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正面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聊著天,一路來到了同灣入口處。

    見許開陽等人把車子停在了路邊,韓東也隨后停下,跟關新月一塊走了過去。

    這趟來的人很多。

    有警察,有醫生,有消防,有爆破專家,還有當地的一些官員。

    今天來這的意思就是由便衣警察進行控制,強行把人帶離。爆破專家,直接先弄兩家住的那棟樓……

    聽他們討論著,韓東沒聽的興趣,左右看了看:“許總,我上個廁所!

    許開陽莞爾:“你小子躲什么躲,又不讓你上前線!

    “真忍不住了,不用等我!

    關新月這會已經拋開阿銘,面色恢復如常,軟軟糯糯拉了韓東一把:“等會給楊國棟打個電話,讓他來一趟。有個當地人說和著,說不定不用那么沖突!

    “行,我試試!

    韓東確實有躲著這場合的心態,因為他真不適合強拆,也不想看人強拆。

    無非是釘子戶堅守陣地,拆遷人員如狼似虎。說不定還有燃油,兇器等等物件……

    新聞上就是這樣,現實往往有可能比新聞還夸張。

    在韓東看來,許開陽等人手段欠妥,但釘子戶也未見得有多無辜。貪得無厭,也不是坐地就能收錢的,要有貪得無厭的本事。

    畢竟誰也不傻,敢擋拆遷,想必也有手段。

    總之今天,不是釘子戶服氣,就是開發商退步。具體誰服氣,韓東不想瞎琢磨,因為確實跟他沒有關系。

    記著關新月的交代,韓東上車后打了楊國棟電話:“國棟叔,您還是來看看唄。鄉里鄉親的,萬一鬧出人命來,您心里也不舒服。我看今天市里這陣仗,沒商量!”

    說話間抬頭,韓東以為自己看錯了,樓頂上分明有大大小小十來口人站在烈陽底下。

    他愣了愣:“站樓頂了,您趕緊來勸勸。跟拆遷人員還沒接觸呢,把孩子老人都給挾持上去了!”

    楊國棟悶悶道:“非得今天拆?”

    “拖好久了已經,而且您看這兩家人,有道理可講么?也不怕出點意外,什么東西!怎么著,打算讓開發商的人去決定他們孩子的命?”

    “我過去看看!

    楊國棟匆促答復著,掛斷了電話。

    韓東隨即又打給了關新月:“新月,你讓許總別亂來。孩子在上頭呢,別不小心出點意外……”

    “那有別的辦法么?這兩家一直住在樓頂,不管是白天來還是晚上來,人都在上頭。你放心,許總讓消防過來就是為了防止萬一,底下鋪的都是氣墊……”

    “先別急,楊國棟最多二十分鐘就到了,讓他再談一談!

    “你過來看看!

    “我等會跟楊國棟一塊去!

    放下手機,韓東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他剛開始還覺得挺簡單的,警察趁人不注意,把人直接摁走就沒大事。沒想到魔高一丈,人早先就住在了樓頂。

    這種情況下除非真不顧忌人命,否則特警都沒招。

    有必要這樣么?面子不值錢,顯然還是為了錢。

    多補償一點是小問題,顧忌的是哪怕等房子拆了以后,走漏了風聲?峙乱呀洶嶙叩耐瑸尘用褚材馨鼑椖坎,要求開發商一塊補償。

    開發商肯冒這種風險才傻了!

    車里等了二十幾分鐘,一輛灰色豐田由遠而近,楊國棟的車。

    韓東拿著煙下來趕了過去:“國棟叔,來了!”

    兩人經常聯系,已經熟識。

    楊國棟沒時間抽煙,遠遠眺望,十幾層樓頂之上,兩家一共十一口人,密密麻麻的呆在樓頂邊緣,看上去像是螞蟻。

    “我去特么的,是個男人自己扛就行了,拉著孩子壯膽!

    楊國棟罵罵咧咧,真火了,大步往前走。

    韓東緊跟著他:“國棟叔,國棟叔。別激動,等會有話也慢慢說,不要讓人惱羞成怒!”

    “跳下來摔死才好,只要別連累孩子!”

    韓東忙道:“不能這么聊。他要什么,你就答應什么,先把孩子老人安全送下來。我幫你壓著警察跟拆遷辦的人,你去盡管談。相信我,不管你答應什么,不會讓你難做!

    “東子,這事可特別容易得罪人。別坑你國棟叔我!”

    “您放心,我不坑自己人!答應的錢,開發商不出,我來出!

    說著,走進了現場。

    陳禾等幾個當地官員隨同警察去了樓上,許開陽跟關新月則在樓下不時抬頭觀望。

    許開陽手里握著對講機,低頭跟一名市里的人小聲嘀咕著,不知道在說什么。

    “許總,讓國棟叔上去試一試,都是同灣人,沒那么大的抵觸情緒!

    許開陽轉身跟楊國棟握手,客套了幾句,跟著拿起了對講機:“老陳,我讓楊國棟先生現在上去,你們都聽他的,別亂來!

    安排著,有人領著楊國棟進了樓房。

    許開陽臉上肌肉動了下,看向地面上已經逐漸充氣完成的墊子,煩悶不堪。

    他搞房地產許多年了,就算是十幾年前的社會,也罕少碰到如此過激的抗拆方式。

    關新月精致的眉頭也是緊鎖:“東子,楊國棟要是不行,你有辦法么?”

    韓東亂作一團。

    一個人兩個人好解決,關鍵是兩家人,他能拿出什么主意來。

    這些人要是犯罪分子簡單,找幾個狙擊手直接斃了。關鍵抗拆也不是多罪大惡極,理由還很多。加上一些老人孩子,強行去辦,很容易出意外。

    思索了片刻:“我的看法是他們要多少錢,給他們多少錢。只要肯下來,怎么都好說!

    見許開陽要說話,韓東搖頭:“我知道您顧慮所在。這兩家拆遷戶是違法,等順利拆了房子,想讓其吐出來也簡單。到時候就算同灣的人聽到風聲來鬧,國棟叔可以作證,咱們沒有多給……”

    “而且想那么遠沒用,人家肯搬就認可拆遷價格,不會如您想象中那么被動。眼下孩子跟老人都在上頭,這么熱的天,人又容易受環境影響,思維過激。當務之急,解決問題最重要!

    關新月若有所思:“許總,要不就按東子說的辦。錢我出,現在就找人送來!”

    許開陽擺手:“不用急,等楊國棟談個大概,我直接讓財務分別轉兩家人銀行卡里就行了!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