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暗渡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采訪共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結束后,夏夢隨之安排張靜,去咨詢辦理迫在眉睫的事兒。她自己,則親自跑了趟工商局做備案。

    她的確跟丈夫做事的方式不同,但并非沒有做事的勇氣。

    曾最重視,一手創立的律所。至今,才讓她感覺像個泥潭,直欲抽身而出。

    因為永遠擺脫不了古氏帶來的影響,指手畫腳。

    她是真的后悔,當初選擇讓古氏大資本進入普陽。投資就是投資,涂青山這方面做的就很好,基本不參與別公司的事務。古氏倒好,投一家,覺得有前景,便想讓其成為古氏的分公司。

    真逗。

    如今規模的普陽,古氏才屬于分支!

    忙碌著,不知時間。

    少有的清凈,鋼筆在她手間跳躍,紙面上是一個又一個人,或者公司的名字。

    涂青山,劉氏集團,海宇律師事務所……等等等等。

    她至今也不能完全將一切拋出,去博成立第二個普陽的可能性。當投進去太多的時候,便很難一下子推翻。

    只不過,考慮這條路,迫在眉睫,這很清楚。

    最壞的情況,她應該還能安穩太平坐在這個位置一兩個月,或許態度再強硬些,能把時間持續更久。

    沒意思,本身在普陽就持股寥寥,又沾上這么一幫不可理喻的人。

    道不同,相謀。何止是折磨,既然古舟行處心積慮要把自己趕下去,就成全他!至于關新月,她正面無法回擊,別人可以。

    律所入資的合同有陷阱,不知道涂氏入資的合同,有沒有!

    她思維跳躍著,撥通了丈夫號碼。

    “老公,如果再成立一家公司,法人誰來做,最合適!

    另一邊的韓東思索著妻子這句話里意思,稍微停頓:“我做!

    “你不行,我也不行……可能將來有風險。這種事,畢竟會大概率面臨著被反復起訴!

    “起訴那也是商業糾紛違約之類的,無妨。何況贏了之后,才會考慮被起訴的事兒。古舟行那么喜歡打官司,就讓他一直打吧。別人不是不能信,主要咱們夫妻的事,還是自己來處理!

    夏夢點頭:“我,還想讓你分別跑趟上京跟天海。你說的不錯,這事有劉氏參與進來,會省許多麻煩。對方如果有意向,我可以給他們留百分之三十的持股量……”

    韓東懂她意思,猜到她已決心去做另外一家普陽。去上京好理解,畢竟只有自己才能跟劉氏說上些話。去天海干嘛?

    找涂青山?

    直覺閃過,韓東停頓了下:“去天海,除了談合作……”

    夏夢不喜歡他這種態度,直言:“合作的前提是,涂青山要撤資新通源。咱們一家跟新通源撕破臉,是咱們的錯,證據確鑿。涂青山是新通源最大股東,他撤,其它股東自會掂量……大家一起撤,水就混了,普陽也不再是焦點!

    “我不想斬盡殺絕,是她先找到我頭上。成不成,看你了。投資趨利,上一個普陽,遺憾的人太多。我相信,有一線機會的話,會有很多人感興趣。而且你可以大膽的談,所有的條件,你覺得妥當,我就答應!

    “更詳細的,我一會做個郵件給你!

    “錢呢?你自己有沒有辦法!

    “有,我準備服軟,把股份抵給古氏。作為交換條件,資金到賬,我馬上退出普陽。當然,退出之前,會逐一安排好……”

    談著思路,夏夢歉意:“這個年,你可能沒法好好過了。先把眼前的事辦好,最重要!

    韓東苦笑:“我剛答應孩子,陪著她上學,放學!

    夏夢溫聲:“那你覺得,哪件事緊迫。失信孩子一次,以后很容易找回來。但我,只有這一個機會,只有你一個有能力,并能讓我信任的人!

    “知道,知道。我等會就先去上京!

    ……

    車上,校外。

    夏明明瞧著姐夫掛斷電話,隱約聽到了點。微微蹙眉:“她也太多事了吧,馬上年關了都……又讓你去哪!

    韓東遠遠聽著學校里喧囂,笑了笑:“沒辦法,事既然來了,總要解決!

    夏明明郁悶:“你答應茜茜接她上學,看你怎么解釋!

    韓東依靠著座椅,插話:“幫我訂張機票!

    “現在?”

    “現在,最近的航班。去上京市!

    “自己訂去!

    嘴上頂撞,夏明明還是怕耽誤事,拿起手機訂了張機票。韓東則打電話給了歐陽敏,讓他臨時把梁海找來。

    等了約半小時,待梁海乘的士車過來。

    韓東叮囑他幾句,什么也沒準備,路邊攔輛車,就打算去機場。

    他也不需要準備什么,很明白妻子意思。就是個先達成個口頭意向,劉氏這家公司,韓東很熟悉,不用太多口舌。說清楚,大家也都不必繞彎子。

    愿意投資或者不愿意投資,很簡單的一句話。

    一家線上論壇,前期所需要的資本,對這些大公司毛毛雨一般。他如果知道是原班人馬另起爐灶,沒有不支持的理由。何況,不支持也要想辦法獲得支持,去了就不能白跑一趟。

    待上車,夏明明忙跟了下來:“姐夫!”

    韓東疑惑:“怎么了!

    夏明明啞口,想說話來著,到嘴邊也就剩下注意安全。

    韓東笑著示意沒事,擺手間,的士車緩緩開走。

    夏明明莫名其妙的郁悶,可這是姐姐跟姐夫工作上的事,挺重要,她干涉不了。郁悶無非是,一家人好不容易團聚兩天,又走了。

    韓東也郁悶,不過跟妻子算得上心有靈犀,早有心理準備。是有準備歸有準備,實施起來的時候不乏煩亂。

    但,已不是再考慮其它的時機。

    你死我亡,早晚都會有這么一個了斷。

    飛機,起飛到降落,連帶著時間又至傍晚。他沒馬上聯系張和裕,而是先去了傅立康家中。

    還在等,妻子答應的郵件,以及其它細節交代。而且太晚了,他一向不喜歡在別人下班的時候去叨擾這些,今天需要做的,打個電話,確定明天他時間空檔,直接去找。算給互相一點,組織籌措思考的空間。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