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破冰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夏夢被箍的很緊,幾乎窒息。過多的眼淚,很快將男人的襯衫浸透。

    耳旁聲音還在持續,急促,著急。

    像一個小孩急著證明自己特別冤枉,急于表達,語無倫次。

    這不是她以前認為的丈夫,那個為了她平平淡淡被梁子桓用槍指著頭的男人……

    那是個她永生難以抹去的畫面,是她的英雄。

    此時,英雄形象崩塌了。既脆弱,又真摯。但,更像個丈夫,她自己的丈夫。

    她眼淚更迅,多了些明悟,畫面。

    委屈是真,委屈到解釋不清。因她知道自己過于自私,自我。甚至于對女兒,疼愛有余,也是相處中才開始一點點的增加耐心,凡事習慣以自己的出發點去看待,考慮。

    她替他委屈也是真的。

    這么個鐵骨錚錚的男人,曾被她,被她家人,折辱到塵埃里。

    抽了抽鼻子,他身上那種獨特的煙草跟洗衣液混合的味道熟悉依舊。止住眼淚,卻沒抬頭:“你現在說什么我都聽不進去,除非你馬上跟我復婚,我才踏實!

    “姑奶奶,你再急,等去了海城再說好不好。機票快到點,也跟蘭姐打招呼,說你去看她……今天,不,明天一早,我跟你去民政局,拿了證,再去部隊行不行。不對,民政局明兒也不上班……”

    “沒關系,我認識的有人,可以幫忙辦!

    韓東慢慢把她頭分開,蹲下來,認真捧住了女人面孔?粗,抹著她眼睛。

    冰涼的皮膚觸感,五官美的讓他癡癡定目。

    好像誰說過,夫妻結婚時間久,就分辨不出美丑了。他覺得有道理,卻不贊同。

    她還是特別美,離得越遠,回過頭來,越覺美的璀璨。

    “看什么……”

    夏夢扭頭,佯擺脫他雙手。

    韓東卻慢慢底下,捉住了她嘴唇;腥绺羰赖哪,他對視著女人透徹的眼睛:“夢夢,再給我個機會。我還沒好好疼過你,沒有好好疼過女兒……”

    夏夢突兀打斷,回吻堵住了他。

    韓東被她突然來的力氣推到,人徑坐倒在地毯上,怕碰到她牙齒,往后讓。他讓,女人進,直至整個人被她完全罩在身下,一如昨晚她趴在她身上睡覺的樣子。

    不同的是,她精力十足,親的他無從反抗。

    “叮咚!”

    門鈴聲打斷了又即將失控的男女。

    夏夢揉著像被磕破的嘴唇,飄忽回應:“沒有需要清洗的衣服!

    外頭服務生漸遠。

    她滿腔熱忱也散,亦不顧形象坐在地毯上,雙手抱住了膝蓋,頭部深埋。

    韓東要順順她頭發,被打開了手:“你滾!”

    他直接站起來:“滾就滾!

    夏夢驟的把頭抬起:“滾哪去?”

    “滾機場去!

    夏夢瞧見他胸腹部的襯衫跟水洗了一樣,稍稍別扭:“換個衣服,貼著舒服嘛!

    “當然舒服,眼淚里面有鹽分,含有對身體有益的礦物質。沒見去洗澡,還有推鹽這項目……這多好,也不花錢。不然你再多哭會,襯衫還沒完全浸透呢!

    “我怎么沒聽說過這項目?”

    “不一樣……是以前在部隊的時候。南北有差異,咱們自己家就浴室……”

    “那什么是推鹽?”

    “就是用鹽唄……不是,你別耽誤事,再不去機場來不及啦!

    夏夢沒多想,伸了下手。

    韓東拉住她手腕把人拽了起來,本能的,用手指揉了揉她嘴唇:“破了,疼不疼?”

    夏夢捂著,吶吶:“你咬的!

    韓東滿臉嚴肅:“那對不起,你嘴唇不小心被我牙齒咬了!

    夏夢羞惱:“笑什么?”

    “我沒笑?”

    “你眼睛在笑!

    “那你自己為了接吻把嘴唇碰破了,憑什么不能笑……別過來,別動手……”

    韓東話落,見她手賤,輕巧的反擒拿將人負身控制在懷里。怕再鬧,附耳求饒:“寶貝,寶貝。有的是時間,別在這耗了,不然趕不及航班……再說擰人真的很疼!

    “!”

    夏夢驚叫。

    韓東松手退開,無辜:“是不是很疼?”

    夏夢捂著胳膊,看不出認真還是玩笑:“讓我擰回來!

    “擰什么,夫妻之間誰吃點虧不是很正常!

    “那你怎么不肯吃虧!

    “我吃虧多久了,從咱們倆這次見面,天天被你又掐又擰!

    “我沒舍得用勁,你剛剛擰疼我了!

    韓東眼睛怪異閃了閃,干脆:“去,收拾東西,出發。還說我跟茜茜同歲,我看你也差不多少……胸越大,腦子越不好使……”

    “嗯?”

    “沒事,我說你跟茜茜一樣可愛!

    夏夢吐了口濁氣,轉身進臥室拿了件T恤丟了過去:“換一下!

    ……

    出門,風和日麗。

    韓東一只手提著簡單的行李,另一只手牽著戴墨鏡的女人。連上車后,被助理載著去機場,他也沒舍得松開。

    夏夢臉皮薄,可掙扎無用,只好裝若無其事。好在墨鏡遮掩,也看不出有些浮腫的眼睛。

    “溫姐,你在天海多留幾天,代表我,爭取把合作的事情往前推一推。跟你說的那些重要條件,一步都不要退。差不多中午左右,律所那邊還有人來,協助把事辦好……”

    溫君潔沒見夏夢這么失態過,連安排個工作,聲音都停停頓頓的不太穩。而且,唇邊,始終若有若無的像有笑容。

    多瞥了眼自個老總有些異常的嘴唇,被虐的尷尬無語。又不得不全神貫注的開車,并溝通工作。

    斷續,到了機場。

    而韓東從上車后沒說話,下車也沒說。仍是扯著夏夢,旁若無人的隨之進入機場。

    有電話突然響起,他低頭掃了一眼,沒有去接。

    夏夢敏感:“誰啊!

    韓東索性把手機遞給了她:“關新月,你接!

    “我才不接!

    話落,她伸手奪過了韓東手機。接聽之前,示意男人取票,她疾步走到了僻靜處:“關總,不要再打電話給我老公了,他很忙。你若是工作上碰到什么困難,告訴我也一樣。能幫,我幫你!

    對面半響無聲,在夏夢提出要掛斷之時,關新月才笑了笑:“沒有困難,不會再打擾他了!

    “關總要記著守諾。生意上都好談,再出現別的,不開心的。哪怕,會傷人傷己,我也沒有辦法保持友善!”

    嘟嘟嘟!

    夏夢眉頭反復擰起舒展,眼見著男人拿機票趕來,面無表情把手機丟了回去。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