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抵達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韓東大概下午三點鐘到達了海龍國際機場,下機,走出去,一切都是陌生的。

    但天空很闊,云層很矮。曠日直射,濃烈的能刺傷眼睛。

    機場內還能聽到些普通話,離開機場,普通話已經越來越少了。整個還算熱鬧的海河市,除了新城市帶來的新鮮心情,再也沒有多余的快感存在。

    說不出來的緊迫心情,旦覺沒多呆一秒,皆是不妥。

    急什么呢?

    可能在著急把江雨薇帶到海城,也可能在著急工作上的一切,更可能是在急其它的……

    他弄不懂自己這種焦灼感從何而來,總之踏入這座城市以后,就如影隨形。

    帶著這種心情,伸手攔了輛的士。沒談價格,直接告知了地點。

    這里,距離江雨薇所在的尹肯市還有足足六百多公里,他還需要再坐近六個小時的車。

    車速頗迅,風景閃爍。

    韓東淺睡片刻,正待提前聯系江雨薇,手機先且響了。

    他瞧著來電顯示,遲疑中接通。

    未說話,耳畔便是一連串的抱怨訓斥……

    龔秋玲打來的,意思是他指使姑媽韓蕓去故意給其扮難堪,要求他把人給勸走。

    韓東一時反應不及。

    他姑媽怎么可能會去夏家找麻煩?問了幾句才大致弄懂怎么回事。

    “龔阿姨,您也理解一下。她比我爸還要關心茜茜,正常去看看孩子而已。再說,碰到您搬家,常人都難免多想一些……”

    龔秋玲本被韓蕓堵了一肚子氣,聽韓東也這么說。氣惱而諷刺:“你意思是我跟小夢不講道理了!

    “沒有這意思,我就覺得很普通的事,您不要這么激動……”

    “普通?她都懷疑我們帶孩子跑了,這是侮辱。為什么要出國,小夢的事業好不容易成長起來,我們娘倆是腦子都壞了嘛。小人之心,竟然還有認同者。這可真應了那句,不是一家人,進不了一家門……”

    韓東沿途心情積郁,又聞喋喋不休。困倦揉了下眉心打斷:“龔姨,再怎么樣我姑媽對我有養育之恩,您說話的時候不要這樣。就像我再有道理,用這種口氣在小夢面前評價您,也不合適!

    “我有什么好評價的。你摸下自己良心,在你跟小夢生了茜茜以后,我是怎么做的。有保姆,不止一個,我都不放心讓她們單獨帶……到現在,孩子都還一直跟我睡,吃不安穩,睡不安穩,提前將自己生活打進了另一個階段。你是不是,一直覺得,這都理所當然的……”

    “沒錯,我以前對你不怎么樣。但現在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當你是我兒子,你跟小夢離婚我甚至都一直在找我親生女兒的原因,替你開脫……”

    韓東痛苦閉了下眼睛:“龔姨,我是這么看的。一個家庭能夠和睦,本就是彼此在付出。每一個人,都在付出,這個是必然的生活,用不著反復來提這些。您做過什么我清清楚楚,小夢也一直為家庭打拼……對不起,都是我不對,我沒有辦法像你們一樣,全身心的出發點是家庭……”

    龔秋玲念及往事,眼神不禁黯淡。

    “小東,媽最后一次求你,能不能回來……我看我女兒痛苦,看著我孫女兒懵懂,我真的受不了這樣。如果是我的原因,導致你有意見。你直接說,我可以帶明明一塊搬出去……你們倆想照顧茜兒,就自己照顧。沒有時間,我還可以繼續幫著照顧……”

    韓東視線呆滯調轉:“阿姨,我回不去了。我一會打電話讓我姑媽離開……”

    龔秋玲亦然停滯:“那茜茜?”

    韓東深呼吸:“再說吧,即便我能把孩子搶過來,未必能給她現在這么安穩的生活。我跟小夢這方面也達成過共識,誰先再婚,孩子就交給另外一個人……想法有點幼稚。所以呢,您盡管放心,只要孩子好好的,我能偶爾見她一面,已經很滿足了。另外呢,搬家搬的對,現在那個家,時常有記者,有騷擾。搬了的話,低調點,干干凈凈!

    “這就打給我姑媽!

    不由分說的掛斷,韓東手指忙亂的按不準撥號鍵。

    搬家?

    他從聽到這兩個字,心里最后那點希冀便消失了。

    她可能是故意要躲著自己……

    盡管,能查到她搬去了哪。但再想不經同意進那個家,終成幻影。

    撥通姑媽電話。

    韓東溫聲溝通了幾句,沒怎么為難,韓蕓就直接答應離開。

    耳旁亂糟糟回蕩著姑媽那句注意安全,以及龔秋玲剛剛那些話……

    被佟青婕初步調整好的心態,再次決堤。

    ……

    精力頹乏,胡思亂想中,又睡了過去。

    車子經過了曠野沙漠,經過了湖泊草原。九點二十分,到了江雨薇所發位置的附近,的士車也沒辦法再往前開。

    幽靜的夜,星月下,偶見燈光點點。

    韓東付了車錢,擺手示意司機離開之時,深一腳淺一腳的順著到盡頭的公路,繼續前行。

    可見度低,他也沒心思琢磨路況。只順著導航,直線進入了草原。

    江雨薇電話里說過,她暫時住在帳里。應該,就是目測中,大約四五公里,那片看似有人味兒的區域。

    遠離了城市喧囂,溫度下降明顯。

    有風之時,大而割膚。

    冷風,讓他頭埋的更低了些。視線可及的淺顯草跡,隨著腳步,簌簌有聲。

    他腦海中出現了女人的影子。

    是在濱城做慈善之時,穿著羽絨服的江雨薇。不接觸心理,看事卻遠比佟青婕更加純粹的那個女性。

    韓東不止一次覺得她是一面鏡子,從中能輕易的照射出人性。

    否則,為什么總愛去這些鳥不拉屎的地方?傁矚g,跟任何類型的孩子接觸,又能讓最敏感的孩子真心喜歡她……

    心氣稍清,韓東迎風抬起了頭。

    手機信號斷續不見,不再有撥打電話的條件,他也不擔心自己找不到人。

    反而,極靜之下,脈絡清晰顯現。

    做人當如江雨薇這般不沾外物而隨心。他的那些煩亂思路,神奇般在接近這個女人之時,接近完全凝固。只剩下一種隨時可以達成的目標,先見到她!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