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父女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次日,上午九點鐘左右,韓東跟傅立康一塊從家里走了出來。

    韓東挺久沒去過十六處了。既然傅立康提了出來,他順便也去看看江文宇等人。

    也是巧合,江文宇就近結束了一樁國外訪問的保全工作,眼下就在十六處里負責常規訓練。

    離開大院,車子開出一公里左右,韓東隨即留意到路旁那輛標志明顯的警車。

    昨天好像是因為距離大院太近,被門崗趕了,今天停的就很有眼力勁兒。

    韓東只掃了一眼便視若無睹,全神貫注的開車:“看來我是真得走了,不然只會給你和江阿姨添堵。不過,好像有點不對。這點小事,警方太急迫了,敢天天來這守著,很反常啊!

    傅立康哼了一聲:“不全因為你,前陣子我從部隊里趕出去了一個敗類,劉家的人。這是借機給我上眼藥呢!

    “我說呢。感情你得罪人,我被人當成要殺的雞!

    傅立康調侃:“人家怎么不挑文宇,不挑小白,就拿你開刀。你當初明知道劉家父女都是那種睚眥必報的敗類,還忍不住去交惡,怪誰!”

    韓東翻了下眼睛:“你反正是永遠沒錯。那次在酒店,你不出頭,我都決定忍了那口氣。至多被公安拘留幾天,受點侮辱過去了。你倒好,手下不但當眾打了劉昆侖,還把劉慧云那丫頭抓了,人面子里子全被你抹的干干凈凈……”

    “我幫你還錯了!

    “你昨天還說不能一直幫我,那之前幫我豈不是在害我!

    “少給我貧。就你這脾氣,剛退伍那會,逼急后宰了他都敢。我要不是怕出血案,當誰樂意管你閑事!

    韓東一本正經:“是啊,以前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F在不一樣了,讓我跪著磕頭,也不敢再有那些想法!

    “說話怎么跟放屁一樣。潛到別人家里把人腿打斷,叫沒想法?”

    韓東旦笑不答。

    說著,轉彎之時,那輛原本停在路邊的警車出現在后視鏡中,跟了上來。

    傅立康也看到了,眉頭漸漸擰成了川字。

    少頃,摁了下車前的一個特殊按鈕:“小姜,把人給我攔下來,帶回部隊。好好審一審,他們跟著我有何企圖!

    話剛落下不久,一輛外形像是私家車的牧馬人在路中急停,徑將那輛越來越近的警車逼停。

    韓東全程從后視鏡中觀察著動靜。

    就一分鐘不到,車子都還沒開出去多遠。不知道那輛牧馬人內的幾個便衣警衛跟警察怎么溝通的,總之起了沖突。很突然的,警車里的三個警察被粗暴控制在地上,動彈不得。

    韓東收了視線:“老頭,這樣會不會有點不妥!

    傅立康攏了下外套。答非所問:“你把空調開高一些,冷!蓖A送2诺溃骸斑@大半輩子啊,敢跟蹤我的全是別有用心者。開著警車就一定是警察?未必!”

    韓東哪信這些說辭:“人年齡越大,脾氣越穩。你這是年齡越大,脾氣越大!

    傅立康擺手:“不不,脾氣大小得分人!

    “關鍵你抓他們沒用!

    “圖個眼前清凈。不然總有一些不開眼的,蒼蠅一樣圍著嗡嗡亂吵!

    ……

    被韓東傅立康兩人議論的劉昆侖,這會就在劉氏總部,剛來上班不久。

    劉氏集團位置在上京市中心,金融街旁邊。寸土寸金的地段兒,集團的建筑物在附近幾乎都可算是一個坐標。

    此刻,劉昆侖剛接了個電話。消廋的面頰上,不免多了嘲諷。

    去等韓東的警察被部隊的人帶走了。

    傅立康那老東西風格還是一如既往的強硬,只抓幾個警察能如何?還是要放。憑空得罪一些警方的人而已,于韓東這件事上起不到任何作用。

    韓東。

    他從來沒把這個年輕人放在眼里。

    是巧合經人介紹,跟那個叫邱玉平的通過一個電話。巧合知道這案子的蹊蹺,巧合下岳父在他跟前埋怨傅立康做事不通人情,他才順手有了這一系列安排。

    與其說他針對韓東,不如說是抹一下傅立康的面子更準確。

    傷女之仇,當眾被人毆打之恨,劉昆侖終生難忘。

    抓韓東的事不急,傅立康既然執意護著,就看能護到幾時。韓東是否這輩子都縮在部隊大院中,不敢出門。

    現在他要做的是找人給L市那位打聲招呼。

    樊滄海只要肯配合,韓東入室斷人雙腿的罪名,就再沒有任何懸念。

    屆時,傅立康哪怕還沒退,他劉昆侖一樣有把握當著他的面,堂而皇之的抓人!

    不會被這件事占用太多精力,劉昆侖順手打了幾個電話,準備前去會議室。

    迎面,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風風火火推開辦公室的門,闖了進來。

    女孩瓜子臉,穿著時尚帥氣。牛仔外套,身材修長火辣。

    如果不是眉宇之間那抹掩不住的刻薄,僅外形上看,美女無疑。

    是劉慧云,劉昆侖的獨女,也是在酒店中被曾被韓東打過一巴掌的那個女孩。

    她在劉氏集團上班已經有大半年時間,盡管來的次數跟度假差不多,總算掛著一個人事副主管的職。

    見到女兒,劉昆侖言辭間都透著寵溺:“寶貝兒,今天怎么舍得來公司!

    劉慧云攬著他胳膊:“爸,姓韓那家伙還沒抓到啊……都多久了!

    劉昆侖樂呵呵道:“再讓他舒服一陣子,慢慢來!

    劉慧云眼睛轉了轉,水靈靈的眼中多了怨毒跟不滿:“您就是顧東顧西的,抓個人也這么困難!

    “沒辦法啊,部隊大院一般人進不去。人一天躲在里頭,警方就沒招!

    “這還不簡單,找人把他約出來不就行啦。爸,沂南哥跟徐清明他們都有韓東的電話。這事交給我了,就不信這家伙不中套……”

    “哎呦,還是我女兒厲害啊。我都沒想到這辦法!毙χ嗔讼屡畠侯^發:“你跟你沂南哥怎么樣了?我可還等著你把人帶回家作客呢!

    劉慧云少見的有點不自在:“爸……你看你。我跟沂南哥是很普通的朋友,想哪去了!

    “嗯,普通朋友,我知道,全上京市人都知道你跟他是普通朋友。普通到蔣沂南身邊有個女孩子,你都想方設法的把人趕跑!

    劉慧云被父親擠兌的臉色微紅:“不跟你說了,等會朋友邀我去看機車大賽呢。韓東的事咱們就這么說定了,我想辦法把他約出來,其它的您來安排!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