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 求和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韓東想掌握劉慧云的動向,并不難。

    從公安局出來就找人留意了,知道她此刻就在上京市最火的夜場中,身邊好像跟著幾個狐朋狗友。

    他一個人,車速極快。

    僅十分鐘不到,便停在一家裝潢大氣尊貴的夜場前頭。

    七點二十,尋常的夜場大多還沒步入客人高峰期。這家叫“盛世”的場子,門前停車場已接近停滿。

    韓東一眼找到了劉慧云座駕,那輛紅色的法拉利。

    他看著車子,呆了有一根煙的功夫。往前開十多米,靠路邊停下,下車往場子內走去。

    除了裝修,這里跟普通的夜場也沒太大兩樣。

    剛一進入,讓人血液翻騰的Dj聲,熱浪般遍及周身。

    DJ女十分漂亮,僅穿著小背心,運動短褲。扭動著曼妙身姿,狀若瘋狂。

    韓東雙耳像封閉了,完全忽略了這種燥熱忘我的氣氛。原地,視線掃過。射燈明暗中,他輕而易舉發現了劉慧云。

    牛仔褲跟個性毛衣,很瘦,背影不缺性感。短發揮舞,跟音樂的結合的很好。

    韓東沒貿然過去,留意她身邊的其它人。

    幾個圍著她的應當是朋友,除開這些,更外圍處兩個穿著西裝的男子目光也若有若無的鎖定在劉慧云身上,是保鏢。

    昏暗的環境中,韓東眼睛格外清亮。

    撥開人群,往劉慧云靠近。

    他目的不是殺人,事實上如果這女孩出了什么大的意外,不管是誰造成的。劉家首先會瘋到什么事都能做出來。

    不至于怕,但不是韓東想看到的。

    他這趟來,單純的“聊一聊”。

    很快,韓東走到了劉慧云身后。極隨意,拍在了她肩上。

    劉慧云正在音樂中放飛自我,身邊動靜讓她下意識轉頭,以為是朋友。入目卻是那張做夢都恨到咬牙切齒的面孔。

    她本能驚駭,退了半步。而后直勾勾抬頭跟韓東視線撞在了一起:“是你這孫子!”

    音樂吵鬧,韓東還是能聽清她尖銳,嬌蠻的聲音。

    “過來,我請你喝一杯!”

    劉慧云畢竟不傻,警惕:“你怎么會找到這。趕緊給我滾,姑奶奶今天心情好,不想找麻煩!

    這么交流很累,也太吵。

    韓東徑拉住想躲閃的劉慧云胳膊,強行往舞池外拽。

    “你想干嘛,救我……”

    保鏢早就看劉慧云身邊有異,見此左側西裝男箭矢般趕來,就要將韓東跟劉慧云隔開。另一名保鏢反應同樣不慢,更干脆揮拳,打向韓東面部。

    特別得當的反應,既快且狠!

    只在韓東眼中兩人都像是慢動作。

    他帶了一把劉慧云,便逼的那名出拳保鏢狼狽回側。寸步前移,一腳由下而上,精準踹在另外一人肋骨位置。

    慘叫著,那人跌撞倒退,摔在幾名普通客人身上。

    韓東動作未停,扯開驚叫連連的劉慧云。反肘砸在狼狽收動作之人的頸部。

    劉慧云視線轉換,驚慌之余又看不清到底發生了什么,也搞不懂韓東是怎么做到的。

    瞬間,她父親精心挑選的兩名保鏢,一個倒地拱著身體想爬而爬不起,另一個捂著肋部,同樣喪失了站起來的能力。

    她心跳加速,恐懼頓生。

    膽子固然很大,但此刻詭異,她料不準韓東要如何。

    難道是自己找人攔他的事敗露了,來找自己報仇!

    無數念頭很快閃過,劉慧云瞧著還沒反應過來的朋友:“快打電話叫人……”

    聲線已變,她來不及交代更多。人不受控制的被韓東拉著往外走。

    “韓東,我外公是趙文先。你敢動我,他一定饒不了你……放開,快放開我。!”

    其實不用劉慧云吩咐,一個站不起的保鏢已然開始拿出手機撥號。

    夜店里的其它人,驚訝,好奇。但只看著,并沒人輕易管閑事。

    走出三十來米,音樂聲變輕,韓東帶了一把。劉慧云踉蹌摔坐在卡座上。

    眼睛睜的很大,劉慧云驚疑慌亂:“你別找死。敢動我一個手指頭,我讓你萬劫不復。!”

    韓東像沒聽到,看她要跑,隨口道:“我說了,請你喝一杯,就喝一杯而已。老實點,不怎么著你!

    喝一杯?

    劉慧云心想我跟你有什么好喝的。

    隱生了恐懼,桀驁的性子暫時收了許多。不敢輕易造次,過于激怒男人。

    韓東見人終于消停了點,招呼服務生要了兩杯雞尾酒。

    而這會保鏢跟劉慧云朋友也圍攏而來,咋咋呼呼的威脅。

    韓東瞥了一眼:“站著別動,我跟你們劉小姐說幾句話就走!

    還捂著肋部的保鏢有心再抬出一些讓人懼怕的人物,可腳上生了釘子,嘴巴也像被人堵了。

    韓東讓他別動,他一時間被對方過于冷漠的態度影響,竟是絲毫不敢胡亂造次。

    自我安慰著,對方暫時看上去不像有惡意。萬一自個激怒對方,不妥……

    左右警察跟劉總都在趕來,最多十幾分鐘應該會到。

    劉慧云眼睛轉著,態度不知不覺在變:“姓韓的,有話快說,我沒心情跟你這種人喝酒!

    韓東看出來她在故意拖時間,垂目:“劉小姐,別這么緊張。今天來沒別的意思,找你道歉來著!

    “道歉?聽不懂!

    “那我說幾句你能聽懂的,上京入口攔車的事,是你。咱們第一次碰面,主動找麻煩的人也是你!

    “你別血口噴人!”

    韓東不理她打岔,自顧道:“他們攔車的時候,我女兒在車上,才七個月大。還好,人沒事。不然劉小姐你,現在,就是個死人!”

    尋常的語速,劉慧云只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躲閃著對方眼睛:“你嚇唬誰!”

    韓東停了停,抿了口酒。心冷,口氣漸緩:“其實劉小姐看著也挺痛快,咱們又沒有什么非你死我活的必要。長輩是長輩的事,我就希望劉小姐你,別再惦記我這個小人物了!

    劉慧云抬頭:“你說揭過就揭過。!”

    韓東悄然平復著自己:“劉小姐,那該怎么辦!

    劉慧云隨著談話加深,已漸漸少了忌憚:“你害我在朋友圈子里頭都抬不起來,現在又用這方式來求和。腦子壞了吧!想求和,現在跪下給我磕幾個頭,姑奶奶勉強認為你有誠意!

    “不怕折壽!”

    劉慧云冷笑:“你敢磕,我自然不怕!

    韓東起身,手搭在下意識恐懼的劉慧云肩上:“小丫頭。找你,不是怕你,是不必要發生一些你死我亡的事情!

    劉慧云怨毒:“姓韓的,你早晚得跪下來求姑奶奶我。給我等著!”

    韓東看出她色厲內茬,不揭破她強撐起來的膽子。停了下步子,隨即離開了迪廳。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