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震懾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奧迪車里,一共兩個人。

    開車的司機是個三十來歲的男子,穿著休閑,五官很粗獷。后排坐著的則是一個體型薄弱,帶著眼鏡的人,看上去只有二十五歲左右。

    司機叫王力,是名退伍軍人。瘦弱男子叫楊志宇,剛剛大學畢業步入工作不久。

    兩人是一家當地偵探社的員工,其中楊志宇正拿著相機,在對著韓東跟關新月的方向拍照不停。

    他接到的任務是有人調查丈夫婚內出軌,要求他重點盯住關新月。但要切記避免跟蹤照片里那個叫韓東男人。

    至于雇主為什么如此安排,王力沒有細問。今天因為韓東在,他本來想放棄追蹤的,但王力以前在部隊混過幾年,自認為偵查能力出眾,兩人這才跟上。

    而且既然是調查婚內出軌,這種牽手挽臂在一塊的照片,豈不更有說服力。

    畢竟這次費用,對方給到了八十萬,且要求如此簡單,能不盡力么。

    楊志宇氣質稍有些猥瑣,貪婪從相機里留意著關新月的背影,嘴里碎碎念。

    “力哥,你看這身段,這相貌,這皮膚,簡直是妖精……難怪會做人情婦。不過女人漂亮點,真他媽的管大用。初中都沒畢業,能有如今成就,你說靠啥,全靠一雙合不攏的腿。好白菜都被豬給拱了……她要陪我睡一晚,兄弟出半條命都認了!

    王力趴在方向盤上,笑著罵了一句:“你不有照片么,回去好好用。拍完沒有,拍完趕緊走。那小子不對勁,應該也是部隊出身,別被發現嘍!

    “這你也看的出來!

    “當然,當兵久一點的都有共性,姿態都會養成習慣。不刻意糾正,少不了一些影子!

    楊志宇聽他分析著:“誒,人呢?”

    他剛才還在照相機里見到對方,這邊說個話的功夫,原地就只剩下了關新月自己。

    王力倒是留意到了韓東動向,像是上旁邊便利店買煙去了。突如其來的疑惑,他隨即啟動車子準備離開。

    跟蹤,最重要的是不被發現,已經拍好照片,沒必要逗留。萬一節外生枝,劃不來。

    可是這邊車子剛點火,一輛造型大氣的賓利慕尚從后行駛而來,直停在了他車前。

    王力嚇了一大跳,這車子價值五六百萬,他要是刮了蹭了,夠樂子了。

    忙踩了剎車,慣性讓后排坐著的楊志宇差點栽倒。待問問什么情況,賓利車內隨即就下來了那個剛剛消失不久的年輕男子。

    不及搞清楚,那人就敲了車窗。

    來人是韓東,從見到楊志宇來不及藏的相機,已經把工具箱里的扳手藏在了手臂之后。對方不下車,他就肯定要砸。

    窗子慢慢降下,王力滿臉疑惑,卻客客氣氣。以車觀人,開這種車的人多半不是什么簡單人物。

    “你,為什么攔我的車子!

    韓東已然斷定對方是故意跟蹤,偷拍。打量著王力不怎么和善的面孔,直言:“把車門打開!

    “我不認識……”

    王力想推脫著說不認識韓東,話沒落,啪的一聲,后車窗被連著敲碎。韓東探手抓住了后排楊志宇的衣領,把人從窗口往外扯。

    看那種力道,他這要是倒車逃離,楊志宇能被韓東生生從車窗里拽出去。

    “干嘛,干嘛!”

    王力迅速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韓東置若罔聞,隨手將靠近的王力推到一旁,騰出功夫開了后車門。揪著楊志宇衣領,將人拉下來。

    楊志宇大呼救命,躲閃著相機,卻哪躲的過去,相機被直接搶了。

    “你打人!”

    王力火了,上前就扒韓東肩膀。

    韓東皺眉,想起了因為小米粒騷擾,妻子摔的那一跤。他一直都懷疑,妻子早產跟那一跤有關系。未回頭,他反腳踹出,悶哼聲中,王力捂著肚子往后跌。

    快,快到人無從反應。

    王力也是個練家子,只接觸對方這一下,人便徹底軟了。

    對方出腳的角度,力度,速度,穩定性。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就算是部隊里面的格斗高手,一個專業的散打運動員,怕也難如此隨意。

    什么人?

