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詭異

貌似純潔 / 著投票加入書簽

經典小說網 www.aao8.com,最快更新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聊天結束?此屏牧撕芏,又好像什么都沒聊。

    離席前,施雅又瞥了眼自若吃飯,毫無反應的男人,視線稍稍黯然。定了定神:“韓東,我承認,有些地方對不起你……”

    “還,還有。普陽下一步沒意外的話,會收購或者培養許多種類似普陽的公司,他想直接壟斷這個行業!

    韓東放下筷子:“這想法挺正常的,每一個人在合法的前提下都想這么做!

    “對,每一個人都會這么做。問題是,你媳婦公司,不是行業里其中之一么。古總這樣,應當對整個行業都有沖擊。我是好意提醒,正如你說,是看同學的情分。我知道,你也不拿我當同學了……我這人有問題,實際上,每個我這種出身的人,都會有問題,你不會理解!

    “什么出身?”

    施雅搖頭:“反正咱們不一樣,你就當我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市井小人吧。而且先入為主,剛開始感覺你跟我當初認識的那個韓東有區別,自然就不太適應!

    韓東抬了下視線:“你如果還有話說,不妨坐下喝一杯!

    施雅笑了笑:“沒其它的了。我說這些話的意思,是想保留點最基礎的情分。那畢竟屬于,終生難忘的時光……如果不是你這人不爭氣,非去當兵。咱們倆潛意識里,想考進的,應該是一個學校!

    “不可能!

    “沒什么不可能的,你想考軍校嘛。我的第二志愿,也是!

    韓東也笑:“剛剛居高臨下的是你,故意遲到的是你……現在又講這些!

    “關鍵,在你面前,只有說這些才有用,對不對。后天再見一面,我給你一個我能爭取到的,最高報價!

    “拭目以待!

    “那我走了!

    說罷,干脆離開了包廂。不復之前驕傲姿態,僅背影,遠比剛剛筆直。

    韓東手指揉了揉眉心,斟酌著施雅剛才說的那些有幾分真實性。是真的記起了同窗之誼,還是,單純為了順利收購。

    但好像不沖突。

    沉悶著,又有腳步聲。韓東以為是施雅,隨口道:“怎么又回來了?”察覺不對勁,迅速抬起了頭,不禁有些愣住。

    是關新月,印象中刻意疏遠下,都快忘了樣子的關新月。

    當然,不可能真的忘掉。經歷過,本身就是一筆濃墨重鋒。

    許久沒見,驚艷依舊。略顯憔悴,眼神不復往常溫潤靈活。簡單的針織衫,休閑褲,倒是有了點中年婦人的風韻。

    他在看她,她也在看他。

    持續的沉默,關新月才拘謹坐下:“我威脅施雅說出來你們碰面地點的……另外,你也放心,這次找你沒有別的事……”

    說著,口才極佳的她,自己打住。

    她想過種種見面情形,真正見到,面對著,反而是跟任何想象中的畫面都不同。等不到聲音,她又主動:“要不,再幫你叫點吃的……怎么一點沒變,還是這么沒禮貌。也對,有本事的人,都有脾氣。我最近做的很多事,確實會增加很多誤會……”

    “誤會?那就當是誤會吧。你找到這,有事?”

    “你會幫忙嘛!

    “應該不會!

    關新月莞爾:“所以就不說那些了!

    “那還有什么好說的!

    “對啊,也不知道說什么……總覺得,不見一面,過不了心里那道坎!眹@了口氣,感慨:“人真是走到哪一步都會后悔,永遠也沒個知足的時候!

    韓東認真看向她:“你應該要想辦法出國,或者說已經想到辦法。來找我,看來是一點不怕會走不出去!

    關新月毫不介意:“跟你在一起,就喜歡這種無聲自通的默契,連這都能猜出來。沒關系的,能出國,這就是咱們倆最后一次碰面。出不去,被你舉報,不也是榮幸!

    “再說,我這點事,最多不就是幾年牢獄之災。更黑暗的生活都經歷過,不怕。真的,這么多天徹夜難眠,處境堪憂,很多事反而比較容易想的特別清楚……”

    韓東莫名煩躁打斷:“滾出去,行不行!

    關新月不惱,更加溫和:“發什么脾氣吶,幼不幼稚。真正成熟者,哪有非黑即白的相處方式。就算是面對最窮兇極惡的罪犯,看到他們絕望的樣子,旁觀者會不會也由衷來一句。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你現在是不是有病!

    “這你也看的出來,我前陣子剛去查過。大夫說,心病最嚴重,它會直接導致身體的各項狀況,都處于消極狀態。不過你倒是良醫,看到你,心情自然就好了許多!

    韓東錯愕,隨即拿起外套繞過她,準備離開。

    關新月更笑,眼眶都笑的有些通紅:“我都這么老了,怎么可能奢望還會有一個像你這樣的人,永遠陪在身邊,根本就是在做夢啊。你比我清楚,是你讓我做的這些夢……即便我放棄一切,你同樣會殘忍叫醒我!

    韓東驟然轉身,揪住了她衣領,扯近:“你他媽到底有完沒完。都過去了,再反復掀開,有任何意義么。你是不是覺得我真的無話可說,是不必說,不屑對付一個山窮水盡的人。不過假如有一天,你真的坐牢。我倒是可以送你一句,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關新月眼眶裝不下霧氣,雙眼齊齊涌出。仍是毫不退讓視線,無言,更加沉寂。

    韓東推開她,砰然間拽開包廂門:“服務員,結賬!”

    得知已被施雅結過,他大步走出鉆進車里,一腳油門,電掣而去。

    路上,接到茜茜視頻后,緩了緩情緒。哄著,答應她假日可以跟小姨一塊過來玩,才算平復了孩子,也平復了自己。

    他也不清楚,為何見到關新月之后,情緒會波動如此之大。恨談不上,愛也談不上……硬要給自己一個解釋,似乎就是,不想面對這種局面,面對這個人。

    躲著也好,其它也罷。

    今天的她,不像一個正常人的狀態。死氣沉沉中充滿希望,消極中又處處灑脫,詭異的讓人,喘不過氣。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