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 動力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前后離開,沒再發生爭執;蛘哒f韓東走的太快,夏夢緊步趕著,也還跟不上。

    而這過程中,路過的警察無不在意很奇怪的目光在看兩人。

    直勾勾的,夏夢狼狽至極。她在追他,喊他名字。男人沒有停步……

    快到門口之時,沒那么多人了,她跑著攔在丈夫面前,呼吸不穩:“老,老公。你聽我解釋!

    韓東定目看著那張曾認為最完美的臉,此刻帶著慌張,緊張,委屈……

    臉上,輕易能看出無數情緒。

    他曾對她癡迷到滿腔熱情全部都在她的身上。她的一舉一動,隨意到吃飯,走路,說話,他全喜歡到了骨子里。

    從頭到尾,他有離婚的決斷,但沒有真正想過離婚。

    舍不得。舍不得眼前這個從小到大,連日記里都不會去記錄的夢。

    是一次一次的,這份舍不得在一點點磨滅。

    兩個感情最好的階段。懷孕的時候他懷疑她在不在意自己,如果在意,生個孩子為何故意折磨他。這個錄音,出現的也不那么恰當,它關乎信任。

    當連家人都沒辦法去信任,需要防備的時候。是韓東最挫敗,最低落的時候。

    在公安局的二十四個小時里,他機械應付著警察,滿腦袋全是妻子在看似兇巴巴的關心邱玉平樣子。錄音可以聽出來有處理過,重點是不變的,她如果沒說過那些話,別人想斷章取義也找不到縫隙。

    空氣中飄著她身上,韓東最喜歡聞的香水味道。

    垂下了視線:“夏夢,你用不著跟我解釋什么,你沒錯。我錯了,是我肚量太小,容不下這件事!

    夏夢眼眶紅著,臉上又笑著,努力維系著最后一點尊嚴:“老公……我都想過,萬一害你坐牢,我也去牢里陪你。你站在我的立場考慮一下,我就是個普通女人。會擔心你惹事,也擔心你沒有分寸。之所以給邱玉平打電話,想讓他滾的遠遠的……”

    韓東插話:“所以。他給女兒送花圈的事,在你這其實一點都無所謂?赡苓覺得挺好看,精心用花團簇成的!

    “夏夢,你是個母親么?我表姐孩子受點委屈,她要去跟人拼命。我并不是我姑媽的兒子,她也從來見不得我被人欺負。誰要敢送花圈給我,她一定拿刀去砍了別人……”

    “你讓我站你立場去考慮問題,也將心比心好不好。你不拿茜茜當女兒可以,那是我女兒。誰要平白無故的害她,我的命都不值錢,在監獄里坐幾年牢算什么!”

    “老公,你不要這么嚴肅……話可以好好說啊!

    夏夢捧著男人沒有表情的臉,親了一下,死死抱住了他。

    韓東木樁般站立,雙眼掠過女人看向外面。僵直,呆滯。

    半響,他扯開夏夢卡在他腰間的十指,繞過她往外走。

    夏夢自問姿態已經放的很低,就差哀求他原諒了……他還是這么呆板,不留任何情面。多大點事,至于如此過激。

    她聽丈夫教訓,默默忍受。不是找不到話反駁,是知道不適合跟這種情況下的男人吵架。

    眼見他準備去往關新月等著的車子里,夏夢失控站在門口:“韓東,你說花圈是邱玉平給茜茜送的,證據呢?連證據都沒有,去打斷別人的腿,還真是不怕冤枉別人……”

    韓東停步,笑的諷刺:“是啊。連證據也沒有,在你心里,我已經是個動輒斷人四肢的暴徒了!

    “你不要詭辯……”

    “咱們不需要辯,各走陽關道,以后互不干涉。你忙你的,我忙我的。愿意過就過,不愿意過就散!”

    “能不能別這么幼稚。說話有多傷人,你自己知道嗎?”

    韓東轉頭:“我是開口傷人,你是用行動傷人。彼此,彼此!”

    夏夢性格體現在吵架上,不輕易認輸。但此刻,面對丈夫,吵不動。

    眼睜睜看他乘別得女人車子離開,夏夢強撐著的堅強,完全崩掉。眼睛模糊的,看不清楚越來越遠的車。

    陌生。是這次見面,丈夫帶給她的感覺。

    因為以前不管多大的矛盾,她撒個嬌,討好,服個軟;具^去了。

    現在的他,不愿意說話,不愿意溝通,開口便氣的人無計可施。

    她大老遠從東陽趕來臨安的路上,想過丈夫會因為錄音生氣,想過怎么哄 怎么道歉……拋開這些,她想他了,一眨眼人就走了許多天。

    抱著來化解這樁由邱玉平引來已久的矛盾,發現自己太高估自己。

    電話響了,妹妹打來的。

    她不知道從哪聽說的韓東進公安局的事情,是詢問具體情況,路上就急不可耐的撥過兩三次。

    揉了下眼睛,夏夢原本還可以保持正常。在聽到妹妹隨意稱呼她“姐”的當口,一瞬間,哽咽的話都說不出。

    丈夫因為她進公安局,她心里比他還難受。但所有壓力全都在她身上,連個可以傾訴的人都找不到,不敢找!

    “怎么了姐?”

    夏明明駭了一跳,顧不上再打聽姐夫的事,忙著詢問。

    夏夢把手機拿開離耳朵遠了些,十幾秒鐘,才斂神說沒事。

    她沒事,韓東也沒事。

    “那你哭什么,挨教訓了……我姐夫罵你幾句應該的。你總把他給想成無所無能,他也很普通啊。這事放普通人身上,殺了媳婦的心都有……他沒對你動手,我覺著他都太慣著你了!

    慣著?

    她結婚以來,是被丈夫哄著,慣著,順著。

    就像是他每天給她一顆糖,可有一天,突然就不給了。夏夢非但適應不了這等可怕的習慣,也弄不清他為什么中斷了繼續給予。

    她裝不下這些惶恐,再無姐姐的架子。她需要旁觀者提點她,需要訴說,妹妹最合適聽。

    “明明,我該怎么辦……他寧愿坐其它女人的車,對我也不屑于顧……不管我怎么道歉,他連話都不跟我說……”

    “別急,你先回東陽,把事情緩一緩。他在氣頭上,誰的話也聽不進。等幾天,他不念著你,總會念著茜茜,有的是交流機會!

    “我不想回去……”

    “你留在臨安沒用啊,連人也看不到,還耽誤你自己的工作。姐,你費多大心思才能夠正常上班。別到最后,跟姐夫感情丟了,工作也弄的一團糟!

    夏夢澀笑:“工作的動力都找不到,工作還有什么用。明明,你別說了,我要在這留幾天!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