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材料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三點左右,韓東跟關新月從上京乘機,到了臨安機場。

    關新月在機場內把口罩戴了起來。韓東則四處打量著周圍環境,稍有歸屬感。

    臨安跟東陽同屬于東南省,回到這,聽著周邊不間斷響起的本地話以及普通話,像回到了家鄉。

    想女兒了。

    等把事情處理好,他打算回去看看孩子。

    關新月依偎著他,另一只手推著一個小行李箱:“東子,等會別訂酒店啦,去我家住吧!

    韓東轉頭笑看了一眼:“可是我想跟你一起住單人間……”

    調侃,見到了遠處前來接機的施雅。

    穿著一套女士西服,內里是襯衫,典型的職場裝束。面容冷峭,身段窈窕修長。原地站著,頗為引人矚目。

    韓東招手,施雅快步走了過來。

    “關總,東子!

    韓東跟她是同學,雖很久沒見了,卻也不免有些親切。

    單手抱了抱,三人一塊聊著趕去外面。

    單人間畢竟是玩笑話,上車以后,施雅還是開著車先去往關新月在臨安的住所。位置在臨安市中心,大戶型的高檔小區。

    兩三百平的面積,長期有保姆居住打掃,家具色調主要是白跟淺灰,結合的恰到好處,觀賞價值很高。

    諾大的客廳,沙發圍繞著茶幾。不遠處落地窗明亮,地板全是木質。

    韓東第一次來這兒,進房打量著,先且隨性坐在了沙發上:“新月,你這不錯啊,多少錢買的?”

    關新月把行李放置好,眼神示意施雅也坐下。唇角揚了揚,邊倒茶邊道:“也不貴。你覺得可以,等會我給你把鑰匙。以后來臨安就住這兒!

    施雅早知倆人關系不俗,可也沒想到已經到同住的程度。故作不經意喝了口茶:“關總,那幫鬧事的業主今天又來了,到現在還堵在同灣的售樓部那邊……”

    關新月最開始頭疼,可韓東在,看法自淡了許多。

    韓東考慮問題的特殊性,影響到了她。

    結果最重要,而結果之前的所有波折,都只是小波折,無所謂。她現在心里已經有了結果,借力打力,借著這股鬧事的人,把輿論先做起來,任由其發展,連公關費用都可省了。

    這是聽了韓東建議之后,她馬上就確定了的解決方案。許開陽同意不同意無妨,她會想辦法讓他同意。

    又看了眼還心不在焉打量房子內飾的男人,懶散而放松,怎么舒服怎么坐,一點不在意形象。

    可特別奇怪,看了就想笑,心情會好。

    克制著異常,終反應過來施雅在談工作,也喝了口水:“鬧事的有多少人?”

    “整棟樓的業主,加上其它樓的退房者,幾百上千人呢!

    關新月暫時未作回應,而是直接拿起了手機,走到一旁跟許開陽開始溝通。

    只剩兩個人,施雅眨了眨眼睛:“誒,東子。你跟關總……”

    韓東隨口攔。骸芭笥,很好的朋友!

    施雅滿臉不信,但不糾纏這種話題,談起了別的。

    韓東恰也有些細節想找她打聽打聽,便忽略關新月跟其溝通起來。

    他想了解的是項目具體的質量問題,哪怕一百個人告訴他,樓盤質量是可以的,他也不會輕易去信。做事首先要對得起規則,假若樓盤質量本身不合格,即便仍然會幫關新月,也不會用現在的方式。

    施雅跟他工作過一段時間,自是了解的:“這樣好了,我跑一趟把材料給你拿來,自己看。這些東西任何人也不敢做假,做不了假。

    “那行,跑一趟。我看一下!

    關新月等施雅離開后不久,拿著手機走到了韓東身邊:“你的打算我跟許總說清楚了,他要考慮一下!

    韓東放下右腿,把桌上香煙點了一支:“給他點時間,這事任何人都不好下決定;蛘,晚上如果可以跟裘書記吃飯,我找機會跟他聊!

    關新月應著,抬眼看向門口:“施雅干嘛去了?”

    “我讓她去拿各種檢測證明!

    關新月心思微轉,挺感興趣道:“要是樓盤質量全都有問題,你會怎么辦!

    “那沒辦法,把房款給人全退了唄!

    “沒錢呢!

    “我想辦法給你湊出來!

    關新月索性從另一邊坐到了他身邊,只還未完全坐下,身體失控,驚呼摟住了男人頸部。是韓東,在她坐下之前,把人帶到了懷里。

    溫香縈繞,軟玉在懷。

    韓東并不克制自己肆意的雜念,低頭要親。

    關新月忙躲避,更貼緊了男人。若有所感,整個人都像被抽了精氣神,有氣無力的附在男人耳邊求饒:“保姆在房里呢……”

    韓東實在高估了自己控制力,本意是戲弄女人,結果他自己先受不住了。

    越發的燥熱,他暫且順著把人放了下去。

    關新月垂首:“等,等你傷好了……”

    “然后呢?”

    關新月惱他非把人問到說不出話,沒好氣道:“然后我就不用端茶倒水的伺候你了!

    韓東極好奇她實在氣急會如何,因至今他跟關新月認識這么久,還從沒拌過嘴。女人最生氣的時候,也無非是昨晚擅自下車,獨自離開。也就倆小時,又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溫柔依舊。

    可每個人都有脾氣,關新月肯定也有。

    當初被閔輝欺辱,敢冒著生命危險反抗,怎么會沒脾氣呢。只不過他還沒看到過,以后應該有機會看她生氣。

    這想法有些變態,韓東自己琢磨著,莫名樂了。

    關新月總覺男人眼神不對勁:“打什么主意?”

    “沒有!

    關新月狐疑,問不出來,只好作罷。

    又等了差不多半小時左右,施雅拿著一堆文件重進了房間。

    韓東其實看不大懂這些,是翻動著,關新月在旁解釋著,才勉強弄明白材料都是什么意思。

    再無疑慮,瞧時間已經接近傍晚,先去往譚靖宇家里。

    一個系統內的人,臨安的廳長級別的干部,不知道能不能把裘志和約出來。

    如果約不出,他有下一步打算。

    總之幫忙就會幫到底,再不行,只能厚著臉皮去求省軍區的陳松平來打這個電話。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