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輸贏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老公,誰的電話?”

    是夏夢遲遲見他不回去,走出了包廂。

    韓東轉頭,臉色如常:“我以前部隊的老領導!

    女人的直覺,讓她感覺到丈夫不太對勁。盡管外表看不出什么,可就是說不出的別扭。

    但這種場合不好追問,狐疑著,捱到了飯局結束。

    已經晚上十點多鐘,天氣寒冷。一家人在酒店門口又閑聊幾句,就各自上了車。

    韓東,夏夢,夏明明三個人一輛。

    行駛路上,氣氛融洽,喝了點酒的夏夢跟夏明明聊天不止。

    韓東則在前排開車,思緒橫飛。

    “前面紅燈,你留意下!

    夏夢騰出心思提醒。

    韓東下意識點了下剎車。但因為沒掌握好力道,車身驟然停頓,把兩姐妹給嚇了一跳。

    “姐夫,你沒喝酒吧!

    “沒有,走神了……”

    夏明明撇嘴,好像姐夫從接了那個電話回包廂后,就有點心不在焉的,一直持續到了現在。

    “你有雨薇姐的微信么,能不能給我?”

    “等會到家發給你!

    說話間,綠燈閃爍,車子慢慢的重新啟動。

    夏夢這期間目光一直在男人筆直的背影上,偶爾轉眼,從后視鏡里能看到他有點發呆的神情。

    “老公,你部隊領導找你有什么事?”

    “江阿姨想我了!

    “江阿姨?”

    “我領導妻子,當兵那會,她對我特別好……今年六十多了……”

    夏夢恍然:“那應該的啊!

    “我這不剛回東陽,還沒好好陪你幾天!

    夏夢樂了:“這有什么。再說,我也想跟你一塊去上京玩玩……說實話,我長這么大就去過上京兩次。一次是轉飛機,另外一次是……都沒好好看看!

    韓東含糊點頭,暗自糾結。

    夏明明這會略帶了點諷刺接腔:“姐,你連認識都不認識那個江阿姨,瞎湊熱鬧!

    “我不認識才想認識一下啊,謝謝她以前照顧你姐夫!

    “真服了……一點私人空間都不肯留給自己男人!

    夏夢愣住,丈夫要真想帶她過去,怎么會打住了這話題。心里郁悶,使勁掐了妹妹一下。

    夏明明險些從座位上跳起來:“你瘋了,這么用勁!

    韓東見妻子好像有點生氣,補充道:“江阿姨脾氣有點不好相處,我怕你適應不了。還有,好久沒去上京,想順便看看朋友跟戰友……最多兩天就回來了。這趟不想耽擱太多時間,等過陣子,我帶你去那邊旅游……”

    “就是不想讓我跟著唄!

    韓東笑道:“我哪舍得這會走,不就是糾結這個么……一去,免不了一圈應酬,最討厭這些!

    舍不得走?

    夏夢領會了韓東話里意思,剛才那點郁悶不翼而飛。

    “那,你什么時間去!

    “明天吧,快去快回!

    “?”

    “不就這幾天還有點空閑么,等找了工作或者重新創業,哪能抽出空來!

    “也對,可是……”

    “我從臨安回來的路上跟秋姐聊過律師事務所的事。不讓你去上京一是路途太遠,再就是想你盡快跟她見面談一下細節。需要多少錢,咱們盡快籌到,把這件事提上日程!

    天衣無縫,合情合理的謊言。

    韓東說的輕松,心情恰恰相反。

    他至今仍沒勇氣跟夏夢吐露實情,打算是見到傅立康具體相關事項后,走一步算一步。

    總要先過去一趟看看。

    夏明明這當口打開了窗子,聽著姐夫耐心十足,輕言細語?粗憬泐l頻點頭,夫唱婦隨……

    大半夜的,她是招誰惹誰了,憑空被喂了一把誅心的狗糧。

    ……

    回到家里,澡也未洗。韓東在夏夢準備回頭說話間,吻住了女人。

    急迫,渴切。

    瞬間起來的那種不發一言,恨不得把人糅進身體里的熱情同樣感染到了夏夢。

    眼神驚愕了片刻,隨即理智消失。

    丈夫這人怎么說呢,做任何事,少有不顧后果的時候……也包括夫妻之事。

    兩人的房事近期雖頻,他總歸還會順著自己意思,不會急切的像個什么都沒經歷過的熱血小年輕。

    今天不同,說不出的不同。但是,她被影響到了。這樣子的男人帶給她一種前所未有的新奇跟危險,很特別,特別的讓她也想跟著特別一次。

    素來角色矜持的她,亦激烈迎合。

    衣服,轉眼散落在床腳……連關燈的空隙都沒有,只有旋渦一樣的力量,讓人不受控的被卷入,進而天旋地轉,忘乎所以。

    從臥室到浴室。

    從知道時間,到不知道時間。

    夏夢渾身癱軟如泥,緊緊摟著男人頸部,不讓他再有絲毫動彈……

    聲音細不可聞:“老公,我錯了!

    她在為自己剛才說可以陪他一整夜的豪言壯語道歉。

    韓東嗅著她發間洗發水跟自身極特殊隱晦的那種香味,如墜深淵。嘴唇如雨點般落在她額角,眼睛,嘴唇。

    讓人上癮的感覺,遠比毒品的誘惑力更加強烈。

    嗅著,就會忘卻一切。

    夏夢嗓子有點發啞,躲閃開男人再次落下來的嘴唇,貼著他耳朵:“你今天特別禽獸!

    “那你喜不喜歡?”

    夏夢伸手捧著男人面孔,仔仔細細的昂首在他嘴唇上親了一下:“一點都不喜歡……但是,我愛你!

    韓東嗓子動了動,好像有什么東西從足底貫穿了全身。

    夏夢嫌太沉,把人推下去反客為主。胡亂抓住了他不老實的手腕,軟聲求饒:“我想睡覺……”

    是真的累了,聊著,鬧著。趴在男人身上的女人,眼睛已經有點睜不開。

    韓東覺得自己今天像是中毒了,已經忙活那么久,竟是還忍不住要弄醒她。

    深呼吸,他抽身去浴室洗了個冷水臉。

    過于冰冷的溫度,總算澆熄了從心而發的種種雜念。坐回床頭,他怔怔看著已經陷入睡熟的女人。

    拉了拉被子,本要去碰她臉蛋的手。中途,轉而輕巧落在她發間,小心翼翼將他散落在額角的頭發,撥開。

    無聲,韓東就這么呆看著睡著的她,移不開眼睛。

    沒掛礙則是勇士,有掛礙便是懦夫。

    高中入伍,在部隊出生忘死的他是勇士。而現在,他已經成為了一個徹徹底底的懦夫。

    他恐懼再接觸那種環境,接觸那種跟柴?说热舜蚪坏赖沫h境。

    當年,沒有夏夢的他,跟白雅蘭一起工作的他。已經體會過那種銘心刻骨的絕望,但終究無牽無掛,死了也便死了。

    所以即便最恐懼,做事仍然最準確。即便生死一線,仍然可以冷靜的死中求生。將生和死視為賭注,進而挖空心思的去贏。

    而現在,他的賭注也是夏夢的賭注,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那么毫無波瀾的想著如何去贏?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