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念想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蔣沂南也在看這對夫妻,心里波濤浪涌,笑的更假。

    先父親一步,雙手抓住了韓東,熱情殷切。且松開后,并沒有試圖再去跟夏夢握手,識趣退開。

    笑容假。

    也不可能真。

    這幾天里,他是最難熬的那個。安保力量節目由他負責,出這么大的事,重安系股價夭折,他也喪失了父親的信任。數年來,第一次爆粗口讓他滾蛋。

    夏夢同樣沒把蔣沂南放心上。眼角余光掃了眼韓東,見他沒反應,主動伸手跟蔣中平握了一下,客套之余,又看向他身邊的女人。

    “蔣叔叔,這位是?”

    蔣中平寡淡:“章玉,飯莊的老板,荷泰集團的董事長!

    由著夏夢客套,他眼神一轉:“小韓,多久沒見了?”

    韓東自顧點支煙,隨意,隨和:“很長時間啦。蔣叔,今天乍聽說你要請我跟小夢吃飯,特別開心!

    場面客套,一行人并肩進了包廂。

    氣氛似極端融洽,倒像私人聚會。

    章玉就是來結識一下客人,不多呆,進包廂等坐定后,親自安排著上茶,上點心。

    吃食簡單,精致。

    大多數吃的,韓東都沒怎么見過。

    當然,沒見過不影響吃飯,基本等東西上來,就自顧開始吃。其它什么閑話,應酬,聽夏夢游刃有余,不干涉。

    之前是她做什么都不放心。

    現在也不放心,卻不愿再影響她發揮。

    因為,教訓讓他清楚。

    不管哪個人離開他,都一樣生活的很好。多心乏累,無濟于事,徒勞擋著女人成長。

    而旁觀者明,從夏夢跟蔣中平交流的話里,基本聽出了這頓飯的意思。

    合作。

    蔣中平竟是有意向跟振威合作成立一家新的公司,推出新的商標。

    夏夢吃的少,慢,優雅。抿了口茶水,念頭瞬息轉換。

    聽上去是好事,可今天看新聞效果,振威新推出的商標,輿論風向極為正面,吃瓜群眾大有買來擺家里閑置,也捧場的意思。打外國佬了,振威就被定義為了英雄企業。反觀重安,今兒又有一家知名電商平臺,違約下架了其安保器械。

    此消彼長,蔣中平竟是要提出來用合作來平息混亂,逗的她匪夷所思。

    得多厚的臉皮,才能光明正大的挖這種坑。

    振威這些天特別不容易熬出來的名聲,此時粘上糞坑里的重安,豈不是天大笑話。

    本意直接推諉拒絕,夏夢卻猶豫了起來。

    重安的大股東是眾合創投,韓東姑媽是眾合創投的大中華區總裁。對方親自來找了個臺階,若不下去,擔心會影響到韓蕓……且對方明里暗里,也將這層關系,隱晦提了出來。

    又抿了口茶,答非所問:“蔣叔,近期的事全都是誤會,警方調查結果也出來了,就是兩幫人沖動引起的!

    蔣中平笑:“誤會?”

    夏夢避開他灼灼目光,點頭:“您的提議我放心上,馬上,下午就在群里開會討論。結果等改天我請您吃飯,咱們再談!

    話落,掃了眼剛動沒多久的飯菜:“那我跟韓東就先告辭!

    蔣中平表情奇怪:“還沒怎么吃!

    “飽了,要抓緊開會給蔣叔答復!

    悠然起身,夏夢沖著蔣中平點頭,徑直離席。

    韓東更簡單,招呼懶得打,緊跟在她身后。

    已經提前撕破臉,對方這個臺階又給的太陡,不需要下。意外的是,夏夢如今交際能力進步之大,覺得沒什么好聊的,一分鐘都不浪費,干脆果斷。

    ……

    回去車上,韓東毫不吝嗇夸贊?上,女人對此不感冒,他就不再提這些。

    夏夢不如飯桌上那么淡定,眉頭緊蹙:“我怎么覺得蔣中平故意說起韓阿姨,別有用意。我擔心他……”

    “沒事,沒事。該怎么做就怎么做,如果這些都要顧及考慮,咱們這次輿論戰起不到一點重要作用!

    “韓阿姨本來就對我有意見,再因此出點紕漏,不恨死我!

    “有我在,波及不到你身上!

    “白眼狼吧,關系到你姑媽事業,還這么輕巧!

    “狼性是真的,你不了解我姑媽。要是因為她,咱們倆做事畏手畏腳的,她反罵你沒出息。再說,眾合若為這個撤我姑媽的職,是沒道理。碰到不講理的,有的是辦法來對付!”

    “什么辦法?”

    “你管的著嘛……”

    夏夢翻了下眼睛:“也對,臭流氓一個。不管是跟方連海簽約還是收購恒遠,全流氓行徑!”

    韓東苦笑:“那小皮做的,跟我有何關系!

    “你就是痞子,你們都是痞子!

    韓東瞧她滿臉的不講道理,抬腳踩了剎車。

    “停車干嘛?”

    “這風景好,散散步!

    “沒興趣……”

    “你都說我是痞子,有沒有興趣你說了算嗎?下車,陪我散步!

    繞到副駕駛,不由分說把女人拉了下來。

    “崴腳啦!”

    夏夢抗拒著,站穩,沒好氣瞪了一眼。

    “哪崴了,我看看!

    夏夢扶著他肩膀,任由男人把鞋子給自己脫了。居高臨下,瞧他當真的低頭觀察,突然的回憶,她聲線不覺轉柔:“騙你吶,不疼!

    韓東又幫著把她高跟穿上,想起身,被摁住了頭部。

    夏夢認真扒拉著:“怎么有白頭發了!

    “很多嘛!

    “有一根,幫你弄掉!

    韓東能感覺頭上女人細致的觸碰感,忍了許久。見她拿著頭發正觀察,起身摟緊她腰肢,嘴唇落在了她額頭上。

    靜靜的,出奇毫無雜念。

    “不是要散步?”

    韓東下巴墊著她肩膀:“抱一會兒……感覺特別好!

    夏夢閉上眼睛:“你就是賤,上趕著追你不搭理。不理你了,又回來騷擾我!

    韓東默認:“是搞不清楚。在一塊的時候不確定什么是愛情,分開了,反而知道什么是愛情,你說怪不怪。寶貝兒,真的,以前做夢愛夢到戰友,太多不好的事。離了婚,夢反沒那么兇惡了,全是咱們吵吵鬧鬧,打打笑笑……夢一醒,也容易睡不著……”

    夏夢掐了下,抱怨:“又煽情,不就是騙我原諒你!

    韓東微聲貼耳:“叫老公,讓我開心一下!

    夏夢緊緊回摟住了男人:“老公……”

    “死而無憾了!

    夏夢強忍傷感,失笑:“有些詞別亂用,什么死而無憾。你得活的好好的,開心,快樂……不然你不照顧我們娘倆,有的是人想照顧!

    韓東不迭答應,又被香味困擾,心思抑不住的發飄:“想你了……”

    夏夢避開,眨眼:“少來,婚前別想再碰我!

    “那你婚前為什么能碰我!

    “沒有為什么,也不用給我講道理。忍不了,去找別人!”

    “忍,我忍!

    夏夢憋著笑:“別耗著了,走走!

    “走就走!

    韓東試探著想歪主意,可見她態度實在堅決,只能幻想著星辰大海來驅散乍然涌來的念想。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