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 隊友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結束通話,韓東神情定了定。

    他跟譚靖宇屬忘年交,罕少有嚴肅說話的時候。他催自己回臨安,多半是邱玉平這個公眾人物所帶來的外界壓力。

    平時催歸催,沒認真過。

    他不回去,譚靖宇在一些事兒上會包涵。

    這個電話不同,意思很明確。自己要是再不回去,是為難譚靖宇。

    難不成警方發現了自己傷人線索!不對,不對。他始終認為自己做的是沒有任何紕漏。

    思索之余,又有電話打了進來。

    韓東低眼掃過手機屏幕,若有所悟。蔡叢明,他的戰友蔡叢明。

    自己在L市的時候只密切接觸過他跟樊滄海。

    猶疑著,韓東把手機重新放在了耳邊。沒來及招呼,蔡叢明著急的聲音隨即就隔著聽筒傳來。

    “東子,有麻煩了……”

    韓東不動聲色:“別急,慢慢說!

    蔡叢明滿是懊惱:“前幾天警察來過我們家,我不在……你嫂子那個傻娘們不小心說漏嘴了。我以為就說錯句話而已,沒什么大事,剛才警察突然來把你嫂子抓了!”

    “對不住,實在對不住……”

    韓東聽明白了怎么回事,也因這個電話了解了譚靖宇為何著急讓他回臨安再錄口供。

    他以前在公安局錄的口供跟蔡叢明妻子說漏嘴的時間對不上。

    也就是說,韓東說某天在L市蔡叢明家吃飯。警察去蔡叢明家里調查的時候,蔡叢明妻子失口說他沒在。這就導致了存疑,警方務必會弄明白誰在說謊。

    他略感荒唐,自己千方百計的反復考慮,竟忘了叮囑蔡叢明好好教她怎么說話。

    蔡叢明既緊張又內疚:“東子,你趕緊想想辦法……不行先躲一陣子。等那個傻娘們從公安局出來,我肯定好好收拾她。氣死我了!”

    韓東倒比他冷靜的多,雖怒,還是強忍著道:“你先想辦法把嫂子保出來,我這你不用操心!

    無心多談,他隨即掛了。

    傅思媛一直在留意他,等他過來,順口打聽:“東子,誰電話啊!

    “一個戰友,有點小事兒!

    江文蓉轉頭:“小東,你該回東陽了……”

    傅思媛趁機道:“對啊東子,我媽的病也不是一天兩天能好。你有老婆孩子,又有一大堆工作,一直呆在這不好,弟妹肯定有意見啊!

    韓東笑著從她手里接過輪椅把手,邊走邊道:“她有意見就保留。媛姐,我真沒要緊事!

    傅思媛見他態度,瞥了眼,沒好氣道:“那你也不能一直賴著不走啊。這我家,天天還得幫你準備酒菜……都把我吃窮了快!

    韓東停步,輕緩按摩著江文蓉肩頭:“阿姨,媛姐說這她的家。您說是誰的!”

    江文蓉既感慨又忍不住樂:“你的家。她,嫁出去了,別家的人!

    說笑中,韓東正經了些:“媛姐,你不用趕我,我再呆幾天,至少等江阿姨情況徹底穩住。再說,來都來了,還沒去看看朋友!

    ……

    而另一邊,L市。

    剛跟韓東打過電話的蔡叢明額頭上已經見了汗。

    他有許多話出于歉疚,沒敢跟韓東在電話里面說。今天抓她媳婦的那些警察特別反常,車子不是L市本地車輛,也不是臨安號牌。那些警察滿口的上京腔調,吊兒郎當的,毫不通融,一個個典型的笑面虎。

    蔡叢明在L市經營了很多年。

    警察帶她媳婦離開的時候他隨即就開始到處托關系,找關系打聽,半點頭緒都沒有。

    詭異,因為一句錯話惹來如此麻煩,處處都顯得詭異。

    他現在是既擔心妻子,又擔心會因而害了韓東這個戰友。

    人家來L市是信任他,拋開兩人幾年前的戰友關系,兩人生意上才剛達成了合作。

    臉上肌肉在顫動著,蔡叢明不敢再繼續耽擱。出門,上車后直奔市政辦公廳。

    他有親戚在那邊上班,想去撞運氣看看能不能問出什么。盡管,很清楚,這事他能打聽出來的概率接近為零。

    但蔡叢明也實在是沒了其它辦法,有點病急亂投醫的意思。因為他到現在,連自己媳婦被抓到了哪,被如何對待,全然不知。

    市政辦公廳。

    樊滄海也正在接電話,古井無波的臉色。隨著通話加深,微有不耐。

    又是關于韓東跟邱玉平的事。

    他跟這樁爛事一點關系也沒有,卻屢次被各種人情綁架,請他配合。

    先是譚靖宇,如今又來一個上京市的張元河。對方身份好像是上京某局的人,自己請纓過來查案的。

    聞其言而知其意。

    對方剛一開口,樊滄海已經猜出這個叫張元河的警察跟韓東有過節。不然怎么扯,這事跟上京市警方也沒任何關聯。

    “王警官,該說的話我跟譚廳長都說過。你們交流嘛,我這肯定是隨時配合你的?墒俏疫@幾天真的抽不出時間來,再等等,等我空閑下來,肯定好好接待你們的人!

    推脫著,樊滄海放下了座機。

    張元河跟韓東有什么恩怨他管不著,但讓自己幫邱玉平去找打斷他雙腿的真兇,樊滄海膈應的厲害。

    常艷華的死跟邱玉平必然有關系。

    場面上,他得顧著這位大企業家的面子。私底下,就是仇人。他不管是誰來查這案子,想讓他配合,找能讓他配合的人來。

    張元河還遠遠不夠格。

    抿了口茶,樊滄海不禁記起來了那個來L市企圖賄賂他的韓東。

    至現在,他已經理順了這件事。當時就覺韓東來的反常,隨后新聞上就爆出來邱玉平雙腿被人入室打斷。

    如果兇手真的是韓東,樊滄海對這種手段,心思,頗有點嘆為觀止。

    那個叫韓東的年輕人心思細膩到,連他跟邱玉平的恩怨都算計了進去,一環扣一環,堪稱完局。這種角色,難怪當初隨隨便便弄的常艷華狼狽不堪。

    若非碰到了兩名豬隊友,法律層面上來說,想將韓東繩之于法,難如登天。

    現在嘛,樊滄海倒有些看戲的心思。他想看看被豬隊友籠罩的韓東,怎么從這個困局中走出來。

    沒錯,是豬隊友。

    據說好像是被老婆坑的變成了嫌疑人。又被戰友的老婆證明其在公安局的口供作假!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