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尖銳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次日,八點鐘左右,盡管疲乏,夏夢還是早早起了床。

    因為去海城的機票已經提前訂好,上午九點半的。打著哈欠,頭重腳輕。

    看時間還來得及,夏夢沒舍得叫醒男人。而是讓服務員送了早餐進來以后,才坐在了床頭。

    很少見他睡這么沉過。

    但想來也正常。

    從公安局出來,倆人只要在一塊,全在瞎折騰。她累到狀態失常,更何況精神這些天都不怎么好的男人。

    低頭又瞅了眼腕表,她輕巧揪了揪男人耳朵。

    “我,我再睡會!

    韓東翻身,有氣無力。

    “得吃早餐啊……”

    韓東睜開眼睛,半響,眼睛還定定鎖定著女人未施妝粉的素顏。清麗,自然。

    他本能的真實:“真好看……”

    夏夢被他夸的奇怪,又忍不住笑著彎腰摟住了男人脖子:“老公,我從沒見過你這樣……真該鍛煉了!

    “來來,起床了皇上。坐著歇會兒,臣妾去幫你拿點粥!

    韓東不舍得放她離開,把人帶到懷里,嗅了嗅她頭發:“別忙,你不累啊!

    “累,那我老公更累,我不得好好伺候!

    “牡丹花下死,累死也舒心。不過脖子疼,手臂也疼……”

    夏夢見他不是裝的,由此想到了自個昨晚睡姿。

    好像是在他身上摟了一整夜,醒了后才挪下來……

    想笑又矜持莞爾:“去幫你拿粥!

    韓東看著她端著粥水回來,說不出什么感覺。

    算起來結婚離婚,到今天。除了行動不便的時候,在一起基本都是自個照顧她,乍然被她這么對待,很奇妙。

    夏夢則做自己的事兒,重回床頭:“來,張嘴!

    “我沒刷牙!

    “吃了再刷,一樣的!

    韓東喝了幾口,見她不厭其煩。雖感覺不錯,還是伸手攔住了:“寶貝,我不是廢人,讓我起床……”

    “說了,你這幾天是皇上,照顧你應該的!

    “皇上也不忍見皇后這么辛苦!

    夏夢把粥放在了旁邊茶幾上:“皇上有生殺大權,我昨晚求著某人復婚,聽意思不打算要我。不討好怎么辦,打進冷宮怎么辦?”

    韓東回憶著,隨手捏了下女人鼻頭:“胡說八道。有一口氣在,也離不開你!

    “好聽的話有毒!

    韓東緩慢起床穿衣,攬住女人肩膀往外走。

    晃了晃僵硬的脖子:“昨晚不答復你,是怕你心軟口直,隔天后悔。這不算什么事,只不過,應該我提出來……不管咱們倆離婚原因為何,我該擔主要責任!

    “那倒是提啊,你一走還不知道多久,哪找你去!

    韓東又把人摟近了些:“寶貝,你吃過沒!

    “我無所謂,得讓我們家大少爺先吃!

    “一塊!

    韓東進浴室洗漱了下,看她還沒吃早餐的意思,主動遞了筷子過去:“我對部隊稍微有點恐懼感……以前無牽無掛,不怕,F在一想到要回去,特沒安全感?捎譀]辦法拒絕,畢竟老頭張口,也答應了……”

    “不是只負責帶人么?”

    “跟工作沒關系,心理作用!

    “那不去,你不好拒絕,我跟傅老打招呼。就,就說,你身體不好……”

    “沒那么簡單,主要是得幫文宇做點成績出來。人情世故,有時也身不由己。就一道坎吧,想著把一切忙完,再好好的討好你一下,談復婚的事……你突然主動說出來,有點反應不及!

    夏夢皺眉:“想這些干嘛,是不是部隊有危險。什么人情不人情,咱們不去……”

    “真的不危險!

    “不危險你還說這些亂七八糟的。這跟復婚不復婚沒有關系,我等的起,你一點顧慮也不用有。我這輩子,就認準你了……不然干嘛這么不要臉,你負心,我還上趕著……”

    韓東心里抽搐,手忙腳亂:“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又哭!

    夏夢撇過臉:“你怕,誰不怕。你在海城生死不知的那段時間,我一個人怎么熬過來的……命都快給你了,你反把涂青山撤資的事怪到我頭上。別說我不是故意的,就算是,也出于不想你跟海城有任何牽連……只會怪我拖后腿,從來不考慮別人的承受力!

    韓東大腦電閃:“你不是故意……”

    “你是我老公,我怎么可能坑你。氣頭上,也沒想過因為這點事,他會撤資啊……后來你也不聽我解釋,一直覺得我不懂事,拎不清……”

    “再怎么樣,又不是沒心。留意著到處唱衰的海城新聞……要幫忙,你以為我嘲笑你,施舍你……你口口聲聲說愛我,卻根本一點都不信你老婆……”

    “不是不是,等等!

    韓東叩了叩額頭,視線中女人漸漸通紅的眼睛,刺穿了他。

    他記憶力很好,當時是關新月說圈子里流傳,夏夢故意交惡涂青山。他雖不全信,但確實難以接受她反倒扎一刀,因為,從來沒打算讓她幫忙,也不會讓她涉足海城……倆人離婚的原因固然有疊加的沖突,顧慮,可這事就如導火索。

    從執拗投資海城,到涂青山撤資,到他抵押振威跟岳父沖突,再累到極致,跟同樣針鋒相對的女人離婚……

    他拿著筷子的手輕微晃動。

    關新月?

    他每次跟夏夢有大的沖突,她都充當了那個最知心的人,無聲無息的反襯……

    他尋常很難深想,乍然思路成串,隱約的遍體生寒。

    似乎,從頭到尾關新月看透了自己,而自己從來沒有看透過她。

    夏夢不清楚男人想法,話出口,便無所顧忌:“你總有這樣那樣的理由,離婚有理由,復婚也有理由。我沒那么著急,但到現在都不確定你愛不愛我……聽厭了謊話。讓你干干脆脆的開次口,怎么會如此困難!

    “你真的不愛我,就可憐可憐我幫你生了茜茜,不要再騙人了。沒有人受得了這種屢次三番,前面求著我復婚,我反過去求你的時候,沒有一點真實性!”

    哽咽聲漸清晰。

    啪嗒。

    韓東手里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慌亂走到她身邊,把人緊緊摟進了懷里。

    “夢夢,不要亂七八糟的去想……想點好的,想想我干嘛委屈賴在你們家,想想我這些年,被誰打過巴掌,想想我干嘛能忍得住你身邊,再想一想,不管你做過什么,我有沒有放在心里一絲一毫……”

    “沒有恨過你,也不舍報復你。是慢慢發現自己除了滿身的麻煩,給你帶不去多少價值了……彼此沒把對方當成真正的另一半。很多事情,該說,不該瞞。該商量,不該自作主張!

    “你做不到,我也沒有做到過。就都自以為是嘛,從來沒有事情,是可以和和氣氣商量著互相妥協的,越來越倦……這些,非不可調和。錯在,我碰了關新月。你不說,是替我留臉,不是不在乎。我也在乎,所以我覺得自己根本就不配做回你丈夫!猶豫復婚的原因,是不配,不是你想的,在騙你……你有什么值得我騙的,人我得到了,孩子有了。不愛,還騙什么?”

    “錢!它沒那么大魔力。我若喜歡錢,輕輕松松的把振威賣掉,三輩子都用不完。我也很簡單,一方面不敢靠近你,一方面又離不開你,不假思索的哄你,騙你!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