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合同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幾個小時的飛機。

    韓東到達下榻酒店后,也沒歇息,第一時間去了悅城。

    風雨飄搖的輿論,公司就像是一艘微不足道的小船。岌岌可危,隨時都像是要被打翻。

    韓東自己有譜,但員工這陣子估計挺糾結的。

    黃莉提前知道他要過來,已安排好了會議。往常大多是中高層參與,今天是公司里所有人都匯聚在了大廳中。站不下,就在二樓,或者其它地方。

    會議內容也不再是老生常談,而是給這些人吃下一顆定心丸。不管公司能不能持續下去,韓東答應會有一個交代。

    隨隨便便的許諾,原本那些彷徨不安的員工,突然就沒了任何顧慮。他們很清楚,自家老板說話,從來都是最算話的。

    而且,說的還只是后面未定的事。說不定,老板還是老板,悅城還是悅城。

    韓東笑了笑,繼續:“其實在座各位,有好多都是悅城剛剛開始就來這的兄弟姐妹。萍水相逢,因悅城聚集,也算是難得的緣分……好了,不耽誤大家下班,我也還沒吃中飯。散會,散會!

    說散會,也沒人動。

    劉煜忍不住大聲道:“韓總,您能不能不要走。公司效益不好的話,我們大家伙很多都可以接受降薪!

    “對韓總,工資暫時不發也沒關系。財務緊張的話,咱們可以月薪變成年薪……”

    韓東看著臺下密密麻麻的人,聽著此起彼伏的聲音,稍感失神。

    他怎么都沒想到,自己其實沒來悅城真正忙過多久。但這些人,似乎完全拿他當作了主心骨。

    擺了擺手,強忍住心里觸動:“不管悅城會不會賣,我這個董事長肯定是做不成了。能做的,也就是在自己離開之前,把要走的人安頓好,把要留的人也安頓好!

    韓東不敢多待,迎著無數道目光,近乎是躲著般,離開大廳。

    他真的是沒辦法再面對這些人,近期的輿論事件,他甚至都沒有認真想辦法去挽回。無它,厭惡了跟很多人勾心斗角的工作方式,想聽之任之,把所有魑魅魍魎全逼出來。

    進而,以后各行其道,互不干預。

    他自己的打算,注定對不起自己當初許給員工的那些未來,承諾。

    出門,韓東停步看了眼追出來的黃莉:“事已至此,你提前幫我弄一份補償協議,盡量往高了算……將來可能要用!

    “嗯,知道了!秉S莉猶豫著,鼓起勇氣:“東哥,真的沒辦法了嗎?”

    “可能有辦法,但一開始路就走錯了,F在還不回頭,等什么。對,我讓你準備的合同,也要催一下……”

    黃莉持續點頭,打岔:“您吃了沒!

    “還沒有,不過我約了人。你回去工作就成,我這沒其它事!

    眼見女人走開,韓東拿起手機撥通了施雅號碼,告知她自己幾分鐘后到約定地點。說罷,就自己駕車開了過去。

    這次碰面,挺隨意的。

    他僅僅是想見一面自己那個老同學而已。至于工作,可談,也可不談。

    ……

    見面地點是海城當地一家挺有名氣的餐廳,這地方當初白雅蘭任職的時候,韓東就來過,記憶尤深。

    有他,有白雅蘭,還有汪東蘭。

    碰面不太愉快,在回程路上由于白雅蘭堅持己見,不肯繞路。兩人在路上被近百人伏擊,她險些因救自己而喪命……

    那段時間,似乎什么都是黑色的。

    再回到這個餐廳,感覺又不一樣。生意好的一如既往,說普通話的人越來越多。墻壁上象征性貼著禁止抽煙的標識,過場而已,抽煙的人依舊幾乎每一桌都有。

    入鄉隨俗,韓東到了包廂,跟著點了一支,靜靜等待。

    約的是下午一點半,不多會,已超過約定時間十幾分鐘。

    他也不催施雅,靠著包廂里沙發,隨手從書架拽了本書。有茶,有煙,有書。紙張翻動的簌簌聲中,時間來到了下午兩點五十。

    施雅遲到已整整一個小時二十分鐘。終于,又過五分鐘,包廂門被推開,女人姍姍來遲。

    韓東抬頭看了眼穿著高檔風衣,拿著LV的她。隨手合上書:“比上次見你,漂亮了很多?磥碜罱^的不錯!

