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背離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塔多驚異于自己的底細被人摸的如此透徹。

    心里震動,僵硬回道:“我聽不懂!”

    不過對方提到維和,他腦中一些片段一閃而逝:“你,到底是什么人!

    韓東這時,提著槍邁動了步子。

    快到膝蓋的積雪,每走一步,皆發出咯吱響動。

    “站在原地,別動!”

    塔多抬起手臂,警告。

    韓東置若罔聞,繼續前行:“你不敢開槍!

    雙眼,緊盯著塔多手里的槍械,視若無物。

    砰!

    塔多槍口下壓,擊打在了韓東不遠處的雪地上。

    “站住!

    韓東依舊像是聽不到,一步步的靠近:“你見不得光,只要被z國軍方知道你是塔多,你們會付出代價!

    塔多緊緊抓住槍托的右手動了動,對方已經快要進入他的射擊范圍。同時,他也即將進入對方的射擊范圍。

    “我會殺了你!

    他聲音嘶啞,從名字被對方叫出口之時,塔多已經失去了冷靜。

    正如這個年輕人所言,他見不得光。

    軍人的形象,家園的安全……綜合各方面,他確實從對方認出自己的時候,已經失去平常心。

    韓東費力的抬步:“我以前也是軍人,我知道軍人最在乎什么……”

    塔多手臂如磐石般穩固:“殺掉你,不會有人知道是我!

    “相信我,會有辦法確定你們的這次齷齪交易!

    塔多實在拿不準這年輕人到底知道他多少事情,大腦迅速盤桓。

    但殺對方的心思,在慢慢消失。

    他可以殺z國人,卻不能以塔多的身份去殺。這個年輕人能認出自己,顯然是z國軍方的重要角色。

    有點不愿意去想,這人一旦死在這里,有可能造成怎樣的震動。

    這種可能性哪怕只有一絲一毫,塔多不敢輕舉妄動。

    韓東又邁了一步,身體劇烈晃動。沒力氣走路,仍站的筆直:“不要再來我的國家,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

    塔多扣在扳機上的手指,開始顫動。

    他沒有如此猶豫過。

    這么短暫的耽擱,遠處公路上車燈距離已經越來越近,紅藍閃爍的光點,擊碎了塔多最后一絲僥幸。

    他收起槍支,復雜看了韓東一眼,轉身迅速離開。

    這人實在是太聰明,也太可怕。

    他恐怕在自己停下的時候,已經聯想到邊境警察的問題。

    如此節點,故意叫破塔多這個名字,意圖讓自己心生顧忌,好拖延時間……

    塔多想通了個中關節,還是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哪怕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肯定年輕人在故意虛張聲勢,他也不敢去賭剩下的百分之一。

    韓東沒有再追的力氣,看著塔多越走越遠,跌坐在了雪地之上。

    他在保命,因為哪怕再裝的如何自信,他始終沒敢輕易涉足對方的射擊范圍。

    拼命想殺掉塔多,首先要有命來拼。

    一旦他,塔多,跟越來越近的巡邏隊打了照面,韓東想活著都將不會有任何希望。

    因為沒人敢讓他知道這里面的貓膩。

    一開始的韓東不確定這些,是正在奔逃的塔多,突然不合邏輯的站定之后,讓他確定了猜測。

    塔多跟巡邏隊,必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嚇走對方,不意味著放過對方。

    塔多的傷勢不輕,白雅蘭盡快趕來。有可能在警犬的幫助下,追上或者擊斃他。

    雪停了,血跡腳印如此明顯。

    最有利的追蹤條件,韓東不信他能跑的掉。最次,就算塔多跑的掉,韓東也要將對方膽子嚇破,從此不敢踏入境內一步。

    天氣越發顯冷,風聲呼嘯如刀。

    韓東不知道是失血過多還是溫度過低,手腳抑制不住的哆嗦,思維也越來越模糊。一雙腿,開始沒有知覺,麻木。

    莫名其妙的,記起了剛進十六處之時,一群人對著國徽起的誓言。

    用生命來維護這片領土的神圣性。

    以前的韓東可以做到,現在,他做不到。

    所以塔多跑掉,跟自己活著相比,后者才重要。也因此,他在確定活著的希望不大之時,選擇了對死亡妥協。

    用了簡單而自認為卑劣的伎倆,也沒有一個血性軍人該有的犧牲覺悟。

    看似正常的抉擇,已經徹底遠離了部隊守則。

    警燈距離越發的近。

    另一邊,尖銳的警報聲也隱約隨著風飄來,應該是白雅蘭也到了。

    韓東松懈,躺在了雪地中。最后一絲力氣,對空扣下了扳機,再無知覺。

    狗吠聲密集,巡邏隊跟白雅蘭的人近乎前后同時到達。

    看著滿身鮮血,快被雪埋沒的韓東,她嗓子像是被什么東西卡到了。要張口說話,無能為力。

    虛浮著腳步,她恐懼把手指放在了韓東頸部。

    察覺到有力的動脈跳動,眼淚頃刻間如同雨墜:“老六。人交給你了,出了事,我找你……”

    跟著,她背對著所有人,僵硬起身,親自拉過來一條警犬,啞聲道:“追!哪怕是到D境,也要把人給我抓回來!”

    ……

    韓東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在醫院中。

    那個綽號老六的軍人就站在門口,窗外,還是一片黑暗。

    床頭的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是凌晨四點,也就是說,距離他昏迷到現在,才過去了短短兩個多小時。

    “韓警官,醒了!

    老六聽到動靜,趕忙小步到了床邊。

    韓東示意用不著扶,勉強挪動著身體靠坐在了床頭。腿部,錐心般的疼痛讓他眉頭跳了一下。

    沒斷,是大面積擦傷。

    頸部,頭部,面部,也有縫合的痕跡……

    大多是車輛翻騰的時候導致的傷勢,不太嚴重,至少所有骨頭都還比較完整。

    “白局長那邊有沒有消息?”

    “暫時還沒有,應該快了!

    “幫我倒杯茶!

    老六忙活著準備茶杯之際,護士走了進來:“誒,你別亂動,剛包扎好的傷口!

    韓東沒理她,接過溫度計暫時放在一旁。

    他自己知道自己,無非是失血較多加上天氣寒冷才會導致昏迷。這些皮外傷,除了疼,根本沒事。

    護士礙于韓東特殊的身份,暫時打住了聲音,嘟囔道:“你要配合啊!

    老六倒好茶端了過去:“韓警官,你是擔心白局長?”

    擺手讓護士先出去,韓東低聲道:“那片區域特殊……”

    話音剛落,外頭徑直傳來了一陣急促腳步聲。

    回頭,一個警服上積雪猶存的女人,直接推開了門。短發齊耳,氣質冷清,就是白雅蘭。

    韓東看了半天:“抓到人沒!

    “沒有!

    “嗯?”

    “他自殺了,在我們追上他之前,自殺了!”

    韓東吐了口氣,不知道該輕松還是惋惜,唯獨,一點都不奇怪。

    塔多那種人,被生擒的概率,微乎其微。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