    城市里見到這種角色,王力掩不住的心驚肉跳。

    有錢,作風強勢干脆。

    王力有血性,可不傻。這明擺著是對方發現偷拍了,他跟楊志宇倆小蝦米,哪惹得起開賓利的人。

    捂著肚子慢慢站直,他陪著笑:“誤會,真的是誤會一場,這不我這兄弟看您女人漂亮,他有偷拍的嗜好……媽的,都說了不讓你拍,還亂拍!”

    王力來勁,上前就留著力道踹楊志宇。

    韓東冷眼看兩人演苦肉計,翻相機觀察照片。除了剛才他跟關新月挽手的幾張,相機里還有之前沒來得及刪除的記錄,正是小米粒發給他妻子的那張關新月進酒店的照片。

    看人下菜碟,他裝聽不到兩人道歉,把相機存儲取出。隨手摔在了地面上,相機立時碎掉。

    抬起頭,他看著對方:“誰讓你們跟蹤的?”

    “沒,沒有……沒有跟蹤。哎呀,要怎么解釋您才相信,誤會!您要實在不信,讓警察過來處理……”

    警察?

    韓東真沒想過讓警察介入這件事,這本就是最多拘留幾天的小事,哪有這么便宜。甚至,就算真的找到幕后主謀,他也沒理由拿對方如何,但他一定要知道是誰。

    他走向看上去骨頭偏軟的楊志宇。韓東接觸過太多窮兇極惡的罪犯,有辦法讓對方開口。讓楊志宇這種人說實話,輕而易舉。

    他確定不會怎么著對方,但對方會不會猜測他怎么著,這很重要。

    耍橫,恐嚇。是一種手段,最直接最管用的手段。

    他卡住了楊志宇脖子,單手將人提起,重重摁在了車上,聲音如冰:“我是退伍軍人,我的所有身份信息都是保密的。你們偷拍我,不用警察介入,我直接送你們去省軍區!

    楊志宇被他氣勢所懾,雙腿都抖了起來,窒息感,恐懼感……

    省軍區,對普通人而言,進軍區可比進警察局震懾力大。

    在楊志宇的心里,面前這個看似不溫不火的年輕人,著實太狠了。一眼不合砸車窗,一眼不合就打人,一言不合不知道會不會要他的命。

    “哥,哥,我錯,我錯了……”

    楊志宇沒力氣想把韓東手臂拉開,出聲艱難。心理防線,瞬間垮了。

    韓東沒松手,卻輕了一分力道:“說!”

    “我是被領導安排來辦這件事的,根本不知道讓我們拍照的人是誰。對方很有錢,一下子給了偵探社八十萬……我們領導比我清楚……”

    楊志宇眼淚直掉,說著說著竟哭了。

    韓東錯愕,他能斷定這種狀態下的人說的多半是實話。

    無趣松開了他:“你們偵探社叫什么名字?”

    “鐘偉偵探社,地圖上有導航……”

    韓東低頭擺弄了下手機,確定有這個地方,重新抬頭:“我不去偵探社,你,現在打電話讓你們領導過來。放心,我只要知道誰出的錢,跟你們偵探社沒有關系,我分得清。但如果你們不配合,咱們這就變道去省軍區!

    “打,我這就打電話!

    楊志宇聽到省軍區三個字,頭皮都發麻,忙不迭的答應拿出了手機。半響問:“哥,我,我怎么說?領導要不肯來呢!

    “他不來我找你!”

    “哦,哦!

    楊志宇腿還在抖,聲音帶著哭腔,撥了號碼:“鐘哥,我出車禍啦。您趕緊來一趟國際酒店這邊,先預支我點錢,我跟王力錢不夠……快來吧,人命關天……”

    關新月瞧著糾紛,已經慢慢走來。不及細問,正看到楊志宇德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韓東這人真夠有意思,把人生生嚇傻了。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