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出局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到辦公室,夏夢隨即就把古清河跟唐艷秋叫了過來。

    三人是合伙人,在公司事務上權利是一致的。但夏夢身居總裁,管理上屬于主導,比兩人又多出來一些范圍內的行使權。

    他們聊工作,韓東就坐在轉椅上背靠著幾人,瀏覽相關新聞。

    算起來方連海應該要主動打個電話了,但這個電話遲遲沒有等到。

    恒遠跟隆和的關系,隨著車禍所造成的輿論風暴,徹底決裂。韓東的考慮不在別人懷不懷疑車禍主導是不是自己,是他知道,方連海除了振威,在意圖解除跟恒遠的合作之前,并沒有解除過其它押運公司。

    且這么大的押運業務,也不是誰想接就能接過來的。整個臨安,有實力跟隆和全面達成合作的三個公司都不到。

    不管哪方面考慮,韓東都覺得恒遠之外,振威的希望是最大的。常理而言,隆和找他打個電話,詢問下押運報價之類的問題挺正常的。

    現在,則有點看不懂了。

    不是坐以待斃的性格,隆和不打電話,他就得主動打。因為等待的時間,已經超過了預期。

    “老公,干嘛去啊,還有事想問你!

    夏夢叫了他一聲。

    “我打個電話!

    唐艷秋喝了口咖啡:“小夢,我覺得既然韓東提出來的做普法論壇,就該交給他接手。其它人弄,我怕弄不好……”

    “秋姐,不說論壇的事,我平時就差求著讓他來這工作了。人看不上咱們小事務所,忙自己大事業呢!

    古清河從進辦公室就有點沉默,上次韓東踹他一腳,整個公司的人私底下都議論紛紛,說什么的都有。

    說他跟夏夢關系匪淺,被韓東撞上打了一頓。

    說他跟夏夢之間不干不凈……

    這些傳聞倒無所謂,關鍵他心里實在太別扭。因為他發現,夏夢現在很幸福,他有幾次來她辦公室,能在門口聽到她跟韓東打電話。

    一口一口一個老公,親愛的。那種帶著撒嬌的口氣,簡直讓人無所適從。

    他心里高冷如此的女人,在別的男人面前,其實就是只乖順的貓。

    錯覺,夏夢跟韓東鬧矛盾是錯覺,冷戰也是錯覺……事實是,兩人真的是夫妻,比尋常夫妻關系還近的那種夫妻。就跟唐艷秋說的那樣,夏夢嫁的是愛情……

    意識到這一點,他心臟高高懸著,找不到落點。

    不甘心,妒忌,憤怒……

    他覺得以夏夢的條件,什么樣子的男人都找的到,為什么是一個言行粗俗的暴力份子,連個?莆膽{都沒有,充其量有點社會關系的普通人?

    孕期,那么關鍵的時刻,韓東連個電話都沒給她打過,她還厚著臉皮去倒貼。

    值嗎?

    很微妙,以前沒有韓東,他是這兩個女人的中心。牽扯到韓東,他現在連點掙扎的力氣都沒有,直接被人KO出局。

    驕傲優秀如唐艷秋,簡直就是韓東的忠實擁護者。對自己,最近冷嘲熱諷……

    所以兩個女人討論的普法論壇,他沒參與討論。因為聽不得有人說韓東任何好處,這么簡單的一個提議,國內也不止一個普法論壇。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還非他不可。

    “清河哥,你說話啊,給點意見……”

    夏夢心情很好,笑盈盈抬手拍了下發愣古清河。

    古清河被她笑容一刺,思維就亂:“我,我一直在聽。但覺得不用先急于這個,咱們前幾天會議上才決定一些事情,再費心這些,特別麻煩!

    “不麻煩,想快速發展,真正重視線上,這是必然要考慮的。且宜早不宜遲,不然我一大早就把你們倆叫來了!”

    古清河盡管心里不舒服,但知道夏夢說的不錯。穩了穩:“小夢,你先拿個提案出來,咱們會議上可以討論表決!

    “提案我肯定要找人做,我自己也需要再好好想想這個,F在要的是你跟秋姐明確的態度,咱們在一條線,古氏反對也沒用的。這件事我個人覺得特別有意思,有意義。做得好,以后說不定就是一塊金字招牌!

    唐艷秋無所謂:“我沒意見,可以先提供一些思路,找相關技術公司咨詢一下!

    停了停:“小夢,其實你老公真的是營銷這方面的天才。而一個新軟件的開發,除了有其核心的亮點跟技術,營銷也是最重要的。你再努力努力,爭取讓他過來啊……”

    古清河諷刺:“什么人都可以被稱為天才了!

    唐艷秋對這位情圣現在根本沒絲毫的好感,為了討好夏夢,對她這個多年的朋友說冷落就冷落。這種人,就算沒有韓東,也壓根不是夏夢的菜。偏偏,還自視甚高。

    沒錯,IQ智商,古清河是個天才。但人格魅力上跟為人處世上,他這個天才在韓東面前還真不夠看。

    韓東花心不假,可也沒惦記過有夫之婦……

    “清河,你對韓東了解多少?”

    “我就知道他以前做過兩個公司,全垮了!

    唐艷秋玩笑:“那你知不知道之前針對東泰跟清源的輿論是誰弄的?你以為是個人就能讓兩家當地的支柱產業搖搖欲墜,你以為誰都能輕易把輿論做起來。清河,你讓古叔叔試一試,看他有沒有把握操縱這種規模的輿論!”

    “韓東做垮公司不假,這跟他營銷方面的能力并不沖突。而且,咱們做人能不能記著點別人的好,你那次醉酒,是韓東過去解圍,把你送去醫院的。咱們事務所發展順利,生意不是真這么好做,是東陽的很多人都會給韓東一點面子……”

    古清河臉色難看:“他幫我解圍?分明是小夢的意思!

    唐艷秋嗤笑不語。

    夏夢眼睛在兩人臉上流轉,怕這倆人吵起來,忙道:“那就說定了,這事我讓人抓緊做提案出來,你們倆看看!

    ……

    而被議論著的韓東正在門口走廊盡頭打電話,很久沒抽煙了,卻也下意識點了一支。

    邱玉平?

    方連海說不好駁邱玉平的面子,想考慮臨安本地的邱玉平介紹的另外一家安保公司。

    韓東趴在了窗前,視線看著樓下車場,口氣有些冷淡:“方叔叔,面子值幾個錢?您現在給我談面子!

    “您用不著擔心得罪我,進而施舍般給我幾個銀行業務,沒必要這樣,我不是流氓。不過,咱們也接觸挺久了,我能不能好奇問您一個問題!

    “你問!

    “邱玉平給你開了什么條件,讓你將振威踢出局?”

    方連海隔著電話感覺也不自在,他賣邱玉平,就是不想牽連到自己。

    做到隆和銀行老大的位置,看人不說十拿九穩,也差不多少。

    但他看不透韓東的底線到底在哪,對方擺明是要隆和押運業務,不管是禮是兵,韓東做的夠多了。包括恒遠那次押運,沒證據,方連海也知道肯定是韓東。

    韓東處心積慮,百無禁忌,隆和不肯合作,就是得罪人。所以他接到韓東電話,不假思索就把準備好的話說了出來。

    銀行趨利,邱玉平跟韓東的個人恩怨,讓他們自己去解決。自個銀行,則坦然接受邱玉平自己主動提高的貸款利息,脫身事外。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