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醫院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公安局里鬧出來的動靜不算大,甚至對峙這種情況都因為江文宇處事果決,迅雷不及掩耳便將人帶走,沒有發生。

    但,對于某些人來說,不亞于地動山搖。

    傅立康人在家中,電話隨之不間斷的響。

    他不急著接,也用不著躲。等響了有幾聲,拿手機到了外頭。

    臉上少了嚴肅,樂呵呵的:“小吳,你可是沒事不打電話過來!

    對面男性聲音穩重,慢條斯理,聽來只有四五十歲左右。

    “傅老啊,您這可是讓我太難做了!

    傅立康神情稍整:“幫你們清理幾個蛀蟲而已。怎么回事,用不用我再跟你詳述一遍!

    “這我都懂,是他們做事不行,我已經找調查組過去了……你看能不能把人還給我,畢竟是警方的事,您強行插手,不妥,傳出去也不好聽。哪能壞了您名聲!

    “用不著抬舉我,不存在強行插手這個說法!

    “您的人,您有理由管,主持公道?身n東畢竟已經退役了不是……您放心好了,我肯定給您一個交代!

    “退役?你說他退役了。他若退役,海城的事你怎么想到讓他去的。安穩沒幾天呢,對他來刑訊這一套。還有,我的人如果不是去的及時,韓東命還在不在都未必!

    對面無奈苦笑:“您竟將我軍,那幾個人能要韓東的命?誰敢!我倒聽說過他最近所作所為,警方查也是有理有據的對不對。不過有的蛀蟲是該清一下,傅老您這次算是給我敲了個警鐘。沒想過,眼皮子底下,有如此無法無天的人!

    傅立康平時還真會在一些無關痛癢的事上退步,如今不行。

    且十六處有監察科,是沒資格管警方的事,但自己的事,也用不著別人管。

    都知道韓東退役,退不退他一句話的事。他說退了,就是退。他說沒退,在外三年五載,一樣是十六處的人。

    就這方面,警方也挑不出錯來。人你用過,現在記起來別人退役了?開玩笑。

    推脫著,傅立康收了手機。

    隨即回房取了外套,親自乘車去部隊。

    十六處最擅長由一條線扯出整條魚,從未斷過線。若交給警方查,別說釣魚,桿也未必能立起來。

    ……

    韓東被帶出公安局后,直接送了部隊醫院。

    傷無礙,醫院算是個避風港。他在這里至少能睡個好覺。

    能充當的就是一顆棋子,如今是傅立康介入了,他自然輕松了許多。

    至于邱玉平這樁案子,韓東沒有放心上過。自大亦或者自信,他有這個資本。只要沒有人強行插手,隨便查,查得出他肯定認。

    他子彈導致的擦傷剛包扎好,有了點閑暇去想家里。

    從臨安來到這,很久沒見過女兒了,距離上次視頻也已過去了許多天。

    翻動著手機,準備給保姆掛視頻的時候。有電話提前打了進來,妻子的。

    韓東看著印象里最熟悉的幾個號碼之一,悄然吐了口氣。

    不太想接。

    最近發生的一切,源頭是她跟邱玉平通話的那個錄音。不介懷,怎么可能。

    排斥,難掩想念,復雜至極。

    韓東盯了手機半響,還是拿了起來。

    “老公,你電話幾天都打不通……問傅叔叔他們,也都不說。我都準備要去上京市找你了……”

    剛接通,夏夢著急的聲音就接連響起。

    “怎么回事,又莫名其妙的玩失蹤?傔@樣誰受得了!

    韓東淡聲道:“受不了就不用受,當沒我這個人就成!

    “你說什么呢!

    察覺聊天又快跟原來相似,夏夢忙扯開話題:“老公,我最近公司發展特別好。你有沒有注意,普法論壇這個軟件在許多應用商店都長期占據著前幾位,完全穩定住了。用戶粘性很大,昨天統計出的用戶月活,已經快達到兩個億。都忙暈了,天天盯著技術加班……”

    韓東平穩著語速:“好好做吧,離你夢想又近一步!

