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辦法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關新月人聰明,很快想清楚了韓東話里的意思。

    “東子,你是想……”

    韓東坦然:“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你保證同灣其它樓盤質量沒問題,咱們就不用怕非議。地產這塊為何敏感,那是人的問題。裘書記那邊不用擔心,提前坦誠布公的商量商量,他應該會找人幫忙澄清,F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把丟掉的口碑找回來,把輿論扭轉過來!

    “壓是不可能壓住的,自古以來,道理皆是如此。壓的越兇,反彈也就越厲害。那些官員沒有任何一個敢陪許總玩這種游戲,最多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既然壓不住,那就公開檢測唄。房款要退,那棟出問題的樓,必須全部退回。但其它沒有問題的房源,要退總要根據合同來……”

    關新月喝粥的動作停頓,眨了下眼睛:“你接著說!

    “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認為有必要放開輿論壓制,讓這次事件盡情發酵。然后,到了一個點,由許總再出面開發布會澄清,隨時歡迎任何民間的,官方的檢測機構進行質量檢測……”

    “人心如此,藏著掖著,不是賊別人也認為你在做賊。敞開來,是賊,別人也認為你是江洋大盜,高一個檔次!

    “這個辦法前提建立在同灣項目的質量之上!

    關新月心思越來越明,恍神間,負擔卸下。

    男人或許不太精通管理跟公司的具體運營,可危機公關處理之上,是她前所未見的人物。

    忘了有多少年了,所有困難一個人扛,所有苦一個人咽。竟是在這個瞬間,才有那種經常聽人說起,卻從不曾感受過的依賴感。

    她真的想象不出他到底有多堅韌。

    連許開陽這種商業大佬都焦頭爛額暴跳如雷的事件,他如常交流般,剖析完全。甚至思維跳躍到,要利用這次事件,把同灣那些尾巴也一并清掉。

    她愣愣道:“國內輿論很奇怪的,這么操作的風險許總可能沒辦法承擔,他未必同意!

    韓東直白坦蕩:“他不同意,讓他自己去解決,我不介入。我不是說難聽的,就許總這種老派的解決方式,根本不行。前車之鑒在,壓著壓著,就反彈了。因一棟樓,導致整個上市公司差點腰斬!

    “我這是站在你的立場上分析考慮,假如我站在競爭對手立場。這次事件中,輿論操縱的好,連惡性競爭都談不上。正一地產肯定會吃招,讓他同期起的樓盤,一棟都賣不出去!

    “新月,你要相信專業營銷公司的能力。他們可以把一個人描繪成兇神惡煞,也能輕易把一個人抬高到清高孤傲。許總個人的知名度,完全能把這次特殊的營銷事件撐起來!

    “樓盤檢測結果公眾未必會相信,但若許總個人的光輝事跡被曝出來,可信度一定會超乎想象。舉個例子,以人占中,夏夢的律所也是如此,她在個人形象上的文章做的就特別好。律所會有定向的免費法律援助,公司會定期往一些慈善基金會里打錢……這是良性的,稍為操作,換來的是源源不絕的公眾形象!

    “這種人,這種公司。競爭對手想要打壓都不容易,黑不動!她在把律所往國民度上發展,自詡正義使者!

    “你還挺欣賞她的!

    韓東點頭:“是欣賞,有些念頭轉的特別快,舉一反三,擅學習。普法論壇這個概念是我提出來的,玩笑一般,她當真給做成了現在這樣,挺服氣的!

    “那也是你的功勞,我不信沒有你,她能在古舟行那種人手底下站穩!

    “話不是這樣說,其實我真沒起什么作用。她是利用能利用的一切,一步一步的做到能夠跟古氏分庭抗禮。到最后古舟行想奪回律所的時候,已經嚴重到要兩敗俱傷……換你,你也不會強硬把這么個搖籃企業扼殺掉,做起來多不容易啊!

    “所以把這個功勞歸功到我頭上,對她不公平。就像我三年前提醒你買一組彩票號碼,你守了三年,恰好中了。這是你毅力導致的結果,但它只是我隨口一個玩笑而已!

    關新月白了一眼:“都離婚了,還這么護著,剛剛是不是她打電話!

    “對,她今天回東陽!

    “想讓你送她?”

    “不全是,主要有點事情要說!

    “那趕緊去送啊!

    韓東迅速否定:“不去,什么事都沒陪我們家關總重要!

    關新月眼睛彎了彎:“你也吃,別只看著我!

    “我吃過了,這些都是給你買的。吃完!”

    關新月看著面前整整一大碗粥,以及許多當地的包子之類的:“哪吃得完,你再吃一點!痹捖,勺子遞到了他嘴邊:“來,我伺候恩人!

    韓東莞爾,張嘴喝了一口:“想好沒,到底打算怎么辦?”

    關新月爽快:“當然交給你辦,反正我人都是你的,通源打敗仗無所謂,我接受。至于許總,他工程出現的問題,該擔的風險當然得擔起來。他敢有意見,我就釜底抽薪,跟他對手聯合……!

    “畢竟你當初一窮二白的時候,都能靠輿論把常艷華產業給對半打折,完勝。這么點小波折他都不相信你,這合作伙伴,不要也罷!”

    韓東又笑:“你人什么時候是我的了,讓睡一張床都不肯!

    關新月拿筷子作勢欲敲,臉色熏染。

    韓東意動,順著抓住了她右手:“小關,去臨安的話,定單人間行不行?”

    關新月壓根跟不上他聊天節奏,時而正經,時而無賴。連稱呼都能短時間連換幾個……

    前頭聊著工作呢,三言兩語便擾人。

    她佯抽了抽手,抽不出,就任由男人抓著,聲音更細:“都聽你的……”

    “什么?”

    關新月羞惱:“我說肯定不行,誰跟你一起住單人間!

    “那臨安我不去了!

    “你威脅我!

    “怎么樣?”

    “愛去不去!

    關新月嘟囔,眼睛瞄了瞄他左臂:“大夫不說讓你這幾天拆線么,別耽誤啦!

    “哪都一樣拆,臨安也可以!

    “哦!

    “你哦什么哦,趕緊吃。等會逛街買些東西,咱們就去臨安!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