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 孩子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產房,夏夢在電視里經常能夠看到的場景,自己進來的時候,整個思維都是停頓的。

    生孩子在古代是女人的鬼門關,很多女人無辜死在傳宗接代上,難產,各種突發狀況……

    現代醫療水平發達很多,但也不乏一些狗血到二選一熬死大人的新聞。

    她惜命,所以更信任丈夫。

    因為萬一生產過程中了彩票,出現一些不敢想的狀況。她老公比她母親管用,母親會嚇傻,會失去判斷力,他不會。

    想的很穩妥了,就是忽略了疼。

    是真疼,疼的讓她失去理智的喊叫。肚子里像是有東西在攪,一波一波的,不給人喘息的功夫。

    韓東就坐在她身邊。想替她疼,關鍵替不了。

    他笑了笑:“別喊啦,有這么疼嘛!”

    夏夢恨不得咬死他:“你個王八蛋,上次你體驗陣痛,告訴我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不說是怕嚇到你。體驗之后,我一整天肚子都難受的要命!

    夏夢也想笑,卻忍不住哭了。

    她精神已經繃到了極致,說話,言行,都不再受控制。

    有多大聲音,就說多大聲音,斷斷續續。

    韓東言辭清晰,思路清晰,仍然輕松刺激她:“別人生孩子,甚至醫院都不用來……我媽懷我的時候,就因為來不及去醫院,找的鄰居阿姨接生的!

    “你在這環境好多了,還慘兮兮的!

    “我想殺了你!”

    “輪不到你殺,今兒你孩子要生不出來,龔阿姨就在門口提刀等著呢!

    接生的大夫有點分神,翻了個白眼:“誒,小帥哥,說點別的行不行!你媳婦在這遭罪,還幸災樂禍……”

    她是交代韓東協助鼓勵孕婦,可這廢話也太多了。

    “大姐,她平時多煩人你不知道,總想揍她一頓。今天是孩子看不過眼,幫我出口氣!

    絮絮叨叨交流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嬰兒有些微弱的啼哭聲響徹了產房。

    韓東恍如隔世,沒來及細看,大夫就匆匆的把一個小到讓人心酸的孩子抱了出去。下午五點十分。

    夏夢像是用掉了這輩子的力氣,癱在了產床上。

    韓東細細幫她擦了下頸部,面部的汗水,低頭在她眼睛上親了一下:“真棒!”

    夏夢費力張開眼睛:“韓東,你給我記著。我這輩子,都不會再生第二個孩子……”她眼眶復熱:“我真是為你跟媽生的,你以后要對我好,不能再總是跟我作對……要搬回來跟我一起住……”

    韓東既心疼又好笑:“服了你,話都說著費勁,還不忘給我下套!

    夏夢聲音沙啞,帶著哭腔:“你答不答應!

    韓東考慮了幾秒鐘:“我答應!”

    夏夢抿嘴:“不準騙我!

    “騙你干嘛。住的開心就住,住不開心就搬,又不是什么大事!

    聊著,護士收拾完畢,推著夏夢去往病房。

    韓東見門口龔秋玲在,看了她一眼:“你陪著小夢,我去看孩子!

    ……

    生產順利值得高興,可韓東接過一疊又一疊的醫療協議后,那份高興就蕩然無存。

    孩子身體很弱,他到現在除了簽字,也沒能正兒八經看上一眼。

    忙忙碌碌,病人往復。

    天色,眨眼就靜謐下來,偶爾有新生兒的幾聲啼哭,才給醫院添了幾分人味兒。

    韓東去看了眼已經睡著的妻子,走到外頭窗口前點了支煙。

    忙的多點能少想一點事情,一閑下來,思維總飄向暖箱里的那個弱不禁風的小嬰兒。皮膚不皺,也看不清楚像誰,拳頭就像是一顆大一點的珠子,握攏著,被綁帶束縛著。

    手,腳,全身,都被禁錮的一動不動。在特殊暖箱里,像個小型重癥監護室,哭起來的時候聲音也聽不著。

    沒生下來跟生下來之后帶給他的沖擊是不同的,韓東想它可以好好的,一點差錯都不要有。別受這么大罪之后,醫生又來告訴他各種不好的情況……

    他今天已經聽麻木了。

    韓東甚至在后悔,早早的,在海城把她流掉,也沒有今天這么大的波折。

    流產雖然也是一條生命,但那是無意識的。而生出來,它就有了喜怒哀樂,它知道不舒服,所以手腳不能動彈的時候,扯著嗓子哭,沒力氣的想掙脫束縛。

    煙燙到了手,他才摁滅在了窗幾的煙灰缸里。身后有腳步,是龔秋玲。

    “小東,你吃點東西吧……”

    “我不餓!

    龔秋玲欲言又止,看了眼他背影:“對,對不起。我自己的女兒,我自己都沒照顧好。她早產,怪我!”

    韓東轉身靠著窗臺:“龔阿姨,別這么說。你的女兒你最心疼,照顧不好最難受的也是你。所以接下來,你繼續疼你的女兒,我負責我的女兒!

    龔秋玲不敢對視,把手里飯盒遞了過去:“做什么事總得有力氣,不吃飯怎么行!

    韓東接過來放在了窗幾上:“還有別的事嗎?”

    “你,你吃過飯去小夢病房睡會。她那有備用床,孩子這邊我幫你盯著,有事再叫你……”

    “我誰也不信,就信自己!

    龔秋玲眼眶紅潤:“小東,你別這樣!

    “那你要我怎么樣!你大人都照顧不好,讓我信你可以照顧好小孩子!

    穩了穩又道:“現在不是追究誰的責任,沒有意義。你要是真的過意不去,就照顧好小夢,我抽出精力可以守在醫院,等孩子從暖箱里平安被送出來!”

    龔秋玲聲音低微:“過兩天小夢就可以出院了。但這里條件還不錯,我想讓她多住一陣子,要出院,讓她們娘倆一塊!”

    “隨你!

    “那你別忘了吃飯,我等會再過來取飯盒!

    韓東聽著腳步聲漸漸遠去,又點了支煙。

    他心里藏著一堆炸藥,看孩子一眼,就接近爆炸一分。早產,大夫說的含蓄,但事實就是作出來的,妻子作,岳母也跟著拎不清。

    自己是孩子父親,也有責任。

    他的責任就是沒有在妻子孕期時時刻刻的陪在她身邊。住在擁有別墅的女人家中,還想著要尊嚴。

    其實尊嚴值個屁,他早知道今天,別說孕期九個月,九年他也忍。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