

    有些明明很尋常的話,他說出來,就別具一格,一點都不尋常。并不全是部隊里面慣有的那種高基調,干脆的說話方式。但每一句話,都像是子彈,讓人沒辦法進行質疑。

    夏夢并不知道,韓東曾經系統進行過犯罪心理學方面的訓練。

    所有心理學都是共通的,放在職場上也大同小異。

    韓東能大致猜到員工的顧慮,猶豫,擔憂。自然很容易就能說進每一個人的想法之中。

    當然,前提是這些員工愿意聽他說。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