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判斷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送妻子離開,韓東接下來頂著壓力,將滿月酒繼續了下去。

    有酒意,有戾氣,但若無其事,言談笑語正常。

    他父親,他岳父母,他的姑媽。每個人都氣的不輕,面沉如水。他也氣,再氣總不能把親戚朋友趕走,亂了分寸,總要有人來顧著局面。

    只強行辦下去,高興的氣氛也沒了。抓鬮屬東陽獨特的規矩,剛出生就可以抓。東西在孩子伸手能碰到的地方,抓了什么就是什么。

    這是滿月酒最熱鬧的時候,歡聲笑語不斷。

    今天客人笑容多少都帶著些假惺惺,裝出來的。

    所有人都在琢磨,韓東得罪了誰……是這樣,韓東在許多親戚眼里,擋拆遷,斗閔輝,打表哥堂哥,就是個得罪人,混不吝的性格。

    不乏一些夏夢的親戚在心里揣測,認為他不三不四,導致有人為了報復他都把花圈給送來了。

    新聞里聽說過有一些討債的喜歡給負債人送花圈,難不成他欠人錢?不應該,他身價少說也值十來個億,振威蒸蒸日上,欠錢不還的可能性不大。

    韓東鉆不到別人心里,他就看著趴在毯子上,眼睛靈活四顧,好奇觀察著一群傻傻的大人,也不怕,就忘了抓東西。

    當著所有人的面,卻還笑著逗她,吹著口哨引導她拿起來,趕緊結束。

    她才這么小,已經有人惦記她了。

    以前跟妻子開玩笑說,有人欺負女兒,無計可施的時候,他會宰了對方。不是玩笑,是他心里話。

    當老公有可能保護不了思想獨立的妻子,當爹的如果連自己孩子都保護不了,他認為活著是恥辱。

    這種場合下郵寄花圈,針對一個懵懂無知的孩子,碰了他的忍耐性。

    下午兩點鐘,斷斷續續送走了所有客人。只剩下韓東跟夏夢兩家人。

    韓岳山再忍不。骸靶|,你查出來這人是誰,我幫你宰了他!”

    杜麗有心說話,絲毫不敢接腔。

    龔秋玲眼圈紅了,埋怨女婿:“你到底得罪過誰?總該有懷疑的人吧。早讓你做事收斂一點,這不人找麻煩都找家里來了……”

    越說越惱,龔秋玲接過小女兒遞來的紙巾抹了下眼睛:“茜茜這么小……”

    夏龍江雖然跟她離婚了,見她這樣仍免不了心疼:“別急行不行,事情還沒弄清楚。你在學校也不是沒得罪過人,我也得罪過,不能都往小東頭上推!

    韓蕓吐了口氣,看侄子狀態不對,擔憂:“別犯傻,就算查到是誰,你們爺倆都不準給我犯傻!先去睡一覺,喝多少啊,臉色這么難看……”

    韓東搖頭示意沒事:“這次報復確實是沖我,龔阿姨說的不錯!

    龔秋玲解釋:“沒怪你的意思,就是擔心這次是送花圈。下次再出別的事,大人都受不了,別說孩子!

    韓東冷淡而兀定:“不會有下次,他打一次主意就夠了!

    龔秋玲這會有點怕了,她還是蠻了解女婿的:“先去睡覺吧你……”

    “我沒事!鞭D頭:“爸,杜阿姨,姑媽。你們回家吧,這邊我自己處理,有消息我打電話。我也得回去看看小夢,哭著走了!

    夏明明想說點什么,沒辦法插話。偷眼觀察著姐夫,恨死了那個背地里搞鬼的人,更心疼他。

    他壓力肯定是最大的那個,要照顧幾個長輩的情緒,要強撐著去逗茜茜抓鬮,還要送客人走……

    剛才見姐夫半蹲在茜茜前頭,若無其事,她就有點受不了。

    回去路上。

    夏明明開車載著姐夫跟母親。還有,母親懷里的小茜茜。

    龔秋玲愁容未散,韓東閉目養神,她最擅長調節氣氛,此刻也自啞然。

    手抓了下副駕駛男人垂下來的手腕:“姐夫,你別內疚,又不怪你……你這樣,我心里特別難受!

    韓東睜開眼睛:“醉的不舒服。別擔心,我沒問題。一個下三濫就把我擊垮了,你也太小看我!

    夏明明笑:“姐夫是最棒的。對方就是個見不得光的下三濫,不搭理他,他就永遠只能躲臭水溝里!

    龔秋玲看向前排的兩人,微蹙眉頭。

    她是女人,且是最了解小女兒那個。她對女婿緊張的這種姿態,太明顯。

    一時也無心提醒:“小東,真找到這人你打算如何?你不聽我的可以,要聽你姑媽的。我已經報警,警察快到咱們家……要習慣用法律解決問題,不能意氣用事!

    “你爸簡直胡鬧,宰了對方,他怎么辦。這么大年齡再去坐牢,心態就不對!

    韓東知道她出于好意,解釋道:“他說氣話,他愿意去殺人,我也不會讓他去。再有,您讓警察湊什么熱鬧,我查不出來的,指望派出所的人沒用。涉及到網絡,最復雜。我只擔心寄件人也是假的,那這件事真的就只限于猜測了,太麻煩!

    “你猜是誰?”

    “小夢的前男友邱玉平。他有先例,做出來這種事不稀奇!

    “他?他這么有錢,會做這些事!

    韓東避而不談:“你放寬心,不要惦記這個。對方這么做是仗著不好查,是怕我知道他是誰。既然怕我,你覺得他還會做出什么來?現實之中,動彈一下他都不敢,就這點能耐而已!”

    龔秋玲悶悶不樂:“唉,什么事!

    韓東不以為然:“沒什么好丟人的,不虧心,不違法犯罪,不欺上凌下,就堂堂正正。不能因為別人下作,咱們也感覺自己下作!

    “就你能說……”

    聊著,韓東疲倦又閉上了眼睛?赡芟氲奶,加上酒意,頭像裂開了一樣。

    他在等皮文彬的結果,能查出來最好,查不出來。不管是不是邱玉平,他這口氣都只會往他身上撒。

    證據不重要,猜測最重要。

    知道夏夢號碼的人沒有幾個,會用這種方式報復的人更沒有幾個,何況韓東昨天跟邱玉平對視的那一眼,分明察覺對方陰毒更盛。邱玉平不清楚孩子滿月酒的時間,可他要想弄清楚,一點也不困難,這不是什么秘密。

    邏輯上來說,他前腳對邱玉平動手,后腳邱玉平找人去金龍大廈鬧事,符合邏輯,后被消防水噴的狗血淋頭,灰溜溜跑了。報復不成,再耍手段,情理之中。

    無數的可能性加在一起就是事實,韓東心里的事實。

    實際上,他判斷一件事會出現錯誤的概率,微小到接近不可能。

    這是本能加上后天環境鑄就的判斷能力,他往往最短的時間內,可以做出準確判斷。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