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故交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韓東離開后,關新月隨即又打了許開陽電話。并不避諱施雅在,直言道:“許總,裘書記時間多寶貴,東子說一定可以約出來。而且他呢,之前主導策劃過那場針對常艷華的輿論。他說讓你多考慮考慮,但我覺得宜早不宜遲,早下決定,好繼續接下來的事!

    另一邊的許開陽處在徘徊猶豫之中。

    “小關,你不要急……這么做萬一輿論扳不回來,正一集團就完了。假如通源碰到這種事,你也能這么快下決定么!

    關新月兀定:“我能!因為我知道不當斷則斷的話,就一點機會也沒了!本徚司,聲音變輕:“許總,咱們認識多久啦,一直合作都沒出過問題。當初同灣的時候讓東子幫忙拆遷動員,你說他做不到,我覺得一點問題都沒有。事實顯而易見,同灣此后一切順利!”

    “這次也一樣,你覺得風險太大,我反而覺得是唯一的辦法。你怕這次事件可能會導致長期的負面影響,可是怕也沒用,將近一千名業主,后續可能會更多,你能壓多久?早晚都會傳開,被競爭對手知曉!

    “到那種時候,你比現在被動。我個人愿意給你時間好好考慮考慮,東子沒有時間。他為人干脆,你相信他,他就幫你做事。你不相信,他就一點不會管……”

    許開陽疑惑:“他一定可以約裘書記出來?”

    “對!

    “你了解他多少!

    關新月蹙眉:“不多,我就知道閔輝的舅舅拿他沒辦法。一次事件以后,再也不敢冒頭!”

    許開陽笑呵呵的圓滑:“那這樣,今晚裘書記要不肯出來,你帶東子過來唄。我安排,好好聊聊!

    關新月冷淡:“沒必要聊這些,他只會覺得許總你優柔寡斷!”

    “小關,這么說話不好!

    關新月毫不介意反駁:“你現在給我答復,這次事件誰來解決?許總解決,我讓東子該干嘛去干嘛,他拖著條斷掉的手臂來幫你,本身他上京市還有許多事情沒做。要是我們倆解決,許總你就別管了,作壁上觀,把必要的營銷費用打給通源就行!

    許開陽被她咄咄逼人的口氣弄的暗惱。

    明顯覺得關新月跟以前不太一樣,還從沒聽她用如此不可緩和的語氣來跟自己說話。

    “小關……”

    關新月抬頭再次打斷:“許總,你什么也不要說,告訴我你想怎么做就成。如果你自己解決,別耽誤大家時間。還有,工程的質量問題是由你們正一集團直接導致的,出現一切后果,通源不買單!

    許開陽自也轉冷:“我跟東子也算是朋友,他來臨安,我請他吃個飯怎么了!

    關新月避開不爭,自顧道:“裘書記同意赴宴之前,許總考慮好。如果考慮不好,那我跟東子就權當認識下裘書記,混個臉熟!

    掛斷,她環著胳膊看向小區外的綠化。

    天氣轉暖,柳枝新芽,整個世界開始有了生機。

    她以前對人對事,百般討好,交好。為了生意跟交情,可以把利潤往后放。

    新通源,同灣項目,她都是吃虧在做,因為沒資格跟人討價還價。

    全心全意的合作,結果許開陽弄出了這種事情來。她惦記著收尾,他反而還顧首顧尾。

    這種人,實在沒必要過分的談交情,她也不再需要這些交情。

    身后有一個人,可以無計可施的時候來幫她拿主意,來幫她。就夠了!

    施雅沒有偷聽人說話的愛好,但大致聽到了許多關新月跟許開陽的聊天內容。

    偷看了眼窗口站著的女人,眼中亮色難掩。

    她挺崇拜關新月的,為人處世軟中有硬。不傷底線,她就能一直退。合作對象太過火,也能當機立斷的快刀斬亂麻。

    說起來容易,很難很難。

    尤其國內這種經商環境,通源短短幾年內到此規模,堪稱奇跡。

    唯一奇怪的是剛才還和風細雨的關新月,短時間情緒變化如此的大。顯然,跟許開陽聊天的時候已帶了怒意。

    也不難想象,這次事件是由正一直接導致的。

    國內能排名前幾的地產商,犯低級錯誤,變相牽連通源,換任何人都難再和善以對。

    若是同灣項目到了山窮水盡那天,跟正一打官司都是必然要做的。

    盤桓著,注意到關新月轉過了頭。

    施雅斂神,笑著打岔:“這次見東子,覺得他變化挺大的!

    關新月冷淡的臉色戲法般消融復笑:“是啊,更自信,更男人了對不對。這本來就是他,藏在砂礫中的鉆石,早晚都會發光,不可能被掩藏!”

    施雅迎合著,歉意:“關總,昨天給你打電話的時候沒想到是東子接的……”

    關新月搖頭:“沒事,他接跟我接一樣。對了,你提前幫我在郊外的農莊里定個包廂,今晚裘書記不來,我請客,咱們一塊去那里吃!

    “好,我這就打電話!

    拿起手機,施雅疑惑難解。

    她昨兒就奇怪關總為何讓她不分時間,隨時電話匯報工作情況……似乎,有點懂了。

    是故意讓韓東知道么?不然昨天剛打電話,今天就來臨安啦。

    為什么不直接告訴他?

    弄不明白,自笑而不言。

    這些無所謂,老板值得跟隨就行,其它根本不是自己需要操心的。

    ……

    韓東這會到了譚靖宇家門口,提著一些簡單的茶葉跟禮物。都不值錢,值錢的他也不會送。

    跟譚靖宇提前打過電話,知道他正在趕回來的路上。沒等著,順手摁了門鈴。

    開門的是譚靖宇妻子劉慧,普普通通,四十幾歲的女人。

    打扮樸素,相貌秀氣,一眼看去就是那種通情達理的性格。

    “嫂子,幾年沒見了。上次就說來看你跟譚哥,沒來得及……”

    劉慧觀察了好一會:“你是,東子!

    “對,來您家里過一趟。跟譚哥倆人還都喝多了,沒少給您添麻煩!

    劉慧笑了起來:“快進,快進來!

    韓東健談,坐沙發上跟其聊了幾句,隨即就聽到門口有腳步聲。

    正是從省廳趕回來的譚靖宇,警服還沒脫,滿身的正氣,雙眼灼灼。

    韓東起身,見他要抱,忙側步躲了下:“譚哥,手不方便,你別給我再弄折了!”

    譚靖宇關心:“還沒好?”

    “重新手術的,得一陣子!

    譚靖宇拍了下他另一條胳膊,順勢端起桌上水杯一飲而盡:“今兒忙的腳不沾地,前陣子臨安不出現了一樁要案么,至今沒線索,臨安民憤很大。我這督促著他們馬不停蹄呢,剛去底下開完會回來,恰接到了你電話……”

    “別把人熬垮了!

    譚靖宇擺手讓坐:“就這命,不該管的也想管,活該累著。你也甭跟我客套了,時間真急,有事現在說,能辦我就幫你辦。還得回省廳!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