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行止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房中調整了幾分鐘,韓東拉開了門。

    不到半米的距離,女人臉上淡妝痕跡都清晰。皮膚狀態沒變化,妝容顯得更精神了些。

    那張臉,看過無數遍。

    再近距離觀察,還是精致的出格。假清高,假清冷。難得,假的自然。

    夏夢則不屑多看他一眼,抬手就把孩子接了過來。

    “孩子你見了,可以走了吧!

    韓東裝聽不到:“拿蛋糕后,你們干嘛去?”

    “你好像管不著!

    揉了下鼻梁,韓東岔題:“我覺著孩子生日當天,陪陪老人比較合適……所以,我想帶她去傅老頭那看看!

    “前兩天剛帶茜茜看過傅老。今天跟我媽說好了,一起帶孩子去郊外綠園!

    韓東低聲提議:“讓孩子選擇吧,她說去哪,咱們去哪。多看看傅老頭應該的,你畢竟借他狐假虎威了很久……”

    “說話不要這么難聽!

    “事實如此,你能跟榮海合作這么順。敢說,沒有傅老頭的面子在?”

    夏夢詞窮,目光轉向女兒:“茜茜,是去昨天跟奶奶說好的綠園采果子,還是去看你傅爺爺!

    茜茜感覺媽咪眼神很兇,可記起來剛才跟爸爸拉鉤了……

    掰了掰手指,蔫蔫的:“茜茜想傅爺爺!

    韓東松懈:“你看,這孩子的意愿。做個表率吧,孩子想陪老人,攔著沒有道理。告訴我蛋糕地點在哪,我帶她去拿……”

    夏夢牙齒癢癢,也習慣女兒背叛。

    諷刺笑了笑:“我今天專門請假陪孩子,你說帶走就帶走!

    “沒你想的那么霸道,我比較尊重孩子!

    “你真不要臉……尊重孩子,就不會發生那么多爛事!

    “咱們倆沒賬,也不用翻舊賬。彼此彼此吧,談及對孩子的尊重,都差不多!

    “說明白,誰跟你差不多!

    “幾年都沒說明白,你讓我現在跟你說明白。說的明白嗎?”

    茜茜左看右看,嘟嘴不高興:“討厭!

    韓東打。骸斑@樣,上午我帶孩子去陪傅老頭,我們一塊。下午,把她送回來,你跟阿姨想怎么過這生日都成!

    夏夢能言善辯,見識的增長,說話上已很久沒吃過招。

    偏,被男人用大義,孝道綁住。

    沒答應,也沒辦法拒絕。

    最終,冷臉抱孩子轉身。

    韓東后幾步跟著,隔著她背影對女兒眨了下眼睛。小丫頭覺得有趣,回了個鬼臉。

    “啊……”

    還沒樂,屁股被掐了下。茜茜雙手捂著,不滿看向媽咪,想報復,被打怕了。礙于面子,惡狠狠而輕輕揪了揪夏夢耳朵。

    夏夢面無情緒:“等會再跟你算賬!

    威脅完,把孩子塞給韓東,自己進房跟龔秋玲商量上午先不去綠園的事。

    “爸爸,揍她。打茜茜……”

    韓東幫著揉了揉:“警察叔叔都不管,爸爸也管不了。沒事沒事,她再打你,你馬上說媽咪我錯了,她就不會了!

    “才不要!

    “那只有挨揍,有什么辦法!

    “爸爸說誰也不能欺負茜茜!

    韓東被孩子邏輯問住了,磕磕絆絆組織言辭:“那個,媽咪不叫欺負你,是教育……”

    “爸爸幫茜茜教育媽咪!

    韓東想樂,又忙著安撫:“寶貝兒真可憐,天天被教育!

    “是吧,媽咪教育茜茜,奶奶教育茜茜!

    韓東劇烈咳嗽:“誒呦,水深火熱!

    茜茜抬手幫他順了順氣:“茜茜有藥,咳嗽就吃……”

    “爸爸沒病,沒病!

    絮叨嘰咕著,夏夢走了出來:“下午兩點前,把孩子給我送回來!

    “沒問題,時間夠了!

    “趕緊走!”

    韓東見她滿臉煩悶,不好多呆:“那茜茜跟媽咪再見!

    茜茜小手立了立,沒搖動,突兀:“爸爸,讓媽咪一起好不好……”

    韓東怔了怔,沒想到剛才還告狀的女兒會說這個。

    他半天難回神,好像是,從她出生。倆人一塊陪孩子的時間,并沒那么幾次。

    大多數,女兒跟著他雖乖巧?筛棠袒蛘邒屵湟曨l的時候,想哭。

    天大地大,生日最大。

    孩子說出來,韓東就有點不知所措。

    他嗓子動了動,干澀:“夏,夢。一起去大院,有時間嗎?”

    夏夢眼神飄忽:“你求我啊!

    “占點口頭便宜很爽?那我求你,跟我一塊陪陪孩子!

    “媽咪……”

    夏夢混亂中根本拒絕不了孩子這種眼神,也拉不下臉,硬邦邦道:“等著!

    回身,取包,當先而行。

    韓東抱孩子緊步追趕:“開你的車吧,我坐的士來的!

    “混到代步工具都沒了!

    “是,哪比的上夏總風光無限,出入該換勞斯萊斯了!

    “你求我一塊,嘴巴別那么損好不好?韓先生!

    “呵!”

    “不去了!”

    夏夢驟然停步,韓東一不留神險些撞了上去。

    愣神,看她眼眶有紅意。

    韓東擺手打。骸靶,我不說了。你對,你什么都對……”

    等在車里的溫君潔走下,不熟悉夏總身邊的男性,卻知道他。抱過茜茜放進安全座椅,起身之際瞟了一眼,友善笑笑:“韓先生,有句話叫:君子風,口德善……意思我記不清楚了……”

    韓東知道她是夏夢新招聘不久的助理,挺欣賞她這種犀利的言辭出發點是為了老板。

    可是,他聽著不舒服。

    上去坐在副駕駛,綁好安全帶轉頭:“你不但意思沒記清楚,話也記錯了。原話應該是,君子風,行止善。也就是說,所謂君子,在一行一止!不再言!

    溫君潔啟動車子:“韓先生真會曲解古意!

    “不,我是結合現在情況來理解的。你說的話,很沖突!”

    夏夢無語:“溫姐,專心開車。不要搭理一些喜歡捂著耳朵的人!

    韓東也不可能跟溫君潔非爭對錯,佯聽不懂諷刺,打開手機撥了個號碼,告知傅立康一會到。

    沿途,三個大人,卻只有孩子在嘰嘰喳喳。

    只夏夢在瀏覽工作群的時候,突然記起來一點什么:“我聽說振威參與的那個綜藝節目出了意外,有人受傷了!

    “是!

    “誰啊,嚴不嚴重!

    “不嚴重,皮外傷!

    “我這兩天打不通影姐電話?”

    韓東覺得沒必要瞞著,稍停:“受傷的就是她,你要有時間,可以去62醫院看看!

    “!”

    “真沒事,有事的話,我哪有心思來陪孩子……”

    夏夢坐直了點:“怎么不告訴我?”

    “你也沒問,更不是好事,哪有必要非讓你知道!

    夏夢心里別扭,不禁嘟囔:“一個破企業,就會害人!

    “什么?”

    “沒什么,讓你下去拿蛋糕,就前面!”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