    施雅抬腕看了看時間,不答,自然道歉:“是不是都等餓了!

    “還好,最近沒什么大的運動量,吃飯變的可有可無!被貞,招呼服務生進來,讓上菜。

    各自入座,施雅把一份合同丟在了桌上:“你先看看收購方案,這應該是目前所有公司里,給的最高的估值!

    “還是先吃點飯。再說我今天讓你過來,沒想談工作,就有些問題想先弄明白!

    “不談工作?”

    “咱們是同學,為什么非要一見面就談工作。施雅,關系一定要這樣么……沒記錯的話,咱們倆其實一點直接沖突都沒有,我間接還幫過你不少忙。所以格外想不通,你怎么會跟古清河在一起對付我,或許還有跟其它人一起,我沒證據!

    施雅臉色微紅,惱羞:“你是來找我興師問罪!

    “是又如何?許你恩將仇報,枉顧同學情誼。不許我多問兩句?施雅同學,我不欠你的,是你欠我。有些事不擺出來,在顧忌你僅有的一點尊嚴。即便是關新月,對你同樣不錯,一心栽培。如今她身在懸崖,你還是狠狠推了一把!

    “不談工作,我走了!

    施雅抓起包,起身怒視。

    韓東示意請便,只道:“這次是我叫你,你可以沒禮貌。我希望下次再見面的時候,你至少有個為人的作態。跟你這么聊,夠別扭的!

    “什么意思?”

    “簡單,悅城我賣給誰,什么時間賣,想找個什么樣的人談。還是能做主的,另外你也弄反了,是普陽急于收購悅城,不是我著急賣給他!”

    “威脅我!”

    “就是,威脅你。走啊!

    施雅目視著對面臉色突然冷淡下來的男人,眼神躲閃,局促一閃而逝。楞幾秒鐘,重新坐下:“生氣啦,跟你開個玩笑而已,還是這么較真!

    韓東斂神,抿了口茶水,把桌上合同丟了回去:“這個我不用看,肯定不行。再做一份出來,有誠意點!

    “你都不看!

    “人不行,材料自然不行。有看的必要嗎?”

    “韓東,你到底要如何……”

    韓東插話打斷:“收購方案如果你們做起來困難,我可以代勞,并且已經讓人在做!

    施雅努力讓自己口吻變得熟絡正常:“你交個底!”

    “可以,不過得先問你幾件事!

    “你問!

    韓東看著她眼睛:“普陽,悅城,包括最近針對我們夫妻倆的事。關新月有沒有參與!”

    施雅只是稍微猶豫,就記起關新月帶給她的種種恥辱:“她參與了,目的除了對付你們,還想要跟古總合作……具體參與多少,我猜,這種行事風格,多半是她主導!

    韓東彈了彈煙灰:“有沒有證據?”

    “我在古總身邊做事,也在關總那邊做過事……說的話就是證據,你愛信不信。還有,知道我為什么要放棄通源代理董事長的位置嗎?關新月想算計我,她想一走了之,把難題全部甩給我!

    有些激動,施雅語速變快:“我從大學畢業一直就跟著她,將她視為最尊重的姐姐……她對我怎么樣。甚至不如剛認識幾天,完全沒有工作經驗的你……”

    “韓東,很多我求之不得的東西,她拼命想塞給你,而你還不要……”

    自覺失態,她連忙打住。

    韓東目光奇怪:“你為何這么想?比我好的人,太多太多。就因為,你能看得到我,所以要拿我對比!

    “還有,我沒時間聽你這些所謂真誠的牢騷!

    施雅蹙眉:“你問我的,我說了。該你了吧!

    韓東依舊沒理會問題:“你再做一份收購合同吧,我相信你,對這方面能把握的不錯。下次,最好是你拿過來,我直接簽字,不浪費彼此時間!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