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蹊蹺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韓東下去拿蛋糕。

    溫君潔則有了些喘息機會,知曉自己身份不便談及其它,卻不大忍得住。

    她跟夏夢接觸時間不久,雖然是上下屬,并不單純如此。

    覺得工作之外的一些話,可以說,有點朋友的錯覺。

    看對方背影進了蛋糕店,溫君潔試探:“夏總,韓先生以前是做什么的……”

    “退伍兵!

    “哦,我說呢,總覺有些不像常人!

    “他是有點偏離正常人的世界。溫姐,你不用避諱,想說什么直言!

    “沒,挺細心的。我開車的時候,一直提醒我……我好歹是B照啊,被他一說,感覺自己像個菜鳥……”

    “你A照他也不放心。我們倆在一塊,他基本不讓我開車,說我方向距離感不好。平時不怎么愛說話,就坐副駕的時候,想把他嘴巴堵住……”

    失笑,夏夢無意識揉了揉女兒腦袋:“跟他在一起,我不太費心,都會幫你考慮的事無巨細……這點比較不錯,在家,在外……幸好在一塊時間不太久,否則覺得自己會成廢人……”

    “你們倆以前一定很合得來!

    “是,他不但跟我合得來,跟任何人都容易合得來。溫姐,知道你替我抱不平。但是,別跟他扯,賺不到便宜。而且很多事,也非表面上看到的這些。他特別好……”

    溫君潔沒想到她這么評價自己前夫。

    “好?”

    正因為好,離婚才是一道更深的傷疤。

    夏夢深呼吸,臉色寡淡:“不說他,以后也別在我面前說他……”

    茜茜精神,沒睡,聽的似懂非懂。

    但她知道爸爸名字,轉了轉眼睛接茬:“韓東,小東!

    溫君潔抿了抿嘴角:“對,你爸叫小東!

    夏夢努力的把突然陷入回憶的自己抽離出來,定神:“溫姐,你覺得跟涂總說的那件事,能成嘛!

    溫君潔沉吟:“合作肯定可以合作,涂氏一直有意向。關鍵問題是,能爭取到多少……夏總,你說的那個項目,真的那么重要嘛……”

    “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次合作,對雙方都是個試探!

    溫君潔若有若無的點頭:“涂總主要目的還是律所……”

    “這個后談,早晚一天。而且眼下榮海剛剛談妥,不便短期內再引資進來!

    倆人正聊工作,韓東提著一個加上包裝才七八寸大小的蛋糕走回了車里。

    示意讓溫君潔開車,順手把蛋糕交給了興奮的孩子。

    茜茜抱在懷里,認真翻弄,琢磨怎么打開。

    一路順暢。

    只快到大院之時,韓東電話響了。

    是關新月。

    鐘思影受傷當晚,兩人發生爭執分歧后,就沒再主動聯系過對方。

    怎么吵起來的他莫名其妙,但是,心里對兩人間關系認知上出現了猶豫。

    他一直認為關新月是那種懂大體,有心機而不缺大度的女性。聰明,溫柔,處事圓滑得體。

    真的天天在一塊,接觸久了,才開始感覺到很多性格上的碰觸。

    做賬,唯利。

    這些如果他還可以將之歸為不算涉底的商人規則,那她對于茜茜的不在意,就成了真正的顧慮。

    是人之常情,可站在父親角度上,他感覺,忌諱更清晰一點。

    他本身對孩子有歉疚,若找個女伴,并非真心喜歡自己孩子,而是逢場作戲……這是不太好想象的事情。

    “爸爸,電話找你!

    等待著,茜茜獻寶似的開始提醒。

    “沒電話,爸爸放歌呢!

    韓東掛斷,笑著應了一聲。到了大院跟前,往里走的時候,他退后幾步,找機會主動回了一個,擔心是有工作上的急事。

    “東子,我那天失控了……想,找你道歉,振威的事我聽人說了!

    韓東平和:“主要也怪我情緒不好!

    關新月低聲:“是啊,你至少解釋一句。哪個女人會不介意自己男人還這么重視前妻……”

    韓東視線中已經看到推著江文蓉走出來的傅立康,插話:“月月,晚會再好好說,現在不方便!

    “再耽誤你一分鐘,談點其它事!

    “你說!

    “涂青山在兩個小時前突然給我打電話,提及有人想入股新通源……”

    “這好事啊,新通源項目市場效應日漸疲乏,無底洞一樣。你不早就想拉其它資金進來!

    關新月壓著情緒:“普陽,涂青山說普陽想要戰略入股。沒挑明,可能也沒到挑明的時候,言下之意就是想讓普陽來主導……”

    普陽,普陽律所。

    韓東像聽錯了一般:“你是說,普陽律所想要主導新通源!

    “對。我就想知道,夏夢到底要干嘛?我沒有得罪過她吧!合作很正常,問題這不像是合作了,她是明搶。借用律所的影響力,借涂青山來給我施加壓力……”

    “你冷靜點!

    “我怎么冷靜,她是落井下石!她知道我現在沒辦法得罪涂青山……太小看她了,也太高看她了,心思歹毒如此!

    韓東難理解女人心里這些彎繞。

    知一悟十,僅憑涂青山稍露口風的電話,就能想到這一步。不過也難怪她失態,新通源是她處心積慮,甚至不惜斬斷傳統商場都要堅持的事業。而今,涂青山大有逼著她成為一個不管事的小股東的意思……

    沉吟著,緩解著心里復雜:“月月,商業上的操作跳動,我不擅長。等一等,等明了些再打算!

    “她專程跑到天海,難不成是去旅游?涂青山今天就急不可耐的給我打電話,還不夠明朗!”

    韓東點了支煙:“回聊!

    “行,你也不要多想,我隨便一提,不會讓你為難!

    “知道!

    韓東慢慢把手機放回口袋,傅立康也已經抱著孩子走了過來。

    “誰的電話?”

    “朋友!

    韓東隨口應付,蹲在了江文蓉膝邊,自然抓住她手,用拇指揉了揉:“阿姨,又不認識我了!

    江文蓉只笑,也不會主動說話。

    傅立康低眼提醒:“你天天喊小東,人在你面前呢!

    “東東!

    江文蓉有樣學樣順了一句。

    簡單尋常的稱呼,像是有東西瞬間鉆進了韓東心里。

    他長這么大,除了過世的母親,只有江文蓉這么稱呼他。親切,隨意。一度讓他在傅家忘形,肆意,理所當然的享受著入伍早期,她帶給她那種唯一的溫暖。

    可自己,孩子不像孩子,晚輩不像晚輩。

    來上京幾天了,今天剛抽出空來看她。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