    “你知道我夢想是什么?我夢想是咱們一家三口可以沒什么煩惱的在一塊……”

    韓東握手機的動作稍顯用力,他不清楚夏夢是不是故意說這些。但很巧,他以前夢想也是如此。

    只就近心情難提,迫切感漸漸變少。

    “你,什么時間回來。要不再等我兩天,忙過這個階段,我去上京找你,順便看看江阿姨。對啦,案子的事……”

    韓東插話:“掛了!

    夏夢終耐不住性子,提高了聲音:“韓東,你到底要我怎么樣……別這樣死氣沉沉行不行。一件事,你要記我多久。我忙完工作忙著給你找律師,找最好的律師。為此專門跑過一趟天海去求人家,人找到了。就等著你回東陽,跟他接觸一下。咱們把這頁翻過去好不好!

    死氣沉沉。

    韓東拿手機照了下自己現在的尊榮,可不就是死氣沉沉。

    門口傳來了動靜。

    韓東不等夏夢再說,率先掛了手機。抬頭,來人是穿著軍裝的江文宇。

    “跟弟妹還鬧著呢?”

    江文宇提著點水果,進門后放在桌上,無意打聽了一句。

    韓東避而不聊:“孫五洲審的怎么樣!

    江文宇兀定:“十六處里,有撬不開的嘴么,不到兩個小時,孫五洲老老實實撂了。劉慧云指使他做的,和周文賀也脫不了干系。剛才,警方的調查組可能怕咱們的人動作快,提前把周文賀帶走了!

    “傅老現在堅持認為劉慧云意圖指使人謀殺你。跟警方剛通過信,他們不抓,咱們抓!

    韓東垂目:“他什么意思!

    “誰能看清楚他意圖,不過劉慧云這次麻煩真大了。只要被抓,老傅盯著,非查個底朝天不可。這樁事還不算嚴重,她之前做的那些才是真牛。我在來你這之前去查了下她以前資料,很多起訴書,上訪等材料都被壓著呢……”

    “沒那么簡單吧,他做事會只針對一個小丫頭!

    江文宇笑笑,近前坐在了韓東對面:“我猜的啊。這次劉家想救人,不元氣大傷估計也是傷筋動骨,非被老傅扒層皮不可。納了悶了,你說這人蠢起來真是一言難盡。老傅還沒退呢,即便退了,想整趙文先困難。想整一個劉家,簡直不費勁兒!

    “你們倆說話小點聲行不行,特別是你啊文宇,被人聽到,夠你麻煩的。你可不是老傅干兒子!

    正說著,一個女人自外頭掩門走了進來,隨口打趣。

    穿著白大褂,仍難遮身段窈窕。素顏白凈,不是太驚艷的那種女人,但自有一股尋常女人不具備的韻味。尤其一雙眼睛,明亮,漂亮,直透人心。

    “青婕!

    來人就是佟青婕,她今天休假,聽說韓東在這,專程趕來的。無心偷聽,是走路無聲,巧合聽到江文宇在口無遮攔,忍不住插話。

    江文宇無所謂,他平時小心翼翼,跟韓東等人說話再藏著掖著,太累。

    不意外佟青婕來這,等人進來,笑著道:“我在這安排有人盯著,除了你,誰能沒動靜進來!

    佟青婕沒搭理他。自顧給韓東倒了杯水:“雖然有點想你吧,但還真不希望在這碰到你。事我聽人說了,我能不能幫你做點什么!

    江文宇樂:“青婕,這倆人呢,你倒一杯水,眼里是只有東子一個。我這個大帥哥,完全被忽略。人有媳婦了,你什么時間把關注焦點往我身上轉移轉移!

    佟青婕翻了下眼睛:“小白臉,不是我的菜!

    韓東聽著兩人說笑,也忍俊不禁。

    他以前總來這家醫院,有傷來治,沒病來找佟青婕瞎聊。

    她是心理大夫,兩人每回聊完韓東都有收獲。而且,可能是相過親的緣故,他對佟青婕至今也有種很特殊的感覺,揮之不去。

    比愛情遠,跟友情又有不同。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